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小說網 > 我的籃球視界與眾不同 > 第261章 夢想再次起航
  林少杰的回國的時候球迷們興奮異常,對于只在電視上能夠看到的二次元林指導,他們多想在現實中見一面,看看三次元世界中的林少杰。

  那種球迷與偶像見面時的小激動,是多少人期盼的場景。

  可是除了接機時的那一撥上百號的幸運球迷,加上科比來華時的喧囂,再接著就是傳奇全明星賽現場,然后......然后就沒了。

  耐克在華國的宣傳幾乎都是利用正式的比賽后的空余時間舉辦的,參與其中四場簽售會的林少杰,沒有多給耐克多一點點的宣傳機會。

  抱著電視的球迷們,除了在總臺“五號線”上看了一場一個多小時的訪談,大概了解了林指導在步行者的場內外生活狀況,以及和隊友之間的一些趣事,然后......然后又沒了。

  資深球迷從電視上看到的,幾乎是都是他們了解過老生常談的話題,只是現在經由林少杰的口中再次復述一遍。

  他們想要看到一個更新的,一個不同以往的林少杰。

  但是回到國內的林少杰表現的好像比在步行者的時候更神秘,記者們很難采訪到他,位于帝都的四合院雖然被圈內的幾個人熟知,但是沒有誰會向狗仔之類的記者透露。

  在林少杰看來,工作是工作,生活是生活,他就是個打球的,能夠通過球場上的表現來證明自己,那么私下里的生活,就不想再被打擾了。

  最主要的還是不太巧,這段時間本就是蘇真懷孕后期,這種事情不能廣而告之,肯定要藏著掖著。

  如果偶遇球迷來幾個簽名,那是正常操作,可是找上門,暫時應該不用想了,畢竟那院落還算隱秘。

  這一下林少杰才體會到謝政和教練說買兩處宅子的好處,等到日后補辦婚禮,就在皇城根下,既有面子又有里子,還能得到些許的實惠。

  等到婚禮辦完,然后打道回府,那邊就是個唬人的牌面而已,朋友之間辦個派對,整個小酒會之類的再好不過了,畢竟那些在家里很不方便。

  總之回頭再看,愜意,又不影響自己的生活。

  公私分開,或許這才是人生正常的樣子,林少杰絕不相信什么,你要尊重球迷,要和球迷多多聯系,接地氣之類的。

  這些話是沒錯,但不是他現在應該做的,即使他再接地氣,參加諸多的活動和觀眾互動,擴大所謂的影響力,正等到上場比賽的時候,你會和對手說:

  “我在微博有數千萬的粉絲,我在推特是前十的大佬,我在......有巨大的影響力......”

  你看對手鳥你么?

  說到底,球迷們會好奇你的私生活,但他們更注意的還是你在球場上的表現。

  正所謂大節不虧,在大是大非的問題上不能犯原則性的錯誤。

  對于每一個從事競技類的運動員而言,該贏下來的比賽必須要贏,可贏可不贏的比賽爭取贏,這才是常態,這才是正確的操作,否則你說再多的馬蚤話都沒實際意義。

  人們愿意看到一個高冷的常勝將軍,也不愿意看到一個看似親切,實則不爭氣的失敗者。

  整個暑期林少杰把該奉獻出去的時間奉獻出去了,剩下的時間留給自己和家人,有錯么?

