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小說網 > 我的籃球視界與眾不同 > 第144章 更衣室大佬
  拉里.伯德對于林少杰的喜愛誰都看得出,不僅僅是步行者的球員,甚至就連觀眾在收看電視的時候都能看得出。

  等到科比,奧尼爾這些籃球名宿在比賽結束后,陸陸續續的發表著對于步行者13號新秀的看法時,作為當事人的林少杰,一下子發現自己的朋友圈一下子擴大了好多。

  一種“窮在鬧市無人問,富在深山有遠親”的既視感撲面而來。

  手機短信上,是謝政和教練發來的祝賀短信,林少杰電話里和這位啟蒙教練簡單的說了兩句。

  今年的江南大學馬上又要開始打聯賽的比賽,但是新人的情況明顯沒有林少杰在的時候表現的那么好,一些老隊員也是志不在此,江大學從去年的“爭冠”球隊,瞬間跌落下來。

  江南今年的目標很明確,就是想要打入分區決賽圈,當然過程不能和去年比,多了許多的坎坷。

  “老師,沒讓你拿到大聯賽的冠軍獎牌,回頭我爭取一下,給你送上美職籃的冠軍獎杯,怎么樣?”

  聽著遠在大洋彼岸傳來的聲音,球場上的謝政和笑了。

  “那我可賺大了,好,記住你說的。”

  “行,等您啥時候有空了,我給你買機票,請你來看我的比賽。”

  “臭小子,我還用得著你幫我買票?等你進入季后賽,我去印第安納州看你的比賽。”

  “那咱可說好了,主場的票我到時候給你留著,就等你來。”

  “留著吧,那時候大聯賽也差不多結束了。”

  掛上電話的林少杰走下車。

  午后的河畔步行道兩旁游人如織。

  還記得上半年來圣安東尼奧試訓的時候,陪在林少杰身邊的是謝政和教練和勞倫斯。

  現在呢?

  “是謝政和教練吧?”

  李大成說道,林少杰點了點頭。

  “好久沒見他了,謝教練今年還在帶江南大學吧”

  說完,李大成感慨道。

  “有你和沒你的江南大學截然兩樣,去年你們分區的對手都怕遇到江南大學,今年多少人想要一雪前恥,謝政和教練難了。”

  “放心吧,越是這樣,也能體現一個教練的執教水準。”

  林少杰心態輕松的說道。

  “我去江南之前,他們已經打的有聲有色,即使沒了我,也不至于一蹶不振,只要謝教練還愿意,進分區決賽沒問題。”

  一旁的張東插不上話,都是籃球上的事情,他確實不知道從何下口。

  不知道林少杰是不是和李大成聊的熱切,還是在故意冷落自己。

  也不怪張東這么想,當年李大成牽線搭橋,林少杰看在他的面子上和張東搭上線,最終認可了張一銘的理念,雙方在最初的投資中表現的非常好。

  第二次融資公司遇到麻煩,林少杰更是拿出身上大部分的錢,這個是雙方都清楚的事情。

  但是第三次呢?

  林少杰將大權旁落給原始運營團隊,在沒有事先得到消息的情況下,團隊達成了第三次融資的初步協議,等到近乎確定的情況下,才告知給了林少杰。

  你讓后者做何感想。

  建立信任就像是燒制一個精美的瓷器,何其繁瑣、困難,但是想要破壞,只是輕輕的那一下。

  “嘭!”

  就碎了!

  張東跟在兩人身后,顯得糾結。

  但是身前的林少杰好像并未察覺似的,繼續和李大成有一搭沒一搭的聊著。

  林少杰能夠明白,并且理解創始團隊的擔心,畢竟他這個大股東手上的股份多的嚇人,在產品上線后,整個公司表現出的澎湃勢頭很容易吸引資方的眼光。

  這個時候的ByteDance公司不再是無人問津,相反想要投資他們的基金公司排成隊,像極了奧運后的林少杰,多少人想要拿下他的商業合同。

  你落魄的時候我拉你一把,等你風光的時候就想跟我和離?

  這樣的行為與渣男有何異?

  你以為人家是個小小的運動員,大學沒畢業,也不懂商業邏輯,最后人家連面都沒有露,就是一個規模龐大的商務團隊上門,完成一系列的查漏補缺。

  一副公對公的態度,除非公司不開了,否則林少杰就是整個公司的最大股東,你連翻盤的余地都沒有。

  看著現在蒸蒸日上的公司,沒有人舍得放手。

  所以張東這次來漂亮國敘舊情,自己都覺得臉上無光,好在到了吃飯的地方,林少杰邀請他入座的時候,給人一種如沐春風的感覺,好像對于以前的事情根本不太在意。

  飯桌上,張東簡單的說了一下公司的情況,具體的都已經郵件給林少杰了,他還是擔心林少杰忙于比賽,沒時間看郵件。???.

