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是之后這幾天,沈家就像是被人丟進了熱油里,被前后圍攻,苦不堪言!
本就卷進了殺人案,沈看山的事業遭受了前所未有的重創,幾乎毀于一旦,市值蒸發,股票暴跌!
短短幾個月的時間,抵不住重壓申請了破產保護!
但很可惜,破產保護因為種種原因失敗,最后走向了破產清算程序,一個接一個項目出現虧損,公司的賬面壓根不夠抵債。
欠銀行的錢,賠付的違約金,以及還沒有結算的龐大一筆的員工工資......
就算沈看山無數次想要力挽狂瀾,但可惜,已經沒有和他站在一起的人,曾經的好友避而不見;
商場上的合作伙伴早就下場吞并沈家,恨不得將他一扣給吞了!
更慘的是,因為那張破地圖,沈家就沒有喘息的時候,甚至還遭遇了兩次不大不小的威脅勒索!
這么幾個月的時間,沈氏夫婦被磋磨得憔悴不堪。
最后,沈家破產,就連別墅都被強制性抵債,還真就應了沈看山之前故作輕松開玩笑的那句——睡大街。
他們被從別墅里趕出來的時候是個下午,天氣有點陰沉,別墅里值錢的東西都是抵債的部分,不允許帶走。
允許他們收拾的,只有衣物等私人物品。
雖然早就已經做好了這樣的準備,可當真正從住了二三十年的別墅里被人轟出來的時候,孟如秋挺直了背,可在轉身的那一刻,眼睛瞬間就紅了。
以后,這里就不是他們的家了。
沈看山安慰道,“沒事的,我還能翻身,要不了多久,我一定會把咱們的家重新買回來的!”
孟如秋跟著點了點頭。
不僅是房子,就連車庫里的車也全都是抵債的部分,所以被轟出去的沈氏夫婦只能打車。
新搬去的地方是孟如秋名下唯一一套沒有被收回去抵債的房子,地段不錯,在市中心,以前幾乎就沒有住過。
現在搬進去,至少有個落腳地。
沈明珠跟著進來的時候都傻了眼,“這么小?這怎么住啊?”
房子并不小,只是人覺得‘小’,由儉入奢易,由奢入儉難,別說是沈明珠,其實就連孟如秋也無法適應這樣的轉變。
但沒辦法,這些時間沈家遭受的打擊不小,尤其在真正體會人情冷暖后,才知道孤立無援的是什么滋味兒。
孟如秋嘆道,“還好時節在國外,他那個小公司搞得也還可以,也算是我們的退路了,再不濟也不至于吃不上飯。”
沈看山沒說話。
之前沈時節去國外的時候還和沈看山鬧得非常不愉快。
當時的沈看山慍怒極了,幾乎指著兒子的鼻子罵,說他不老老實實繼承家業,非要跑出去自己折騰?
可是現在,他連唯一能給兒子的東西也沒有了,甚至反過頭需要兒子接濟。
要說沒有打擊那是不可能的。
更受打擊的人還是沈明珠,她真沒想到沈家會以這樣的方式破產,真的淪落到睡大街的地步,不由地道,“早知道還不如留下那地圖呢,好歹能賣錢......”
聽到這話,沈氏夫婦對視一眼,滿臉苦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