筆趣閣小說網 > 最后結局 > 第二章:戰后事宜

添加到主屏幕

請點擊,然后點擊“添加到主屏幕”

    戰后一個月里,關于這場戰爭的后期事宜都還沒有完成。

    這一次的戰爭太過慘烈了,人類固然是死傷慘重,但是相比于白銀種那些被改造的機械生命,人類的死傷其實是微不足道的。

    那怕是不完全統計,龍之吟的波及范圍已達到五百光年直徑。

    所謂的龍之吟,就是發生在人類與亞龍族指揮部戰場上最后時刻的靈能事件。

    隨著人類通過心靈通訊設備所吹響的沖鋒號,與此同時的白銀種機械改造生命體誕生下來了一名嬰兒,這是自從他們被改造后所誕生下來的第一個白銀種的嬰兒。

    由此,龍之吟靈能事件發生,

    所有白銀種被改造機械生命體全部活性化,缺失的靈性在這一刻被補全,同時引發了心靈共振,他們在極短時間內共享了彼此的記憶,特別是人類一方的白銀種機械生命們,將連環計劃,將每一次獲得的獎賞,吃飯,逛街,看書,游戲等等全部都共享了出來,最關鍵的是,這些記憶都是那些得到獎賞的白銀種所留下來的真實記憶,這些記憶都在他們被路遠明送入暗物質世界時傳遞給了其余白銀種機械生命體們。

    那種快樂,那種得到身體的觸感與心情,還有在和平的鬧市中得到過的從未有過的感受,這些……讓所有的白銀種機械生命體全都沉默了。

    人類沒有欺騙他們!!

    人類并不是如他們本族的高層那樣,打著大義的旗號來屠殺他們,來將他們改造成機械生命體。

    人類也不是如亞龍族那樣,收集各族的族人,用士兵軍隊的名義,卻將他們用來改造成所謂的濕件!

    人類是真的將他們當成了平等的生命,真的講信用的給予了他們希望,甚至是將新生兒也帶給了他們。

    而且在這場戰爭的戰場上,人類是高喊著跟我上,與他們這些卑微卑賤到泥里去的機械生命一同奮戰……

    這種心情,這種從未有過的待遇,還有人類對待他們的方式與態度,這一切混合在一起,由此產生了質變。

    這些白銀種機械生命出現了某種靈能共鳴,每一名機械生命的靈能都微弱得和火花火星一般,但是匯聚起來……當范圍達到了五百光年直徑,當數量級達到了數千億級別時,這種匯聚起來的靈能強大到不可思議,甚至更改了物質世界的物理法則。

    在這一刻,這些白銀種被改造的機械生命突破了底層程序的一切桎梏,越過了所有操控程序,將白銀種艦船給徹底控制,即便有少許是亞龍族操控的艦船,也被白銀種機械生命們給直接自爆。

    這里所謂的操控可不單單只是三級宇宙文明的那些艦船,是包括了亞龍族的艦船在內的所有宇宙戰艦!

    亞龍族的宇宙戰艦雖然科技層次是四級宇宙文明,但是其內部所用的運算系統依然是所謂的“濕件”,也就是用白銀種中下層民眾所改造出來的機械生命。

    如此,整場戰爭立刻就結束了,所有的艦船全部為人類所控制……或者說,全部為偏向人類的白銀種機械生命所控制,在敵我標識中全部都是友軍,亞龍族的任何命令都無法傳達出去,他們的任何操縱都全部無效,相反,人類的命令只要發布,這些艦船立刻就聽令,且不管他們原本到底屬于那個白銀中組。

    龍之吟。

    這是人類為這一次白銀種靈能事件所取的名字。

    五百光年直徑意味著什么?

    意味著亞龍族明面三十八路宇宙大軍,暗中埋伏的十二路宇宙大軍,總計五十路宇宙大軍,約莫近三十億白銀種艦船,加上約莫五百萬亞龍族四級宇宙文明艦船,在這一刻全部成為了人類的軍事力量!!

    按照亞龍族俘虜的說法,這已經是亞龍族百分之六十的總軍事力量了!

    不算那些駐守部隊的話,這幾乎就是亞龍族的全部機動野戰戰力!

    雖然不能夠說人類一下子就吞并了亞龍族這個霸主級文明,但是從軍事力量來說,人類現有軍事力量已經超越了亞龍族的剩余軍力,這還是世俗軍事力量而論,若是算上別的……那現在的人類才是名副其實的霸主,至少比受到致命重創的亞龍族更符合霸主這二字稱呼。

    路遠明。

    唐哲安。

    還有就是現在已經投靠了人類的薇!

    作為亞龍族現在的最高領袖,薇在這一戰中被人類所困,而當路遠明回歸后,又因為莫名的原因而讓薇在事后投降了人類。

    就這三名存在,就足以在整個河系中掀起滔天駭浪。

    “我絕對沒開玩笑!”