  其實大家明白,他親自上門顯得更有誠意。

  “我都知道,你們做的很好,我這個外行人就不插手了。”

  林少杰表示無所謂的勸張東喝酒吃菜。

  在圣安東尼奧想要找個正宗的華餐館挺不容易的,入鄉隨俗,帕克介紹的特色啤酒還有燒烤挺不錯的,加上圣安東尼奧的河畔步行街挺有特色的,這個做東的地方確實不錯。

  “老張,看看這就是我們國內最頂尖的籃球運動員,什么時候都嚴格要求自己。”

  喝了些酒的李大成有些上頭,他們大口喝酒,大碗吃肉,再看看林少杰淺嘗止之,酒是一點都不碰。

  這可是私下聚會,沒有誰會嚴格要求自己的。

  “你也不看看人家在馬刺頭上拿下五十多分,別說咱們國內了,國外也沒有哪個球員能做到。”

  張東囂張的說道。

  “我不看新聞都知道,國內肯定熱鬧上天了。別的不說,我覺得吧,耐克現在就要想著延長合約了,咱們林指導在球場上是太霸氣了。”

  張東作為玩廣告的媒體人,也許對運動不太了解,但是對于廣告就太熟了。

  林少杰接二連三搞出大事件,先天具有頂流的屬性。

  加上現在的林少杰名揚海外,甚至在某種程度上,已經超過了他本人的認知。

  像是一張華國對外的名片。

  你說,這個時候的林少杰能值多少錢?

  再想想薪浪簽下的微博代言人合同,當初看著花了好些錢,畢竟其他什么演員、歌星之類的大都沒花錢,林少杰這個學生反而花了上百萬的代價。

  現在回過頭再看看,這一筆錢太值了。

  滿打滿算,林少杰的合同就那三兩個,國內還有不少人想要走關系,從林少杰的啟蒙教練謝政和那邊試圖找個口子,然后拿下這個當紅炸子雞呢!

  聽說都是移動,電信,石油之類的大合同。

  至于海外,除了耐克旗下的喬丹拿下了他的個人球鞋代言合同,五千萬美元的大額合同完全打破了運動員的上限。

  等到了年底,各個所謂的獎項,評選,林少杰光靠此一項就能闖進榜單前面。

  半年前還默默無聞的小家伙,半年后后名揚天下,還有比這更魔幻的事情么?

  但是比這更魔幻的事情,張東清楚,真就有。

  ByteDance公司完成B輪融資后,作為最大股東的林少杰手上持有的股份價值怕是超過了他目前所簽下的代言。

  更重要的是,這才是正式對外的B輪融資,之后還有C輪,以目前的公司內部的數據顯示,最多到明年初,又將開啟下一輪融資。

  到時候的估值誰知道又漲成什么樣。

  在張東的眼里,林少杰已經脫離了一個單純的籃球運動員身份,甚至在某種程度上來說,他現在是在給眼前林少杰打工,林少杰是他的老板之一。

  河畔步行街旁的餐館很有特色,在這個秋日的午后,依舊是人聲鼎沸。

  時不時的就有人認出了林少杰,認出了這個在圣安東尼奧馬刺頭上砍下51分的年輕怪物。

  有些球迷們或是驚訝,或是激動,但只是遠遠的拍張照片,畢竟看著林少杰明顯是在和朋友聚餐,他們并未上前打擾。

  但是這么被人圍觀吃飯,三個人還是快速的結束就餐,等到走出來的時候,幾個年輕的球迷迫不及待的走上前和林少杰合影留念,順便再要簽名。

  李大成拿著相機的記錄這一切,張東則在不遠處跟著順便拍了幾張路人視角的照片。

  眼看著一個黃種人,在這個白人為主的世界受到追捧,在體育運動中太罕見了,上一個這樣的球員還是小巨人。

  餐后的三個人沿著河畔兩旁的步行小道散步。

  十一月的圣安東尼奧氣溫宜人,即使到了夜晚,也只需要微加一件薄外套就足以感受這微風襲人的涼意。

  沒有了球迷的追捧,林少杰也像是常人一樣,十分而放松。

  找了個灣區人少的角落,李大成架好隨身的攝像機。

  他這個薪浪的記者說到底也是因公出差,不能來到漂亮國不干事。能夠采訪林少杰這個當紅炸子雞,就是李大成在體育頻道橫著走的底氣。

  一人得道雞犬升天莫過于此。

  弄好設備后,兩人分列左右,張東則是坐在鏡頭之外打量這一切。

  “大家好,我是新浪記者李大成,現在我在圣安東尼奧,在剛剛結束的步行者客場對陣馬刺的比賽后,我們邀請到了本場比賽的最佳球員林少杰,林指導......”

  林少杰在一旁招了招手,像個熊貓一樣對著鏡頭打招呼。

  憨態可掬的模樣讓人覺得親近。

  “......我們都知道,林指導女朋友還在國內讀書,你一個人在遙遠的漂亮國,會不會很無聊?”

  兩個人簡單的聊了一下先前步行者在主客場的對戰之旅,以及步行者隊內半公開的一些信息,都是球迷朋友們比較喜歡的。

  此時李大成問了一個相對私密的問題,就差沒有很直白的問你有沒有“偷吃”的話題了,林少杰斜著眼睛看了對方一眼。

  “別人我不清楚,但是對于我來說,季前賽前我是最后一個入隊的,從進入步行者開始,我就全力以赴,爭取更多上場的機會。”

  “你做到了,并且成了不可或缺的主力。”

  “是的!”