  孩子還小,留給父母親照顧,月子還沒有坐完,在家就待不住的蘇真好像渾身是勁兒,吵著鬧著要出去。

  蘇母是怎么都按不住,林少杰倒是清楚的很,自己馬上要出遠門了,有了孩子的蘇真肯定舍不得小家伙,暫時會留在國內,等到孩子大一點再去漂亮國。

  這個時候的蘇真只想多陪陪林少杰。

  兩個人稍作打扮,就在這帝都趁著空游玩起來,偶有幾個眼尖的球迷,林少杰總會作出“噓聲”的手勢,然后靜悄悄的給的對方送上簽名,或者趁著沒人的時候拍個照。

  遠一些的地方去不了,只能就近,每次出門都要精準控制時間,還要隨身攜帶吸奶的“設備,”雖然不方便,可是很有趣。

  就這樣,帝都環線內的幾個大大小小景點都被看了個遍,很多課本上才有的圖片,如今也都見識過了。

  說實話,許多風景在這兩口子心中都是自帶濾鏡,真實的景色真不如圖片中的美好。

  可是那人文氣息即使燥熱的天氣也掩蓋不了,只坐了“半個月”的月子的蘇真,身體倒是越發的好。

  每次回家的時候,兩位母親總是會責怪林少杰和蘇真,嘴上念叨著“年輕人不懂收斂,等年紀大就知道不好好坐月子的痛苦了。”

  蘇真倒是大大咧咧的說道:“大不了再生一個,到時候再好好坐坐月子。”

  好吧,林少杰印象中的高嶺之花,原來也是個小逗比,當然林少杰也會開玩笑,說他要是早知道蘇真是這樣的,他一定會好好考慮。

  然后在庭院中,林少杰被蘇真“追殺,”直到太陽落山,體弱無力的蘇真被林少杰完成“反殺”然后抱在懷中才算完。

  那顆四合院中的老樹好像在為二人遮風擋雨一般,蘇真就這么靠在林少杰的懷中,木椅上的二人好像要坐到天荒地老一般。

  一直到母親催促著孩子要喝奶,蘇真才趕回屋內。

  說實話,每次出門的時間都要精準控制,蘇真的產量富足,家里專門添置了一臺放置多余奶水的冰箱。

  一方面是防止蘇真不在家的時候孩子餓著;另一方面則是做母親的“初乳”最有營養價值,能保留的都要保留,不能浪費了。

  即使林少杰想喝也沒有,那都是他孩子的口糧,除非他趁著兩位母親休息的時候,吃點新鮮的。

  可那也要蘇真點頭愿意,至于是否存在這種“喪盡天良,”搶孩子口糧的事情,外人哪又知道,那都是閨房之樂,不能與外人說。

  反正家中冰箱的“存貨”是越來越多,小家伙的的口糧富裕的很。

  正所謂,美好的時光是短暫的,眼瞅著林少杰離開的時間到了,一家人都有些不舍。

  可是再看看那個吃飽喝足在那兒酣睡的小家伙,一家人想想,還是這個小的更重要,林少杰這么大的人,還是放他出去闖闖吧!

  離別前,林少杰看了看那個不知愁滋味的小家伙呼呼大睡。

  自己倒是愁的不行,本以為“飽經世俗,”體會過諸多的世俗人情,面對著父子暫時分離的一刻,林少杰的心中突然涌現出了萬般酸楚。

  那是一不小心把醋打翻在了心間,然后抽走了又重新潑了回去的感受。

  林少杰看了看小家伙,又抬頭看了看父親、母親,想必父親當年離開家外出打工的時候,就是這種心態吧?

  正所謂“當家才感柴米貴,養兒方知父母恩。”

  就這么屁大點的孩子,還沒有到調皮搗蛋的時候,但林少杰已經憐愛的不得了,就是那種“含在嘴里怕化了”的感覺,好想給他所有最好的東西。

  “我這是魔障了么?”

  在去機場的路上,林少杰把心底里的話問出來,蘇真抱著林少杰的手就沒有松開過,回了一句:“我也是,我現在心里是一分為二,不,六成給你,四成給他。”

  “算了,還是對半分吧!”

  開車的蘇母看著女兒女婿如膠似漆,不得不說道:“等孩子大一些我們就過去,沒多長時間,現在這么方便,沒什么大不了的。”

  “就是,剛好趁著你們不在,我順便把房子再收拾一下,一些邊邊角落都要包起來,小家伙調皮的時候很容易磕著。”

  林少杰嘴上無所謂的說著,其實心里也想念的很。

  科比那家伙說好的禮物呢,自己人都要走了,孩子的出生禮物還在運輸途中,有這功夫包個紅包不行么?

