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小說網 > 神瞳醫少葉修楚雨蕁 > 第1621章 翩翩公子
“好了
冷冰冰撂下兩個字,青回扭頭就走。
元堅母親追上他,“青先生,我兒子這就好了嗎?會不會留下什么后遺癥?他還需要什么注意事項嗎?要不要忌口?要不要吃點什么補一補?還用輸液補充體液嗎?”
青回嫌她啰嗦,不耐煩道:“不用
他大步朝樓下走去。
元堅母親見他不禮貌,對他也沒有什么好感,喚了傭人送他出門。
她返回樓上臥室,見元堅不再叫嚷疼痛。
往常這個時間他該上吐下瀉了,這次沒吐也沒泄,只是渾身皮膚蠟黃,整個人都汗淋淋的,虛弱得像剛死過一回似的。
臥室里散發著一種難聞的氣息,像汗臭味,又有點尸骸的氣味。
元堅母親不敢開窗通風,急忙走到床邊問元堅:“小堅,你難受嗎?要不要叫醫生?想吐嗎?”
元堅無力地搖搖頭,“很累,不怎么難受了,不想吐
元堅母親暗暗松了口氣,“那人性格雖然古怪,倒是有點本事
元仲懷從隔壁房間走過來。
身份原因,他一直沒露面,躲在隔壁房間,用隱形監控觀察這屋里的一切。
隱形監控錄下的畫面還可以做證據。
若元堅的病治不好,或有生命危險,可以拿青回問罪,還可以借此彈劾元峻。
一舉兩得。
元仲懷讓傭人端來一杯溫水,喂元堅喝下。
他在床邊坐下,拿起毛巾幫元堅擦掉臉上汗珠,問道:“小堅,感覺怎么樣?”
元堅虛弱地答:“好點了
“衣服脫掉,換個房間睡會兒?”
元堅搖頭,“我現在渾身無力,不想動,就在這房間睡吧
“好
忽然想到什么,元堅皺眉問:“爸,青回那只蜈蚣從哪里出來的,您看清楚了嗎?”
元仲懷道:“之前給你找的幾個巫醫,聽他們說,有種蠱叫本命蠱,養在蠱主體內。召喚時,要么從口中出來,要么從肛門出來。我在隱形監控里看到那只蜈蚣是從青回褲腰里鉆出來的……”
話未聽完,元堅忽然哇地一聲吐起來。
噴了元仲懷一身。
元仲懷連忙站起來。
這次吐的不是之前那種米湯樣的嘔吐物,是泛黑的,巨臭,像下水道里漚了幾百年的垃圾淤泥。
元仲懷慌忙問:“小堅,你怎么樣?”
元堅母親也嚇得面容失色,趕忙過來攙扶元堅,幫他擦嘴邊的穢物。
元堅捂著胸口搖頭,“不難受
元仲懷忍著巨臭,盯著那嘔吐物分析道:“那這應該是余毒。你在獅市得的這個腸胃炎,很是奇怪,西醫解不了,中醫解不了,巫醫也解不了。這個叫青回的愣頭青,卻能解。要么是他醫術高超,要么給你下毒的人是他
元堅仔細想了想,“我跟他沒接觸過。我去找元峻的時候,他早就走了,應該不是他
“我派人查查他離開獅市的時間
元仲懷從兜中掏出手機,撥給副手,安排下去。
放下手機,元仲懷把元堅抱去隔壁房間。
這間臥室太臭了,能把人熏暈。
一通收拾,夫婦倆把元堅安頓好。
元堅漱完口道:“爸,顧家藏龍臥虎,能人輩出,遠比我們想象得更可怕。隨便叫來一個,都遠勝我們找到的奇人異士。這種人,要么除掉,要么收為己用。除掉顯然不現實,只能收為己用。若能收為己用,正好可以與元峻平分秋色
元仲懷睨他一眼,埋怨的口吻說:“顧家不缺錢,想收為己用,只能聯姻。之前讓你追蘇星妍,你追不上。讓你追秦悅寧,你嫌她像個假小子,不肯出手。楚韻早就有男朋友,你也沒戲。你說吧,怎么收為己用?”
“我研究過,楚家的長子楚曄未婚,正好我妹妹畢業回國了,讓她去。楚曄母親是顧南音,顧南音是顧北弦的親妹妹,搭上楚曄,就是搭上顧家。楚家、顧北弦家、顧謹堯家,還有云家、陸家,幾大家族,是京都城最大最殷實的家族,幾十年來長盛不衰
“楚曄未婚,不代表沒女朋友。萬一小伙子有女朋友,你妹妹怎么好意思上?”