  對于李大成的“捧哏”角色,林少杰非常滿意。

  “機會總是留給有準備的人,我在日常訓練中的表現打動了主教練,所以當球隊人員中出現空缺的時候,我抓住了機會,順利上位。”

  “那些比賽我們一場不落的看了,我估計屏幕前的球迷朋友們和我差不多。”

  “還是感謝大家的支持。”

  林少杰對著鏡頭拱了拱手,一點都沒有球星的架子。

  “從那些比賽的頻率大家也差不多能看出來,我們之前幾乎是隔一天一場甚至背靠背,從十一月的賽程來看,我們有十五場比賽,這么高的頻率,還要日常訓練,我所有的精力都花在籃球上,幾乎沒有任何個人生活。女朋友在或不在,我覺得都是這樣。”

  李大成覺得有些不對,但是又說不上來為什么。

  “所以當我看到一些球星晚上出去花天酒地的時候,我挺佩服他們的旺盛精力。”

  “那咱們不聊這個了,聊些題外話吧!”

  李大成笑著說到:“來漂亮國這么久,有沒有考慮過讓女朋友或者父母來這邊?畢竟你現在應該不缺錢了。”

  說不聊,還是繼續這個話題的李大成很有想法呀!

  “我的家庭情況很多球迷都知道,父母們已經在國內習慣了,來這里他們不習慣,我也不放心。女朋友有她自己的安排,但是今年錯過了入學時間,明年吧,說不定到時候大家能夠看到我們在一起的身影。”

  錯過了秋季報名的蘇真,只能挑選一些適合春季報名的高校。

  林少杰想要和女朋友雙宿雙飛,短時間內肯定不行。

  “我剛才聽說,伯父伯母過來,一方面是他們可能不習慣,另一方面你不放心?”

  李大成趁機問道。

  “是的,有這方面的擔心。”

  林少杰并沒有回避。

  “我目前住的街區在波利斯市算是比較好的,可是我父母親的語言不通,我又沒時間陪他們,總不能再雇個人照顧他們,我父母不習慣,我也不習慣家里多個陌生人。萬一他們要是去了一些治安不太好的街區,那就更麻煩了。”

  林少杰攤了攤手。

  “在你的球迷中,有很多都是學生,他們甚至考慮去印第安納州留學,說是可以去看你的比賽,對于這點你怎么看?”

  “這個......”

  林少杰有些無奈。

  “也許因為我從事的職業原因,會比較引人矚目,但我也只是一個球員,我能給大家做表率的只有一點,就是干一行,愛一行,全身心的投入,大家來看我的比賽我很開心,但是涉及到個人的人生規劃大事的時候,還是希望大家慎重考慮。

  留學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情,我也是因為女友要來這邊繼續讀書,對此有過了解。選擇一個合適的學校遠比一所名校更合適,同等條件下,我還是希望大家能夠選擇國內的學校,學有所成之后再考慮深造的事宜。

  海外留學要考慮的事情太多了,經濟,環境,個人適應性等等,如果想著曲線救國,在國外找野雞大學混學歷這種事情,我覺得完全沒必要,因為現在已經不是十年前二十年前了,大家對于海外的文聘、學歷沒那么看重。

  更有可能的是,你去這樣的學校有可能大部分同學都是華國人,只有極個別的洋同學,甚至可能給你上課的老師都是華國人,這樣的留學對于大家來說,有意義么?”

  林少杰的話讓李大成也覺得頗為驚訝。

  “只是換了個地方,但是生活、學習還是原來的圈子,你永遠學不到新知識,所以這樣的留學完全沒必要。”

  林少杰一攤手,表示這樣的話題算是到此結束。

  “從奧運之后,到現在登陸美職籃,我們看到你的身材有了不小的變化,美職籃的訓練和國內差別大么?”

  李大成說著,還緊了緊身上的衣服,但是林少杰還是單薄的衣衫,離開了籃球場的肌肉叢林,林少杰看著遠比電視畫面上的更壯實一些。

  就是那種穿衣顯瘦,脫衣有肉的感覺。

  “說沒差別肯定是騙人的,我雖然沒有在國內打過職業聯賽,但是也聽以前的隊友說過一些事情。從訓練量上來說,很多東西還是靠自覺的,球隊不會強制的要求你訓練這,訓練那,但是隊內的實際訓練時,那些又是必備的,你如果基礎不牢靠,不扎實,對不起,你連替補的資格都沒有。

  所以我們更多的看到是球星在球場內外的歡聲笑語,他們的基礎訓練,速度、力量等訓練那是人家自己掏錢,花時間的,看似不強制的要求,其實在合約里都能被動的體現。”

  林少杰說著,指了指自己胳膊上的肌肉。

  “我見過很多球員在私下找訓練師加練,美職籃看起來很賺錢,但是花錢的地方也很多,只要你肯花錢,就能有提高的地方。有的球員把錢拿去花天酒地,所以簽下合同后很快就被淘汰了,有些人簽下合同后更加的努力,開銷也很大,但是他們的敬業能夠幫助他們日后簽下更大的合同。

  所以我也要花錢,也要找人來幫助訓練,當然我的進步比別人大一些,所以和奧運期間比起來,進步更快。”

  “在這里有遇到歧視么?球迷們都很關心你。”

  李大成最終還是問了一個比較敏感的話題。

  “肯定會有的,這點你去問小巨人,問大致哥,大家都是一個看法。”

  林少杰笑著說道。

  ”陽光下不一定都是璀璨,也有照射不到的陰影。“

  “遇到這樣而情況怎么辦?”