  等林少杰和蘇真揮手道別的時候,蘇真怕是要化身望夫崖了。

  等到返程的時候,看著蘇真望著窗外的神情,明顯情緒低落,蘇母專門在車上放了一首輕松明快的曲子,但蘇真的情緒并不見好轉。

  “這個世界上沒有絕對的自由,而是有限的自由,哪怕你錢再多也是一樣,看看你爸就知道了。

  現在小杰的事業起步,能有一些自己的時間可不容易,你要支持他,兒女情長這種事情,別只在乎眼前,等孩子稍微大一些,你先過去,我和小杰他媽晚點再帶孩子過去。

  再說了,十月份他肯定要回來,你把孩子養的白白胖胖見他不好么?”

  蘇真聽到這話感覺稍微好點,但嘴上又說著不舍得和孩子分離的話。

  “沒事,前后也就一兩個月,你也總不能不上課,夫妻間也不能分的時間太長,心也容易散。”

  蘇母安慰著女兒。

  “我不擔心他,只是有些想他。”

  蘇真看著窗外,看著天空中穿越云層的飛機,又是難熬的一個多月,好在有個小家伙在自己身邊。

  恍惚間,兩個人昨天好像還坐在江南大學的圖書館里一起看書。

  那時候的天很籃,校園很美,好像要把世間的絢麗全部裝進腦海中,然后趁著晚霞再偷偷的看他一眼。

  也許從那時起,愛就有了定義,兩個人之間并未有數不盡的鮮花與浪漫,卻在這空間的分隔中找到彼此。

  挺好的!

  ......

