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小說網 > 重生年代:炮灰長姐帶妹逆襲 > 第九百七十三章 做客
    田韶在出發之前給李紅星打了電話,到了江省就與譚越兩人去了她家。因為提前約好了,褚明俊當日也在家。

    褚明俊看到田韶愣了下,這跟記憶之中的人變化太大了。不過跟譚越站在一起,兩人確實非常的登對。

    褚明俊伸出手,笑著說道:“譚同志,經常聽我家紅星提起你跟田同志,今日日終于見了到。”

    譚越也客套地說了兩句,然后四個人坐下來聊天。

    李紅星看褚明俊跟譚越聊起了國家大事,她對這些沒興趣,拉著田韶進了房間詢問她用的什么化妝品:“你皮膚這么好,用的什么牌子的化妝品啊?”

    田韶也沒瞞著她,笑著道:“赫蓮娜,我托朋友從港城買的,很適合我的膚質。”

    李紅星摸了下自己的臉,最后還是下定決心問道:“多少錢一套?”

    田韶沒說價格,只是笑著說道:“護膚品不在價格,而在于是否適合自己。我之前用了三款護膚品都沒這款效果好。”

    其實她覺得李紅星當下最需要的不是護膚品,而是減肥。若是不減下來,再好的護膚品也無法讓她恢復自信。不過李紅星沒說要減肥,她也不會主動提這個話題。

    李紅星也聰明,一聽就知道這套護膚品肯定很貴了。她心里不是滋味,想當初一起逛百貨大樓,里面的東西隨她買,而田韶連百雀羚都買不起。結果現在掉了個,田韶用的護膚品卻是她買不起的。

    田韶看她這樣,立即轉移了話題:“昨日我去看了愛華姐,她在收拾東西準備調去區里了。”

    李紅星皺著眉頭說道:“年前她說絕不會去區里的,怎么又同意了呢?”

    田韶笑著說道:“夫妻兩地分居不是長久之計,她會同意也是為兩孩子著想。”

    言語之間,李紅星分明是不希望李愛華去區里了。有李愛華之前說過的話,她也明白原因,不過這是你家的事也不會多嘴。

    李紅星搖頭說道:“去了區里,那老妖婆肯定要上門鬧的,這樣對孩子更不好。愛華姐到時候萬一受不了離婚都有可能。”

    其實要李紅星說,當初就不該同意讓趙康調去區里,那也不會有現在這事了。

    田韶不在意地說道:“愛華姐有工作養得活兩孩子,離婚也不怕。反倒是趙康離婚了,以后不會有好日子過的。”

    哪怕離婚讓兩孩子跟李愛華姓,那總歸是趙康的種。離婚另娶再生,也只能算是鉆政策的漏洞,真計較起來還是逃不脫的。

    李紅星沒想到她會這么說,她搖頭說道:“哪能離婚,這離婚帶著兩孩子多累啊!而且離婚對孩子也不好,孩子會被人嘲笑針對的。”

    田韶不認可她的想法,說道:“離婚這事端看個人選擇。有的人為了維護家庭和睦忍氣吞聲;可有的寧愿身體受累也不愿意被精神折磨。至于說離婚會影響孩子,這話太片面了。不離婚,對孩子未必好;而離婚,對孩子未必就是壞的。我是覺得,正確的價值導向才是最重要的。培養孩 。培養孩子自尊自愛自強自立,將來差不到哪里去。”

    這一套套的,李紅星無法反駁。她也沒要跟田韶爭個高低,于是問起了結婚時那一套喜服。她參加過那么多的婚禮,包括自己的,只田韶那日的喜服是最漂亮的。

    田韶還是那套說辭:“這料子是我托了朋友買的,然后請了四九城一位大師傅做的。其實我就喜歡這些老祖宗傳下來的東西,不僅喜慶,還有文化底蘊。”

    李紅星想著她媽說的那些話,笑著道:“我聽說你很喜歡收集老物件?現在看來,這事是真的了。”

    田韶沒有否認,笑著說道:“是真的,我很喜歡老物件,這些年也收藏了一些。”

    “那你喜歡什么?我到時幫你留意。”

    田韶笑著道:“字畫、瓷器、玉器這些我都喜歡的。不過字畫這東西假的多,我之前花了譚越三個月工資收了一箱子的字畫,結果一幅真的都沒有。不過這些字畫都還不錯,我就掛家里當裝飾用了。”

    李紅星聽了忍不住笑了起來:“這字畫哪有論箱買的,一聽就是假的啊!虧你那么精明,沒想到也會犯這樣的錯誤。”

    田韶很無奈地說道:“當時想著有一副是真的都賺了,誰能想到都是假的呢!譚越知道說以后要買,得買專家鑒證過的。這樣一來就不是撿漏,沒樂趣了。”

    李紅星驚訝不已:“你花那么多錢買了一堆廢紙,譚越沒說你?”

    若換成是她,丈夫肯定要發脾氣的。婚前很舍得給她花錢的人,婚后總讓她別大手大腳。

    田韶笑著道:“沒有。他說我被人騙本就心情不好,再責怪我就更難受了。他就是提醒我,不要占小便宜。”

    去年,譚越找的那個人暗中收購了很多的古董。這些東西各種類別的都有,大部分都是精品,一小部分是珍品。當然,花費也很大,已經花出去十多萬美刀了。

    長得帥氣又身居高位還這么貼心,李紅星承認這一刻她嫉妒了。

    就在這個時候,阿姨在外敲門,提醒道:“紅星,飯菜好了。”

    一上桌,田韶就看見了飯桌上放著一瓶茅臺,這讓她心底的想法又浮現出來了。等吃完飯回去的時候,田韶就跟譚越說了這件事。

    田韶笑著說道:“等我們將旁邊的宅子買下來后,到時候修建一個酒窖,酒窖里到時裝滿茅臺酒。”

    譚越不解道:“你想喝買就是,何必還特意建個酒窖囤呢!”

    田韶也沒解釋,只是說道:“我聽說這酒埋地下時間越長味道越好,反正也不差這點錢,囤著唄!”

    這也不是什么大事,譚越一口應下了。

    將人送走后,褚明俊也有些醉意了,他洗完澡就上床睡覺了。

    李紅星等阿姨將家里收拾好了,將孩子交給她后也回了房間,看到已經睡得香乎的丈夫心頭酸澀不已。婚前褚明俊明明很愛她,也什么都順著她,怎么婚后彷若變了個人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