  李大成再次問道。

  “這個問題比較復雜,明面上,或者說在法律層面上的歧視已經快消失了,但所有人都知道,心里上的歧視還存在,并且一直存在。

  就像很久以前的歧視是明目張膽,但現在的歧視深藏不露。

  人種之間相互歧視,地域之間的歧視,相互給彼此下定義,這些情況都存在,我覺得如果再大家不熟悉的時候有這樣的情況很正常,就像我們沒辦法對一個陌生人給予信任一樣。

  但是當相互之間熟悉了,知道彼此了,還存在這樣的事情,那就比較嚴重了。

  因為我在海外的原因,更多的還是人種之間的文化隔閡。

  我們華國講究朋友來了有好酒,你當我是朋友,認同我的文化,那么我們就能和平相處,危難時刻給予幫助,反之,形同陌路吧!”

  “那......有人歧視你么?歧視現在的你?”

  “我這個人很好相處,也很不好相處。”

  林少杰指了指自己。

  “如果歧視我,他能歧視我什么?歧視我賺的比他少?

  不,在美職籃,除了少數球員,我在新秀中收入算最多的那一波,從金錢上,正常人不會來歧視我,因為他們都沒有我賺的多。那些功成名就的老球員,拿著高薪的球員一般不會在這上面說胡話的,他們遠比外面的人想的更精明;

  除了錢,還是外貌?

  我雖然相貌平平,可是也沒差到哪兒,也不是一個軟弱無力,任人欺負的,對吧,從這點上應該沒人來歧視我吧!”

  林少杰的話別說李大成了,張東在一旁聽的都想大人,就這......相貌平平?你怕是對相貌平平有啥誤解吧!

  “所以最終,還是人種嘍!”

  林少杰兩手一攤。

  “說什么黃種人不適合打球,不適合跑、跳的運動,除了坐辦公室,學習,就不應該去拼身體的運動上和黑人球員搶飯碗?”

  林少杰笑著說道。

  “如果有人從人種上來歧視我,以我考上985的水平,我真能和他好好掰扯掰扯。”

  李大成覺得,林少杰登上美職籃得到的虛榮感,都沒有他在國內考上江南大學來的重要,他已經不止一次聽林少杰說過這事。

  “是,我們現在只能跟在漂亮國屁股后面,但人類歷史這么長遠,咱們就從歷史上來說,我們落后了才多少年?

  十年?百年?總不會一千年吧!

  咱們老祖宗幾千年的人類文明史上都屹立在最頂端,我們現在就是再差,也是全球第二大經濟體,從歷史的角度,怎么算也要比其他人種高貴。

  我們家祖輩華衣美食的時候,說不定‘那些家伙’的祖宗才剛從山里出來。

  所以我的內心驕傲著呢,誰和我說都沒用,我都沒有歧視你,把你當個人看,你才蹦噠了幾天,就敢歧視我,怕是心里沒點B數吧!”

  李大成瞅著林少杰驕傲的模樣,再看看那種發自骨子里的得瑟。

  有這樣心態的人,會怕別人歧視他?

  “當然,有些人說不動,講不明白,那就把他‘打’到服氣為止,球場上你不行,動武你就更不行了。”

  林少杰的話感染了身前的兩個人。

  等到李大成收起錄像的時候,時間已經不早了。

  李大成還會在漂亮國留一段時間,順便再收集一下林少杰的資料,如果可能的話,他甚至可能和央媽的團隊組隊,繼續記錄林少杰的相關資料。

  倒是張東,會很快回國。

  返程送張東回賓館的時候,林少杰看自己也“晾了”對方差不多時間了,于是說道。

  “張大哥!”

  “別,還是叫我老張!”

  張東馬上說道。

  “好,老張!”

  林少杰當然不讓的說道。

  “我不懂商業,但是我懂籃球,我覺得越是成熟的行業,內卷的也厲害,就像這個美職籃,一個奮斗型,積極拓展想要擴展影響力的聯盟,就是要不停的內卷。

  看看我今天面對的倫納德,他才只是一個二年級的球員,我敢肯定,只要他不受傷,等他更成熟,到三年級,四年級的時候,聯盟里沒幾個球員想要和他單對單的。

  你說,我才打了幾場比賽就碰到一個這樣的球員,幾十只球隊下來,還有多少這樣的潛力球員。”

  林少杰林少杰喘了口氣繼續說道。

  “這些球員在我看來,和公司的員工沒什么區別,而拉里.伯德這樣的就是各個公司的高層,我可以說,美職籃的管理層絕不是像外界想象的那么輕松,那都是做給別人看的,美職籃能夠走到現在這一步,背后付出的努力絕不是躺平就能做到,他們的內卷已經從球員到管理層,尸位素餐的很快就被淘汰。這才有了聯盟如日中天的成果。”

  說完,林少杰指了指上面。

  “一家公司,我覺得當老板就和拉里.伯德差不多,看著輕松,其實一點都不。

  他們就是這家公司的天,掌管著這家公司的生死,在這家公司里他們就是無冕之王,有什么都需要請示他,所以責任在誰我很清楚,因為他不需要對下面的人負責。

  就像拉里一樣,他絕對選誰的時候,誰能反抗?