  林少杰落地省城的時候天色還未暗淡,表舅就在這兒,上次回家的時候并沒有碰上。

  林少杰打車去目的地,大改大建的省城到處都是工地,表舅就在其中一處做工,每天能掙不少錢。

  父母親打算過段時間回來,他們也要帶著表舅一起看個病,順便回來散散心。

  林家兩兄弟的關系一般,但小門小戶的林家和表舅關系很好,有什么事情大都是這個表舅過來搭把手。

  在林少杰眼中,父親雖然身體不太好,做不了什么重活兒,但他和表舅在一起的時候,兩認幾乎就沒有停歇的時候。

  和父親只能做些力所能及的活兒相反,表舅是什么活兒都能干,農閑時外出打工、搬磚、搞園林綠化,甚至給人家幫廚,這些都干過。

  等到農忙的時候回村里收拾那些地,抽著空還要再去縣城蹬三輪,專門從客運向外站拉客人,反正閑不住,一年四季都有活兒。

  就是那種印象里,能夠把一生都奉獻給孩子的父親。

  林少杰的表弟比他小了半歲,之前家里也說了個對象,彩禮要了八萬八,表舅一句話沒說,全掏出來。

  然后還在縣城里給表弟按揭了一個房子。

  江北市的房子他買不起,但縣城的房子按揭一個還是買得起的,表弟也沒什么說的,一邊在外打工賺錢還貸款,一邊等著歲數到了和女友\未婚妻結婚領證。

  都是一個地方的,除了沒有領證以外,其他都和夫妻沒啥區別。

  表舅的意思,就是趁著現在沒孩子不用帶孫子的時候多掙點,真要是有了孩子,他想掙錢就不容易了。

  林少杰有的時候挺佩服表舅的,反正身體好,挺能折騰的,上次回去表舅不在,就是去市里看病了,好在問了一下不是什么大病,看樣子年紀大了,身體不如年輕時了。

  林少杰先前也打過一筆錢回來,說是給表弟訂婚時的禮金,順便讓表舅把老家的房子重新拾掇一下。

  后來聽母親說,那筆數量不少的錢表舅沒敢拿出來,說是怕有一天孩子長大了,要去市里上學,還是存著,到時候給孩子用,老房子他們夠住了,沒必要折騰浪費錢。

  林少杰清楚,表舅這人別看在外面跑得多,但是真沒什么心眼,吃了不少虧,現在還有不少工錢沒要回來。

  回頭一問,果然,是母親給表舅出的主意。砍價都能砍出花兒的母親,在這種大事上,肯定要幫著表舅把把關的。

  錢是給了表舅,那婚也是訂了,可是畢竟沒領證,林母害怕訂婚后有什么變數,錢現在都拿出來了有風險,還是等結婚領了之后保險一些。

  反正只要夫妻兩人好好的,那筆錢以后就是他們的,多的時間不說,堅持個兩年就行。

  林少杰本來覺得無所謂,但升米恩斗米仇的事情他還是知道,在他眼里不多的錢,落在表舅身上,可能就是辛辛苦苦半輩子的收入。

  林家身邊的親戚并不多,包括林母那邊,僅剩的一些沒出五服的大都在農村。

  都說農村人淳樸,但是林母一點都不喜歡,這點林父林從榮甚至林少杰都知道。

  往些時候逢年過節回去祭祖,林少杰又不是沒感受過,特別是和他叔叔家碰面的時候,嫌貧愛富特別明顯。

  近些年攀比的心理更重,倒也不是說沒好的,母慈子孝的見過不少,可是那些個“壞”的總是很刺眼。

  所以林少杰之前沒怎么給過那些遠親好臉色。

  他能看得出,有些人希望你過得好,但是不希望你過得比他好。

  從工地里趕來的表舅灰頭土臉,林少杰還是按照老習慣,請表舅就近吃頓便飯,真要是請表舅去燈火輝煌的大館子吃飯,表舅門都不會進,生怕把人家地板弄臟了。

  此時此刻,工地附近的小館子里,四十多歲的表舅一頓都能吃下滿滿兩大碗。

  話不多的表舅除從看到林少杰就是笑,滿心歡喜。

  有些事情他也聽說了,羅家的孩子好像現在就在給他打工,聽說給了不少錢,反正在表舅心里,以后只要自家的孩子不作,最起碼有口飯吃。

  這對于他這個做父親的人而言,無疑是有個托底的好消息,他在外打工也有勁兒。

  飯店里時不時的會有一些工友過來,吃頓飯,喝瓶啤酒。

  省城這天熱的,往往有些活兒都放在晚上太陽落山后再開始。

  一會兒的功夫,同樣喝下最后一口啤酒的表舅催著林少杰離開,他是怕林少杰被認出來。

  臨走前,舅甥倆在工地大門前還磨蹭了一會兒,林少杰準備的一些錢讓表舅拿去買些衣物,但他始終不收。

  “我又不是干不動了,也不缺錢,哪能要你的錢,等哪天我老了,干不動了,逢年過節上門的時候再給我添點新衣差不多,現在這個算什么。”

  林少杰無奈,錢他也不敢多給,在外太不方便,表舅連個智能機都不怎么用。

  “多注意點安全,別下死力氣,我打球還留著三分勁兒呢!”

  “去吧,你現在大小是個明星,事兒也多,別被人看到了,影響你了。”

  表舅四處看看,他真怕自己給林少杰丟臉。

  “那我走了,舅。”

  林少杰無奈的甩了甩手,臨走前又轉身和表舅說了一聲:“過些時候我爸回去,家里的老房子要重新弄,我爸的意思是工程隊上門弄一家也是弄,弄兩家也是弄,回頭一起給拆了重新蓋。”

  說完,林少杰沒等表舅說什么,自個兒走了。

  表舅想要追上去,但工友們已經招呼他去上工了。

  他知道林少杰的意思,無非就是讓他做好準備,東西提前收好,別等著上門的時候搞的亂七八糟。

  現如今不比過去,他們自己就是干這一行的,老家想要拆了重新蓋房子并不容易,手續麻煩,成本也高。

  起個二層的鋼筋水泥樓,怎么得也要小幾十萬,裝修還得另算。

  再看看越走越遠的林少杰,揮著手道別的表舅已經看不清人影了,一盞盞上千瓦的燈火讓整個工地燈火通明,螻蟻般的工人上上下下。

  ......

  省城大學的李道宏怎么也沒有想到,大晚上有人敲門,拿著兩箱禮物的林少杰像個第一次上門的女婿一樣莽撞,來之前連個電話也不打。

  “李教練,我這不馬上要去漂亮國了么,也沒太多的時間來看您......”

