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小說網 > 我的籃球視界與眾不同 > 第20章 深蹲
  晚上十點入睡,早晨六點起床,然后是圍著操場兩公里的熱身跑,接著去籃球場的健身房進行力量鍛煉,這個時候謝政和剛好到達。

  力量訓練依舊以深蹲,硬拉,臥推三大項為主,還有一些其他輔助鍛煉方式,整體來看,這三大項練好了,全身的力量(核心力量)也跟著增長。

  陪在林少杰身邊的謝政和,看著林少杰第一次上力量,就有些超乎常人。

  看似高瘦的身軀,第一組臥推上重量居然就能達到120公斤,還給人一種游刃有余的感覺。

  “120公斤的重量,以你現在的體重、臂展而言,難度很大,我怎么感覺,你比之前的測試還輕松?”

  聽到謝政和的疑問,林少杰搖搖頭。

  雖然只是第一天正式訓練,但是最近這些天來,自己能夠時刻感受到體質在潛移默化的增加。

  力量,速度,耐力三大項幾乎都超過以往。

  伴隨“真實之眼”的使用越多,這種增加越來越大。

  120公斤的一組訓練下來,姍姍來遲的其他隊員看得目瞪口呆。

  “累么?”

  謝政和瞥了一眼,扭過頭繼續問道,林少杰跟個沒事人一樣再一次搖搖頭。

  深蹲訓練不像專業的舉重運動員,相反,在大腿根綁上皮筋,深蹲的深度大概只有三分之一到四分之一左右,起伏看似不大,但是動作頻率很穩健。

  “我們的訓練不是為了無限的加深力量,最主要的目的是增加彈跳以及下肢的力量,綜合而言,在這個深度的深蹲效果最好。”

  “不要用扎馬步的方式,目前還沒到這個程度,我們的最終目的還是站得住,頂的開。在對抗中能夠擠開位置,防守中守得住。”

  “動作要標準,我可不希望訓練完之后你的膝蓋廢了,髖關節與膝關節一定要聯動,絕對禁止挺直上身,對膝關節施加壓力的深蹲。還有,杠鈴的上下運動軌跡一定要正確,近乎垂直,避免身體前傾,重心一定要穩......”

  鑒于林少杰臥推直接上了120公斤的力量,深蹲150公斤一組的訓練也就不足為奇了。

  等到上午的力量訓練結束,謝政和出門抽煙的功夫,一群球員沖到健身房起哄。

  “小杰,來個標準的深蹲,讓我們看看你的極限是多少?”

  帶頭的是陳俊仁,這小子跟個皮猴一樣,就是全隊的開心果。

  話多,自來熟。

  林少杰一看大伙的熱情難耐。

  走到史密斯架前,兩手舉了舉分量。

  “加杠鈴!”

  一聲令下,兩旁的球員“熱情”的搬來杠鈴片。

  “夠了么?”

  “再來!”

  “夠了么?”

  “再來!”

  ......

  看著杠鈴兩端的分量,一群球員暗自咋舌,陳俊仁更是嘀咕著。

  “我艸,不會玩大了吧!”

  扭頭看看身旁的楊文元,那家伙才是隊內的深蹲記錄保持者。

  一百六十公斤!

  可是再看看眼前的林少杰,加上杠鈴的重量妥妥的超過二百公斤。

  這小子到底是開玩笑還是真有這個實力呀!

  先前150公斤的分量雖然很重,但畢竟只是三分之一深蹲,不算標準,這樣的重量對于林少杰這個公認的天賦怪也不算出奇。

  可是現在已經二百多公斤了,這小子才多重?眼下在大家的起哄聲中,可是要來個標準的深蹲。

  “好了!”

  杠鈴下的林少杰站直了身體,抬起頭,感受了一下肩膀上的重量。

  肩、背、腰、腿都是標準的深蹲姿勢。

  “呵!”