  所以呢,我這邊公事公辦,當我們一起談感情的時候你們和我談錢,錢給你們了,你們和我講感情,當別人拿出更多錢的時候,你們又和我談錢了,好在我還有一些錢,否則跟不上你們,說不定最后就被踢下車了。

  現在這樣的事情已經算完了,我和你們的老板公事公辦,該出的錢我出了,該做的義務我也做了,但是迄今為止,我還沒有享受過我當股東應有的權利。

  我也希望你回去的時候給他們帶句話,我這人很好相處也不好相處,人以情待我,我以之待人,本就是一場生意,只是雙方的理念認可才到這一步,回頭咱倆的私交歸私交,公司就對公司,你也別覺著為難,反正在這點上,我覺得還是老外分得清。”

  等到了酒店,林少杰沒有下車,而是目送張東還有李大成入住。

  雙方隔著汽車相互道別,一直到汽車走遠了,李大成才拍著張東的肩膀上樓。

  “一段時間沒見,感覺他的變化多了許多,成熟了,不像是個學生了。”

  “能不長進么!怎么還能當個學生看呢?”

  李大成放下手中的行囊,打量著四周的環境。

  “他一個人孤身來到漂亮國,當初咱們體育圈里真正看好的可不多,但是大家又希望他能打出來,別提多糾結了。

  畢竟那時候在國家隊有大致幫襯,加上他的能力和國內而球員相差很大。可是到這個天賦怪遍地走的美職籃,誰知道能不行走的通了。

  現在再看,人家不光走出去了,還走的很順暢,步行者那樣的球隊,人家都能說得上話,這絕不是單純球技的問題,里里外外缺一不可。

  那群老黑別看要啥啥沒有,還被老白壓的很慘,但是他們欺負其他人也沒見少到哪兒去,可憐之人必有可恨之處。

  那群人就指望在文體上賺錢,小杰能在他們的‘飯碗’里搶飯吃,不知道動了多少人的利益,說沒歧視,我才不信。

  現在看他在步行者殺出重圍,還能在更衣室當老大,沒點手段你覺得可能么?”

  張東躺在床上,好久才說道。

  “你知道我們上個月新增了多少用戶么?”

  李大成看了一眼:“這我哪兒知道,你突然說這個干什么?”

  “我們從無到有經歷了將近半年多的產品研發時間,但是從產品上線到第一百萬個用戶,我們只用了短短的時間。”

  躺在床上的張東搓了搓手,比劃了一個非常小的間隙。

  “按照我們團隊的內部的分析,以目前的發展狀態,我們想要達到五千萬的用戶數量,最多半年,那時我們將開啟C輪融資,你知道那意味著什么么?”

  “我艸,真的假的?”

  李大成驚駭的說道。

  “就你們那幾個人的公司?微博也不過三億左右用戶。”

  或許在李大成的眼里,張東去的那家公司雖然有潛力,但是當潛力兌現的時候,爆發出來的能量未免太驚人了。

  “我這個還是保守估計!”

  張東雙眼充滿了希望的說道。

  “就像是林少杰,誰能預料到他會有今天的成就,我們的公司跟他何其相似,從產品上線開始,我們的注冊用戶數就呈現爆發式的增長。林少杰手上的那些股份,你知道有多值錢了吧?

  一個活生生的億萬富翁和我們呆了一個傍晚,你有面子不?”

  “我艸!”

  李大成感受到了心痛的感覺,他依稀記得,林少杰投資的時候挺看好的,還建議他也跟投,他回復說跟著張東那邊投了點,但是現在看來,他跟投的那點錢根本就不算錢呀!就是五倍十倍的回來,也沒多少呀!

  早知道這樣,傾家蕩產也要跟投。

  這個晚上,有人輾轉反側難以入眠,有人沒心沒肺睡的正酣。

  ......

  回到波利斯市的時候已是晚上,林少杰去格蘭杰的家里看了一下這個可憐的家伙。

  后者終于在名醫的手下完成了手術,現在還在恢復期,但是從醫生那邊透露出來的消息,至少要有三個月的時間。

  這也預示著格蘭杰想要付出,最快也是在明年一月份的事情,萬一中間再有些耽擱,怕是又要有延遲。

  林少杰和隊友在機場分別,獨自一人坐車,而且汽車去往的不是家的方向,這讓偷拍他的記者們興奮起來。

  這個美職籃的當紅炸子雞,在他們的口中雖然看上去很花,不管是場內和場外,總能收獲不少異性球迷的喜愛。

  甚至在東海岸都有不少明星表示,她們喜歡上了那個步行者的新秀,有機會一定要去現場看他的比賽。

  對于美職籃而言,這樣的消息再好不過,他們非常歡迎這些自帶流量的明星“倒貼。”

  所以對于此類的新聞,大家心中有數,相互取暖。

  林少杰對此也是無可奈何。

  可是捕風捉影的事情說多了,球迷們也覺得無趣。

  人家是開局一張圖,內容全靠編,你不能期期都靠編吧,最起碼也要拍幾張圖片,不管是什么角度,越曖昧越好。

  但林少杰根本不給這些記者機會,偷拍林少杰的記者最清楚不過,那個年輕人過的跟苦行僧似的。

  現在突然感覺有情況,那個死寂的心都跟著跳躍起來。

  但是隨著林少杰坐的車距離目的地越來越熟悉,幾個記者也是面面相窺。

  這不是格蘭杰的家么?