  “......不了,我就不進去坐了,等會兒還要去江南大學那兒。”

  “是的,后天就走,明天下午去魔都坐飛機。”

  “您忙,回頭季前賽在魔都舉辦的時候,我給您預備幾張票......”

  “誰呀?”

  當李道宏的妻子在房間等候了許久不見丈夫關門,好奇的問了一聲。

  李道宏看著門口的兩箱禮物,再看看樓道外已經越走越遠的身影,哀嘆一聲,搖了搖頭拿著禮物進屋了。

  “喲,這可不便宜,這也能收?”李道宏的妻子擔心的說道,女兒從房間里鉆出來,看著父親手中的禮物。

  “爸,這又是上門找關系,想讓你給安排安排的么?”

  “去去去,說什么胡話。”

  李道宏一邊感嘆,一邊惋惜:“這是人家小林臨走前給我送的禮物......”

  “哪個小林?”

  妻子剛問完,一旁的女兒楞了一下,然后“哇”的一聲叫出來:“爸,不會是林指導吧?”

  看著父親默不作聲,女兒健步如飛的跑向窗口,可是夜色正濃的家屬樓外,只有微風吹動的樹葉,哪有什么人影。

  “爸......你怎么不早說呀!”

  “我早說有什么用,人家連門都沒進,客氣著呢!”

  李道宏拍著自己的大腿:“你說說,我當時怎么就眼拙沒有收了他做弟子呢?現在好了,好處全被老謝給占了,真要是我的弟子,用得著這么客套么?”

  拎著禮物鄭重其事的上門,林少杰擺明了客套,但是去謝政和位于江南大學的家,林少杰就沒有這么客氣了。

  兩手空空不說,晚上也不用住什么賓館,就住在謝政和教練的家中,謝教練就在家里白水煮肉,白水煮西藍花,白水煮......然后撒了一點點鹽,湊活一頓。

  又健康,又難吃......好在林少杰從不計較這些,他早就習慣了。

  大晚上的,謝政和打開籃球館,印象中那時候的林少杰最為刻苦,現在沒什么可教的謝政和,只想看著弟子現如今的技藝。

  林少杰也并不吝嗇在老師的面前展示。

  雖然球場上只有他們師徒二人,可是在林少杰的腦海中,到處都是防守者,看著林少杰的每一次變向,轉身還有后撤步,謝政和都能腦補出他對面的防守者。

  起跳的高度在美職籃都夠用,放在國內只能說驚為天人。

  不過一會兒功夫,謝政和就不用看了,這球技超出的太多,明天在江南校隊“軍訓”一下師弟們,真怕他們承受不起。

  師徒二人在這個熟悉的球場上一邊走著,一邊閑聊。

  “聽說上次在帝都的時候,有人給你拉活兒?”

  “我拒絕了,是老信(信藍成)的副手。”

  林少杰笑著說道:“我也不知道他有沒有拿好處,但想讓我去的意向很強烈。”

  “反了天了,這種人不見兔子不撒鷹,肯定是有好處的,但應該不是錢。”

  謝政和肯定的答復道:“之前也有人找我,我也給拒絕了,不知道有沒有私下聯系你?”

  “老師你說的那個大頭娃娃主持人的節目?”

  謝政和一聽就知道了,眉頭皺到了一起:“這個節目組有些不地道。”

  “恩!”

  林少杰點了點頭:“一開始我本來想答應的,但是他們的人多說了一句,說你這邊挺認可他們的,我一聽就很假,多問了兩句他們就露餡了,明顯不靠譜。”