元堅眼睛微瞇,目露寒光,“沒有女朋友更好,若有,想辦法趕走。我妹妹上也得上,不上也得上,由不得她
元仲懷思忖片刻,“也行。楚曄模樣斯文,家教良好,能力出眾,配得上你妹妹
三日后。
元堅的妹妹元娉,出現在楚曄會去的慈善拍賣會。
她沒像往常那樣盛妝著華貴禮服,只略施粉黛,穿簡單的白襯衫黑色長褲黑色高跟鞋,頭發也利落地盤起,是寫字樓高級白領的打扮。
她背著一只小眾牌子的黑色法棍包,悄無聲息地坐到楚曄身畔。
位置是她哥哥元堅提前安排好的。
并不看楚曄,也不同他說話,元娉低頭翻看手中資料,神色安靜。
今天這場拍賣會所有拍到的善款,將用于白血病兒童的治療。
每個人身上都有痛點。
想拿下一個人,從他身上的痛點入手,事半功倍。
楚曄的痛點就是年少時,他父親白血病突然復發,這對一向幸福的家庭是巨大變故。
父親倒了,嬌氣倍受寵愛的母親不得不站出來,用單薄的肩膀接住整個楚氏集團的經營大權,而他年僅十幾歲,便開始介入公司經營。
上要照顧病父,輔佐母親,下要照顧雙胞胎妹妹,還要兼顧學業,可謂是早早當家。
元娉本來挺排斥這門親事,眼下對楚曄了解多了,突然對他生出好感。
她拿眼角余光悄悄打量他一眼。
見他五官俊朗,氣質斯文,簡單的白襯衫黑西褲被他穿得氣度不凡。
他身上有一種很特別的氣質,干凈、溫厚、儒雅,正所謂翩翩濁世之佳公子也。
那氣質讓她十分舒服。
想靠近。
這是個善良、穩重、靠譜,心懷大愛的男人。
元娉不由得輕勾唇角,心中漾起圈圈細微的漣漪。
她清楚,自己對這個年輕英俊的精英男有好感。
拍賣會很快開始。
家境原因,元娉要低調,她只舉牌競拍一些價格不太昂貴的拍品。
楚曄是真心做慈善,想幫助偏遠地區那些得了白血病卻沒錢治療的兒童。
父親患病的原因,他知道白血病是多么可怕的病,多需要錢治療。
幾輪競拍下來,元娉只拍了一枚六萬塊的紅寶石胸針。
楚曄則拍了一套祖母綠項鏈和耳飾,一只翡翠手鐲,一枚鉆石胸針,共花費九千萬。
許是經常參加這種義拍,九千萬甩出去,楚曄面不改色。
元娉不由得暗暗敬佩。
許多生意人或者明星來參加義拍,是為了做樣子,為公司鍍金,或者打造人設,假拍假捐層出不窮,楚曄卻是真善良。
離場時,元娉腳下一崴,身子朝楚曄身上倒去。
楚曄眼疾手快,急忙伸手扶了她一把,低聲道:“小心
元娉見好就收,立直身子,沖他淺淺一笑,“謝謝你
不加稱呼,表明她不是有備而來。
楚曄紳士道:“小事,不用
他扭頭吩咐身邊助理,讓他去和拍賣會的人交接,付款。
接下來參與拍賣的大佬和明星,要上臺拍照留影,用于宣傳,也是互相結交人脈的一種方式。
楚曄沒去。
他年輕英俊,家世顯赫,每次來這種場合,經常會被年輕漂亮的女明星搭訕。
教養原因,剛開始他還禮貌回應,久而久之,有點煩。
有的女明星做事沒下限,故意蹭他的熱度,甚至騷擾他,試圖傍上他。
沒多久,楚曄坐進自己的車里。
司機發動車子。
楚曄拿起手機撥給母親顧南音,“媽,今天拍了一套祖母綠項鏈和耳飾,一只翡翠手鐲,一枚鉆石胸針,是民國名媛嚴茹婉的藏品,她一百零九歲仍健在,等會兒回家送給您
顧南音笑道:“我兒子長大了,這么孝順,這是希望我也像嚴茹婉老太太那樣長壽嗎?”
“希望媽媽比她更長壽
“媽媽不缺珠寶,留著送你未來的女朋友吧
楚曄腦海中驀地浮現出一張清瘦潔白的面孔,那女孩有雙彎彎的笑眼,笑起來干凈美好。
掛斷電話,楚曄把手機放到一邊,低眸去拿裝有首飾的保險箱,卻瞥到肩膀有一抹淡淡的紅。
那紅雖淡,但在白襯衫卻十分顯眼。
楚曄思索一瞬,想起是在慈善拍賣會時,扶的那個姑娘蹭上去的。
他微微一笑,搖搖頭。
伸手打開保險箱,剛要取首飾盒,卻看到自己腰帶上纏著一只精致婉約的長耳墜,上面鑲著幾顆小粒鉆石,散發瑩瑩微光。
他拿起那只耳墜,盯著看了幾秒。
這耳墜應該是拍賣會扶過的那姑娘的,跌倒時落到了他腰帶上。
剛要安排助理聯系她,還給她,手機響了。
楚曄接聽,手機里傳來元娉著急的聲音,“你好,楚先生是嗎?”
“對,我是楚曄
“楚先生有沒有看到我的耳環?那只耳環對我很重要,是我外婆送我的十八歲成年禮物
楚曄低眸打量手中耳環,“有,在我這里
“你還沒離開酒店吧?能稍等我一會兒嗎?我馬上去找你
楚曄看向窗外,道:“可以,我讓司機把車開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