  連保羅.喬治這個“二弟”回來,第一件事就是和希伯特去酒吧找樂子,他林少杰反而來找格蘭杰?

  那小子的取向不會有問題吧!

  對于林少杰的突然造訪,格蘭杰感慨萬千。

  此時成功上位的林少杰,已經成了步行者說一不二的更衣室大佬,這是他在近期用秀出天際的數據證明了自己,能夠帶領步行者前行。

  今天更是在圣安東尼奧打出史詩級的水準。

  格蘭杰甚至有些懷疑,等到自己回到球隊的時候,還有沒有他的位置。

  保羅.喬治的最近兩場發揮確實不是太好,可那不是他一個人的問題,而是大部分球員都是這樣,但哪怕如此,面對馬刺這樣成熟的球隊,保羅都有過亮眼的發揮。

  他的進步肉眼可見,所以格蘭杰已經開始擔心自己的未來了。

  “沒必要擔心這些,丹尼。”

  林少杰安慰著格蘭杰。

  “你要做的就是養好傷,漫長的比賽不是五個人就能解決問題的,我們需要有厚度的陣容,你是我們更衣室的大佬,我們都在等著你的回來。”

  林少杰的話并未作假,保羅與其相比確實相差一些,步行者想要走的更遠,需要有更多的戰略儲備人才。

  林少杰來此就是安撫格蘭杰,希望他能盡快恢復,市面上找不到比他更好,性價比更高的球員了。

  但前提是格蘭杰能夠順利恢復。

  院外蹲守的記者長槍短炮,看著林少杰在格蘭杰的別墅下聊了一會兒,才揮手告別。

  格蘭杰拄拐送別的身影看著令人心酸,但林少杰的“義氣”舉動讓人很有好感。

  本以為能夠抓到林少杰夜晚出去浪蕩證據的記者們,無奈的又一次無功而返。

  哪怕這是一個秀,秀給所有人看的,林少杰也做到了仁至義盡。

  第二天早上訓練的時候,保羅還能打起精神,但是希伯特明顯萎了,萎靡不振的那種狀態看著令人擔心。

  “羅伊,你是在和我開玩笑么?”

  訓練場上,背身單打的林少杰就是靠著希伯特,一步一步的推進內線,然后轉身,連假動作都沒有,就是頂著希伯特硬投。

  比賽場上顯得君子風范的林少杰,在訓練的時候,兇猛的有些嚇人。

  這是日常訓練中,步行者的球員們第一次看到林少杰玩低位技術,而且是面對羅伊.希伯特這個七尺大漢。

  “林恩,你的力量太大了?”

  “不,我的力量再大,打你也不會這么輕松,你是沒吃飽么?還是......”

  聽著林少杰的話,羞愧的希伯特看了看不遠處的保羅.喬治,后者扭過頭,投出一個中投。

  “碰!”

  可惜沒進。

  “再來!”

  林少杰拿到籃球,繼續“練習”他的背身技術,作為陪練的希伯特是有心無力,只能被動的感受了面前的“骨頭架子”在他寬厚的身體上,不停的撞擊著!

  “嘭”“嘭”的悶響聲讓希伯特一步步的后退,哪怕所有的人知道,希伯特昨晚沒有休息好,但是這么高身量的中鋒,居然在最擅長的低位技術上扛不住林少杰這個新秀,所有的人都大為吃驚。

  大衛.韋斯特于心不忍,趁著希伯特氣喘吁吁的時候主動上前,表示自己可以陪著林少杰練習低位技術。

  “你確認?大衛?”

  林少杰挑了挑眉。

  “當然,雖然我年紀大了,但我覺得還可以。”

  韋斯特拍了拍自己的胸口,雖然林少杰已經是更衣室公認的NO.1,但是他韋斯特可不是吃素的。

  面對這個經驗老道,力量十足的球員,林少杰的背身就不像是面對希伯特時那樣管用了。

  但是林少杰的背身單打加上假動作后,希伯特就有些吃不消了。

  所有人都清楚,林少杰在隊內的正式訓練中,頻頻用出低位技術的時間并不長,好像還是拉里.伯德吩咐之后才開始的。

  這種曾經廣泛應用,后來多屬于鋒線球員,需要擠在油漆區貼身肉搏的技術,好像逐漸從后衛線上消失了。

  聯盟中現在冒頭的新星中,真正掌握這個技術,敢于使出來的后衛球員沒幾個。

  凡是會這一招的,無不是成名已久的家伙。

  現在看到林少杰這個進入聯盟沒多久的家伙,在大衛.韋斯特的防守下毫不畏懼,單挑時的輕盈與力量感讓所有的人都頗為驚訝!

  就連場邊看好戲的弗蘭克也有些愕然。

  畢竟拉里.伯德為林少杰設計了一些技術主攻方向,還讓黃慎行提供幫助,這些弗蘭克都是知道的。

  但這才過去多久,林少杰掌握的就這么好了。

  “林恩,我覺得你可以嘗試一下小前鋒的打法?”