  謝政和沒說話,只是“哈哈”的笑著拍了拍徒弟厚實的臂膀,這種默契外人知道個屁。

  等到了第二天,暑期特訓的江南校隊有點小沸騰,就是那種壓低了嗓門在籃球館內吼叫的聲音。

  林少杰這個幾乎不怎么露面的“稀缺”資源,雖然早就被人熟知,是江南大學的校友,但是除了隊內個別的老隊員在傳頌,新來的這些隊員只是聽說過,不曾見識過。

  當傳說變成現實的時候,一切都變得有些虛幻。

  特別是一些今年沖著林少杰或者謝政和名頭過來的新隊員,那是滿眼的崇拜。

  林少杰沒有什么長篇大論,他人在這里就是個招牌,他也用自己的實際行動上演了生動的一刻。

  “你們看到我的風光,看到我賺錢,但是沒看到我怎么努力,我只希望你們在訓練或者拼搏的時候,忘記場外的所有,專注一件事情,把他做到極致,做到比期待的更好,那么你成功的可能性更高。”

  說完話的林少杰,在這個熟悉的球場,夢想起航的地方開始了基礎訓練,所有的都是最基礎的。

  身體,有球,無球。

  看著林少杰一絲不茍的完成所有的基礎訓練,接近一個小時的時間,他沒有任何多余的動作,任何一句廢話。

  雖然沒有給他配合的團隊,但是每一次的運球與出球,就像是計算機精準計算過一樣,行云流水般的訓練讓人看的賞心悅目。

  那些圍觀的師弟們看了一會兒就有些吃不消,極短的時間里,夸張的運動量,在場沒有一個人能夠完成。

  有些自認為身體素質好的,看著林少杰在力量訓練的時候,那種大重量高頻率夸張的不似人,猛然間還以為是省舉重隊過來的,看那一根根的肌肉纖維在訓練后,幾乎呈現出完美的拉絲狀。

  雖然大家差不多歲數,但能夠練成如此模樣,在老黑為主的美職籃依然是叱咤風云,他們只能說一聲佩服。

  林少杰訓練完,和這些師弟打了差不多半場球的時間,他只是用自己的實際行動表明,在球場上他是無所不能的,這些所謂的師弟完全無法追趕他的腳步。

  天賦與努力的程度相差太大。

  隊內的后衛線沒有一個人能夠戰上一回合,林少杰的身高在后衛線上幾乎就是碾壓,力量與速度大家都已經知曉,但是當那種節奏出來的時候,明顯就能感受到彼此之間的差距有多大。

  平平常常的一個動作,就會讓防守者失位,進攻者丟球,雙方的差距遠比人和狗的差距都大。

  即使隊內新入選的中鋒,也是完全頂不動林少杰這個后衛。

  林少杰就是站在原地,那雙感覺遮天蔽日的大手就能防的中鋒懷疑人生。

  “這就是FMVP,這就是一陣的實力么?”

  林少杰好似看到大家心中所想,手下拍了拍籃球,然后轉身單手投了一個三分,連輔助手都沒用,就是單純的單手投籃。

  “唰!”

  籃球精準命中。

  “你們的師兄陳俊仁還有楊文元已經進入江南龍了,這說明以后你們有機會進入職業隊,但現在唯一要做的,還是把基礎動作練好,身體也要跟得上,否則真到了職業賽場,沒有那么多的機會留給你們......”

  結束訓練后,球員們不得不佩服,也難怪林少杰不到兩米的身高,會在美職籃的賽場上無懼那些比他更高,更壯的“巨人,”甚至有些球員想到了博格斯,那個美職籃最矮的籃球運動員。

  也許除了身高,他的其他屬性都是滿格的,甚至就連喬幫主在他的防守下也有難受的時候。

  上賽季的總決賽大家不是沒有看過,林少杰的防守什么水準大家太清楚了,別看身高不高,就以為林少杰的護框能力很弱,但林少杰常規賽期間的場均籃板已經來到8+,這是什么水準大家心知肚明,很多中鋒都做不到的事情。

  而且防守端就像是博格斯一般,你的起手高度更高,那么在防守你的投籃時,我會在你起手的瞬間完成搶斷或者攔截,讓你很難有舒適的投籃。

  杜蘭特是怎么被防下來的,不就這樣么?