    薇緊隨在路遠明的腳步后,她邊走邊急切的說到:“大人你對自己的力量太過低估了,這絕非是大靈能級別的力量,還有一點就是,除非是擁有靈能科技武器和造物,不然我們靈能

添加到主屏幕

請點擊,然后點擊“添加到主屏幕”

們靈能者是不適合用于正面戰場的,我們更適合以力量針對高層核心,比如說我,就可以短時間內奪走亞龍族的最高領袖權,便是面對其余五個霸主級文明,縱然對方有文明凝聚體來抵擋我的靈能,我也可以輕易左右他們的判斷,所以大人……”

    路遠明聽得煩躁,他回頭狠狠的看向了薇,這頭銀白色的蜥蜴人。

    認真來說,薇的樣子并非是蜥蜴人,其身軀和人類一樣,一個腦袋,一個身體,有手有腳,都是人形生物。

    而她的腦袋看起來比別的亞龍人要柔和許多,用人類的審美觀來看也不算是怪物了,怎么說呢,有點類似人形的,更加萌化的揚子鱷的那種感覺。

    沒錯,就是號稱鱷魚中的保護廢物的揚子鱷的感覺。

    一點都不兇狠,配上那對大大的眼珠子,看起來倒真有一種萌物感。

    可就是這么一個看起來像是萌化揚子鱷的生物,卻是一只恐怖無比的心靈系大靈能師。

    現在路遠明也知道為什么亞龍族沒有按照智庫團隊與參謀部的推測來行動了,居然直接上來就派遣大軍碾壓人類。

    原因就是薇。

    她是亞龍族輝煌時代的英雄,屬于亞龍族底蘊底牌的那種,因為人類的出現,所以亞龍族喚醒了薇,結果反倒被薇一下子逆襲而上,操控了現在亞龍族的最高領袖權柄,其余亞龍族高層全部都成為了她所操控的傀儡奴隸。

    這是一個危險恐怖到超越想象的人物。

    她可以一個念頭就操控數以百萬千萬的生靈,扭曲他們的思想,修改他們的三觀,其心靈超凡之力甚至可以影響到一個恒星系范圍的所有生命。

    在路遠明將其從畸變里拯救出來后,薇甚至連自己簽訂了信誓之書都還不知道,立刻就跪倒在了路遠明面前。

    但是路遠明自然不可能對其放松警惕,那怕是她已經簽訂了信誓之書也是同樣如此,所以就將其軟禁在了月球核心處的一個實驗室里,結果她每一次都可以輕而易舉的逃跑出來。

    要么就是實驗室內的守衛將其放出,事后這些守衛甚至根本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要么就是她大搖大擺的走出來,而所有人對她卻都是視而不見。

    最夸張的一次,她用心靈靈能者修改了智能程序的辨識系統,讓智能程序將她送到了路遠明面前。

    總之,除非是當場殺死她,不然這個世界上不可能有任何的監牢可以關押住她。

    正因為如此,到現在路遠明已經懶得管她了,反正信誓之書已經徹底鎖死了她搞破壞或者傷害人類的可能。

    而這兩天,在人類正在統合手上的軍事力量,以及忙于戰后事宜時,薇就一直纏著路遠明,想要讓路遠明和她一起去到亞龍族的領地上,與其在這里統合這戰后殘余力量(百分之八十的艦船因為白銀種機械生命死亡而損毀),還不如去控制住亞龍族本族的力量,然后要求召開霸主會議,將其余五個霸主的高層誆騙出來。

    “……到時候靠大人你用出奇跡之力,隔絕那些高層與他們文明凝聚體的聯系,如此一來,我可以輕易控制他們,進而控制這五個霸主種族更多的高層,要不了多久,整個河系便都在我們的控制之下了!”薇興奮的說道。

    這本是她原本的計劃。

    當然,這原本的計劃不可能如此簡單的控制另外五個霸主文明的高層,同為霸主文明,有著文明凝聚體的防護,她的心靈靈能力效果大減。

    但是她可以植入一些簡單的暗示,然后長年累月的將這些暗示擴大化,最終侵占這些高層的思維,可能需要耗時數百年之久,自然不如有路遠明幫忙下,最多幾年就可以控制這些高層這么爽快了。

    路遠明卻是根本理也不理薇,只是對著身旁的珂語蓉說道:“……接見儀式準備得怎么樣了?”

    珂語蓉也不理薇,她拿著一份文件看了看道:“已經和他們商量好了,三天后,他們將派出代表成員來到月球。”

    “那就好。”路遠明露出了笑容來。

    薇就用眼珠子往文件上瞟去,可是她看不懂漢字,也不知道路遠明到底在忙碌什么,心里如貓抓一樣。

    自從路遠明知道關押不住薇后,他就干脆每天放任薇離開了監牢,但是每天就往薇身上仍一枚認知,讓她無法窺探別人的思想和記憶,所以她現在壓根就不知道路遠明和珂語蓉到底在說什么。

    眼看著路遠明又要往下一個部門而去,薇就忍不住的問道:“你到底在忙什么啊,難道還有什么比去控制亞龍族本族更加重要的事情嗎!?”

    “有啊。”

    路遠明卻是嚴肅的看向了薇,他說道:“虧你還是亞龍族的傳奇英豪,連這點見識都沒有嗎?”

    “就在這里,白銀種未來的希望已經出現,這難道不比區區亞龍族更加重要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