  弗蘭克看著林少杰再次背身做出一個抖肩的動作,韋斯特被騙離了重心,林少杰一個反向轉身,讓自己得到半步的投籃空間。

  別小看這半步,那就是天壤之別,給了林少杰充足的出手空間。

  當韋斯特無奈的伸手,只能目視對方轉身跳投的時候,他認命的放棄了搶籃板的動作。

  “唰!”

  籃球入網的聲音非常好聽,順耳,但是韋斯特覺得這是魔鬼的呼喚,對面的13號正在不斷的打擊他的自信心。

  “曾經有人也和我說過這個!”

  林少杰回應著弗蘭克的話,看著大衛.韋斯特舉手投降的模樣,然后盯著不遠處的希伯特,一言不發的林少杰林少杰緩緩的放下球。

  訓練結束了,他要回更衣室。

  等到球員們陸陸續續的走進更衣室換衣服準備洗澡的時候,林少杰用眼神看著希伯特,后者有些發愣,然后不知所措。

  當著所有人的面,坐在椅子上的林少杰毫不留情的對著希伯特說道。

  “羅伊,面對馬刺我們取勝,晚上的大家一起開心,無可厚非,但是你能保證,我們下次面對他們的時候還能取勝么?”

  希伯特沒敢說話。

  “你擋不住蒂姆(鄧肯)我們所有人會原諒你,他的經驗是我們欠缺的;

  面對迪奧你也扛不住,我們可以繼續原諒你,他的經驗也比你足;

  面對考辛斯的時候,那是個天賦出眾的球員,你也擋不住么?還是你自認為你的天賦不如他么?”

  羅伊感覺對面的“老大”很不給自己面子,丹尼(格蘭杰)都沒有這樣說過自己,你是誰,就因為你成了更衣室老大么?沒有我們這群做小弟的撐你,你能當上老大?

  要不是我第一個開口,當時的你能下的來臺?

  你現在是過河拆橋好么?

  希伯特抬起頭,試圖尋找更多的“志同道合”之輩抵御林少杰帶給他的壓力。

  首選就是保羅。

  保羅.喬治能夠感受到羅伊.希伯特傳給他的意圖,但是早上從新聞上看到,昨天得勝歸來的林少杰第一時間去看望了術后在家休養的老大格蘭杰。

  一早上保羅臊的沒臉見人,昨晚有多瘋狂,今天上午就覺得有多丟人,好像每個人看他的眼神中,都有一些指責的意思。

  特別是希伯特表現的越拉胯,這種指責好像就越嚴重。

  “林恩,我的錯,下一次我絕不犯了,我不會再和羅伊一起去了。”

  保羅.喬治抱歉的說道,心態平和的他知道為什么,他也是個聰明人。

  希伯特心如死灰,連同(檔)都這樣了,他能說什么?求救的目光看向了大衛.韋斯特。

  后者連忙躲開:我個老骨頭,上午已經替你扛雷了,你以為被一個小家伙在低位打爆很有面子么!

  希伯特環視一周,發現一群人沉默無語,更衣室里,只剩下林少杰坐在椅子上,安靜的看著自己。

  表情非常的平淡,平淡到好像看不見自己這個人。

  “我......”

  希伯特話還沒說完,“咯吱”一聲,希伯特嚇的一愣。

  坐在椅子上的林少杰起身了,帶著屁股下的椅子發出刺耳的聲音。

  “羅伊,你今年新簽了合同,我們所有人都知道的大合同,但是你近期的表現,你知道外面人怎么樣評價你的么,需要我來轉述么?”

  “沒必要!”

  希伯特故作“強硬”的說道,手上還有些動作,就像是一個受驚嚇的人,手舞足蹈,試圖給自己一些安全感。

  “那些人都認為你不值,但是我認為那很劃算,想找一個像你這樣的大個子,只花這些錢,球隊賺大了,你能聽得懂我的意思么?”

  希伯特的面色一下子好看很多,神色終于緩和下來,但是......

  “但那是我之前的認知,這幾場比賽打下來,你打的像個狗屎一樣。”

  林少杰突然大步向前,緊緊的貼著希伯特,明明比對方矮了15公分,但是希伯特根本不敢看對方的眼神,更衣室里所有的球員都看向了“憤怒”的林少杰。

  “我在昨天的比賽中瘋狂的出手,為什么?你不清楚么?”

  “我要沖到內線和鄧肯他們去搶,你知道為什么么?”

  “我要給保羅(喬治)更多的機會,給喬治(希爾)更多的機會,甚至要給替補球員更多的機會,我們的目標絕不是闖入季后賽,我們的目標是要翻過熱火那座山,你能聽得懂,聽得明白么?”

  “你現在這個狀態,以后怎么面對波什,怎么面對勒布朗?你能扛得住他們的沖擊么?”