  完成“軍訓”任務的林少杰洗漱后準備離開這個夢想起航的地方,謝政和沒有挽留。

  他知道用不了多久,心愛的徒弟又會回來,美職籃為了這個市場可謂不遺余力。

  在華國舉辦的那些比賽,保守估計都有過億美刀的收入,今年恐怕又要創新高,美職籃的制服組們不可能放棄這么大的市場。

  “我之前說了很多沒用的東西給你,這一次你要出去了,我想來想去還是希望別回頭看,好日子就在前面等著你,別背負那么多負擔,人們常說知足常樂,我還是希望你開心一點,別背負太多。”

  林少杰看著送行的謝政和一臉的慈愛,笑著回應道:“霍華德也挺快樂的!”

  “去,他那是裝的,真當我不知道,我想要的是你真正的開心,贏了、輸了都別遺憾過去的遺憾,你的起步這么好,哪怕現在退役都是咱們國內的頭一份,何必背負太大的壓力,沒必要,我現在就是個老迂腐,你就別聽我之前說的那些廢話了。”

  “老師,我說我一點壓力都沒有,你信不?”

  “這......有些不信!”

  謝政和當然有不相信的理由,甚至對于林少杰此次回國后近乎“閉門不出,”好不容易騰出的些許時間都是在訓練。

  這哪兒成,本來美職籃的賽程就已經很非人了,不趁著休賽季好好放松一下,還緊繃著神經,這是要出問題的。

  林少杰幾乎不怎么接受采訪,在謝政和看來,這就是擔心自己說錯話,或者說不停的訓練就是怕自己跟不上,落伍,這樣下去緊繃的精神也會出問題的。

  “老師,我比你想的要快樂,也要堅強!”

  林少杰摟了一把,這個對自己超乎尋常關照的老師,揮了揮手,走了。

  “等有空的時候來漂亮國看我的比賽,一條龍服務。”

  “去你的,我欠你那點錢!”

  球場內的那些隊員們,羨慕的看著謝政和,這可是江南校隊的傳說人物呀,怎么就能遇到這樣的教練呢,多么希望自己也有一天能夠這樣對謝教練說。

  “看什么,還不訓練!”

  等看不到林少杰的身影了,謝政和扭過頭板著臉說道,學生了收斂起了心神,又開始熱熱鬧鬧的訓練起來。

  等到校領導趕來球館的時候,林少杰已經走了,看著謝政和,那群人紛紛哀嘆。

  “老謝,你怎么就把他放走了呢?”

  看著早已不在的弟子,或許都已經走的很遠了,謝政和揮著手默念了句,

  “再見。”

  然后轉過身看著這些位高權重的領導,謝政和笑了笑。

  “到時候歡迎幾位領導去魔都看比賽,小林同學給我們江南大學留了一些門票。”

  “好事呀老謝!”

  校令頁導們開懷大笑,江南大學的知名校友回饋校園的不是沒有,但是像林少杰這樣的真沒見過。

  不求名,不圖利,錢給的真不少,但所有的一切都是經由謝政和來辦的,就像是隔著不遠的消防站,那里的消防車擺明了告訴所有人,我就是江南的守護神。

  現如今,那種級別的消防車整個省城都沒幾輛。

  更不要說此次回來,林少杰送上的獎學金,誰要是攤上這樣的弟子,面子里子都有了。

  再看看眼前的謝政和,大家是說不出的羨慕。

  坐上車準備去魔都趕飛機的林少杰,看著窗外的景色一晃而過,這一走總感覺回不來似的,實際上用不了兩個月就能回來,季前賽的時候還能夠再一次的露面。

  可是這個心,就是充滿了離別的惆悵。

  都說人生最重要的不是胡一把好牌,而是把一手爛牌打好。

  自己雖然有個不怎么樣的起點,但這一路走來,開掛的人生早已是滿手的王炸。

  李道宏教練那邊也去過了,并且許諾了在魔都舉辦季前賽的門票,這倒是皆大歡喜,父親知道了也會開心。

  和賣房的中介那邊也確定了,先前看過的幾套房產,如果沒有意外,可能會在季前賽的時候再定下來。

  蘇真又不方便過來看房,此時更沒時間,幾套房子都不錯,林少杰有心把這幾套房子全拿下來,冥冥之中有個聲音告訴他。

  他的這個行為,不虧!

  再見,省城;

  再見,華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