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小說網 > 萬界淘寶店 > 第2562章 強烈地排斥
    第2562章  強烈地排斥

    到底是怎么回事呢!但是接下來的事情,蘇塵就全部都明白了。現在,寧封子已經將自己的靈力探入了對面的白色的梅花鹿的身體里面,但是,不知道為什么,這個時候,白色的梅花鹿居然開始強烈地掙扎,現在,居然,白色的梅花鹿的鹿角上面就產生強烈的白光!

    蘇塵之間見過這種光的,是白色的梅花鹿用來防御自己的光芒,但是蘇塵從之前的寧封子和空玄子的對話之中,是知道的,寧封子是經常來照顧他們的神獸的,那么為什么,神獸會排斥他呢,還有那個空劍派的掌門也說過,靈獸領域的神獸已經承認了寧封子了!

    那,為什么白色的梅花鹿的神獸會對寧封子的契約靈獸這么地排斥呢?接下來,寧封子做的事情,卻是讓蘇塵徹底震驚了,寧封子拿出來了那是空玄子的契約靈獸的契約紋飾,耀眼的紋飾,在寧封子的手中閃耀著,蘇塵十分確定自己沒有看錯!

    之前,蘇塵和空劍派的弟子曾經看到過這樣的紋飾,畢竟他們曾經騎過空玄子的契約靈獸,十分顯眼的紋飾,蘇塵就算是想忘都忘不了,蘇塵只能將所有的事情都串聯在一起不斷地思考,一個大單的想法,在蘇塵的腦海之中形成,蘇塵簡直不敢相信!

    蘇塵知道一種經濟的法術是能夠將契約靈獸的紋飾進行短暫地復印的,而且這種復印會帶著御獸人的精血的氣息,蘇塵瞬間就懂得了寧封子的想法了,怪不得之前那個空劍派的掌門對寧封子說,這還是神獸大人第一次對兩個御獸人都感興趣呢,原來從頭到尾都只有一個!

    接下里,寧封子說的話,更是驗證了蘇塵的想法,寧封子不慌不忙地自言自語地說道,“反正只要再使用空玄子的精血進行靈獸契約的下定的話就可以了,之前可都是這么做的,不過,沒想到只是偶然而已,居然讓我發現了神獸大人居然對空玄子那么地特別!”

    一邊說著,寧封子再次使用了自己的契約印,朝著白色的梅花鹿蓋了過去,對梅花鹿說道,“神獸大人,這下您應該會同意成為我的契約靈獸了吧!”但是,御獸人最重要的契約靈獸的契約印記上面的御獸人的氣息怎么可能這么輕易地就被掩蓋了呢!

    靠著別的御獸人的氣息,的確能夠短暫地欺騙靈獸,進行短暫的接觸,但是最后重要的和契約靈獸進行結契的事情,怎么可能這么輕易地就打成呢!在契約印記過去的瞬間,對面的白色的神獸,還是對寧封子的氣息有著強烈地排斥,神獸不喜歡寧封子!

    寧封子有些氣急敗壞,現在還有一個方法,就是利用一下自己的空玄子師弟,讓空玄子師弟和神獸大人進行契約的簽訂,這樣的話,真的是將所有的事情都完美的完成了,那么,還有一個方法,就是將自己的事情告訴空玄子!

    蘇塵在旁邊看到了所有的一切,也知道了所有的事情的來龍去脈,原來,未來的獵獸人的首領,就是通過這種方法將神獸給搞定的啊!想到了這里,蘇塵想起來了空劍派的現在的掌門,難道現在的掌門人的死亡,和寧封子也是有關的?

    但是,就算是能夠看到,蘇塵也不能夠進行改變的,這所有的一切,蘇塵只能在旁邊旁觀!之后,寧封子眼神陰沉地看了白色的梅花鹿一眼,之后轉身就離開了這里,白色的神鹿的圓溜溜的眼睛神圣又疑惑的光芒,好像是奇怪,怎么是同樣的御獸人的氣息。

    然而,簽訂契約的御獸人的契約印記的氣息卻是完全不同!寧封子離開了這里之后,顯示到處尋找空玄子的存在,卻都找不到,寧封子知道空玄子的性格十分地不安定,會到處跑,偏偏這個時候找不到人了,真是氣人!

    于是,寧封子就先去找空劍派的掌門師父了,這個時候,空玄子正好從空劍派的掌門師父那里走出來,寧封子的心中一凜,剛剛他強行和神獸簽訂契約的動靜是不是太大了,讓師父發現了他真實的樣子?寧封子懷著忐忑不安的心情,裝作了平靜的樣子。

    走上前去,裝作不經意的樣子,寧封子詢問空玄子說道,“空玄子,是不是你又闖禍了,師父和你說了什么?”空玄子卻是吐了吐舌頭,假裝傷心地對師兄反問地說道,“師兄,難道在你的心里,你的寶貝師弟就是個闖禍精嗎?師父明明是讓我好好地輔佐你!”

    寧封子心里松了一口氣,親昵地打了空玄子的腦門一下,對空玄子說道,“好,這次是師兄錯怪你了,我現在找師父還有事情,你先回去練劍吧!”空玄子點了點頭,示意自己的知道了,就轉身離開了。寧封子進去了掌門的房中,先是朝著師父行禮。

    那掌門詢問寧封子說道,“怎么樣,和神獸大人結契成功了嗎?”寧封子的心里千回百轉,而后,寧封子對掌門師父裝作為難的樣子,對師父說道,“師父,那神獸好像是受傷了,可能是上次空玄子師弟照顧神獸大人的時候,沒注意的時候弄傷的!現在無法結契!”

    蘇塵可是看到了所有的事情的經過,沒想到這個家伙這么地不要臉,居然把所有的事情都推到了空玄子的頭上,真的是!蘇塵都震驚了,原來過去的空玄子是被你瘋子欺騙了,他從頭到尾的愧疚都是不該存在的!

    掌門一想空玄子的個性,卻是疑惑地皺眉,自言自語地說道,“應當不會把,空玄子雖然大大咧咧的,但是空玄子對靈獸是最看重的,怎么會?”寧封子心里一咯噔,立刻補充說道,“也許是不經意!或者,也許是神獸大人不小心自己受傷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