  希伯特感覺胸口越來越緊,不光是林少杰的話語不斷的刺痛了他,還是林少杰用手緊緊的揪住了他的球衣。

  穿了沒多長時間的球衣在林少杰的手上,被揉成了一團。

  “我就知道,這小子是個兇殘的家伙,從他進入球隊的時候我就知道,他就是更衣室里的暴君,誰要是達不到他的要求,影響了他的戰績,他就敢向任何人發出挑戰。”

  大衛.韋斯特有種馬后炮的感覺,心里默念著。

  希伯特像個看上去頗為強壯的哈士奇,但是被林少杰這個小小的“牛頭梗”逼在角落里,有些瑟瑟發抖。

  所有人都看得出,先前氣勢頗兇的希伯特,在神態緩和后,所有的情緒已經被那個探花秀完全掌握,那家伙就在更衣室內PUA,精神PUA大家,讓所有人跟著一起向希伯特施壓。

  仿佛狂風暴雨中的希伯特被“纖細”的林少杰頂在更衣室的柜門上,發出“咚”的一聲巨響。

  “你拿著全隊最高的薪資,我們沒有意見,這是你應得的,但是包括我在內的其他球員,也想為自己爭取一份大合同,我們不想連季后賽都進不去,或者進去了一輪游,你是我們不可或缺的一員,而且是內線最重要的那個。”

  林少杰“兇狠”的對著希伯特說道,后者眼睛都有些發紅了,張了張嘴但是沒說出聲,干涸的嗓子好像發不出任何聲音,他太緊張了,渾身都有些戰栗。

  “你的目標是要把波什還有勒布朗這樣的球員干趴下,而不是躲在內線等著籃板球上門,你能站起來,把內線的這片天頂起來么?”

  林少杰的口水都快噴在希伯特的臉上了,矮了15公分的他,這一刻讓希伯特駝了背,圓了肩,雙方近乎平等對視。

  但希伯特只敢低著頭,對面的眼神太兇殘,有些刺人。

  “如果你覺得我說的很過分,你搶下多少后場籃板,我就去搶多少前場籃板,你覺得可以么?”

  “不,那太難了!”

  大衛.韋斯特連忙阻止道,所有人都明白其中的難度,那是要把林少杰往死里逼么?

  抬起頭的希伯特看著大家朝著自己怒目相視的模樣,突然反應過來,我這是惹了眾怒?

  大家上午的訓練不是還過得去么,怎么一會兒功夫就這樣了呢?

  我這個老實人惹誰了。

  “不,林恩,球隊不是你一個人的,我們所有人都會努力。”

  保羅.喬治硬著頭皮說道,就沒見過這么狠的球員,一米九三的家伙敢這么說,雖然他之前的前場籃板搶的很多,但對于任何一個后衛來說,那是一個近乎不可能完成的任務。

  “我......我會做到,林恩你沒必要這樣。”

  希伯特的開口讓大家嚇了一跳,才一會兒功夫,這家伙紅了雙眼,干涸的嗓子像是沙漠中脫水的旅客。

  舔著嘴唇,微微帶著哆嗦的希伯特豎起手臂。

  “這個月,不,一直到下個月我都不會出去了,你們監督我,直到你們同意為止,我說到做到。”

  “Hi,你們在干什么?”

  弗蘭克推門而入的時候,看著林少杰正在給希伯特彈衣服,那身球衣好像有些皺,像是有些地方還破了。

  至于其他球員,有的已經拿好毛巾準備去浴室,有些則在收拾東西準備離開。

  “弗蘭克,保羅剛才說了一個笑話很好笑,希伯特笑的太夸張,撞倒自己的腦袋了。”

  喬治.希爾解釋道,弗蘭克順勢看過去,希伯特身后的更衣柜門上,果然有個輕微的撞痕。

  “沒事吧?”

  “沒事!”

  希伯特臉上露出一個比哭還難看的神情:你們都欺負我這個老實人。

  “注意點,有球員洗澡的時候摔斷腿,我不希望你成為那個可憐的家伙。”

  弗蘭克的話讓希伯特欲哭無淚:我寧愿摔斷腿,也不想再一次的面對先前的林恩。

  等到弗蘭克走開,林少杰轉身去浴室了,在他走了之后,一眾球員才陸陸續續的走向了浴室。

  這也是美職籃的默認規則之一,老大先行,菜鳥最后。

  往常都是靠前去浴室的希伯特,這一次落在了最后。

  “蘭斯,蘭斯?”

  希伯特抓住落在最后的蘭斯.史蒂芬森趕忙說道:“蘭斯,你考慮換個老大么?”

  “你?”

  史蒂芬森不屑的說道。

  “不,我的意思是林恩太兇殘了,跟著這樣的老大會不會太有壓力。”

  “這樣的老大有多酷,你知道么?”

  蘭斯.史蒂芬森得意洋洋的說道:“那可是在馬刺頭上拿下超過五十分的家伙,真正的大腿,他會是個大人物的,相信我,我的這雙眼睛不會看錯的。”

  即將走出門的時候,史蒂芬森回過頭來:“我建議你私下去找林恩說說,他的氣應該沒消,還有,下一場面對老鷹,你要打出水準,否則你會很慘的。”

  吹著口哨的斯蒂芬森離開更衣室,看著空無一人的更衣室,希伯特連忙拿好衣服,自己這么大的個子,為什么會這么慫呢?

  如果自己當時和林恩打起來,會不會......

  希伯特哆嗦了一下,想到了佩科維奇,想到了考辛斯。

  想到了那些場景,他突然為自己的“睿智”與“沉穩”感到驕傲,或許自己敢伸手,躺在更衣室地板上仰望“星空”的就是自己,想靠拳頭和那家伙講道理,好像不太行。

  難道每一個華國人都是功夫高手么?

  “蘭斯,等等我,我和你商量一下,等會兒能把林恩的背包給我么?我覺得我比你更合適......我出一萬美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