  林少杰低沉著嗓子一聲輕喝,肩上的杠鈴緩緩的舉起。

  在兩旁驚訝的眼神中,林少杰非常緩慢的蹲了下去,當大腿近乎與地面平行的時候,頓了那么一下,兩旁的人感覺那一下過去了好幾秒,看的眾人兩腿發酸,腰背發緊,林少杰才緩緩起身。

  整體動作標準、有序、緩慢。

  給人一種不急不躁的感覺。

  “你們這是在干什么?”

  抽完煙的謝政和擠了進來,看著林少杰緩緩的放下杠鈴。

  “誰讓你上這么大的重量的?”

  謝政和沖了過去,看寶貝一樣的看著林少杰,再看看身后令人咂舌的重量。

  “怎么樣?”

  那種“關切”“擔憂”的感情直沖過來,林少杰既感動又想笑。

  “加上杠鈴的重量已經超過230公斤了,你的體重才75,誰讓你上這么大的重量,這個對身體有很大的負面影響,你不知道么?”

  說完,謝政和兇狠的轉過來:“是不是你們又在起哄了?”

  大家不自覺的轉頭看向陳俊仁,后者不敢看教練,低著頭沒有言語。

  “陳俊仁,五公里!”

  陳俊仁聽著,沒有二話,扭頭就沖了出去,圍著籃球館開始繞圈跑。

  這次還好沒出問題,那小子是真敢玩。萬一要是弄受傷了,怕是自己沒有好日子過。

  你就說,那小子他怎么就敢上那個重量呢?

  牲口呀!

  “其他人,兩公里。”

  好吧,陸陸續續的球員都開始圍著籃球館跑步了。

  “教練,這事情和他們沒關系,是我想試試自己的最大深蹲力量。”

  林少杰勸解道。

  “結果呢?”

  謝政和怒其不爭的說道。

  “你有個好體質,超過體重三倍的深蹲重量,然后耍了帥,很威風么?”

  林少杰感受著謝政和的嚴厲。

  “小杰,你要知道,我們大聯賽的球員,幾乎沒有你這樣體格的,這也是我對你另眼相看的原因。

  但其他人不是,他們大都是‘普通’人,也只是比‘普通’人好一些,萬一有些人想要和你一樣,最終只有傷害自己的可能,知道么?”

  一種“學我者生似我者死”的情懷撲面而來。

  “你有這個體質才能這樣,沒有這個體質這樣練下去就是找死,嫌自己命長。”

  謝政和指著林少杰:“裝備,人員都不全,你這個重量真會死人的,以后不能這樣,知道么?”

  “嗯!”

  林少杰點了點頭:“我和陳俊仁他們一起加罰!”

  說著,不等謝政和回復,自己跑了出去。

  謝政和本想讓林少杰休息一下,但是看他矯健的步伐,只好作罷!

  遇到這樣一個怪物般身體的底子,也不知是好是壞。

  再回頭看看那個超過二百三十公斤的分量,謝政和想要試試扛起來,臉憋紅了也只見杠鈴微微顫動。

  腰部的酸脹讓他不敢發力。

  唉!

  年紀大了,不能再逞強了。

  想當年......

  謝政和悲傷了,想當年他是籃球場上的翩翩君子劍,瀟灑哥,絕非什么力拔山兮的霸王氣度,深蹲從未有過這樣的重量。

  陳俊仁可憐兮兮的圍著籃球館跑圈,一行的其他球員跟在身旁,掩不住的嘲笑。

  “悲哀,一群賣友求榮之輩,為了那幾公里賣友求榮,世風日下,人心不古。”

  “跑你的步吧,本來體力就差,不趁著假期好好練練,等到比賽場上又要裝死了。”

  楊文元從陳俊仁身旁快速的“路過,”前者加快了幾步。

  “誰體力弱了?楊文元你個黑皮豬,把話給我說清楚。”

  其他球員掩不住的想笑,不過他們卻不能這么說,這兩人關系好隨便開玩笑。

  “我和你們一起。”

  眾人身后傳來一道聲音,快速的身影跟了上來,大家扭頭一看。

  “是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