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小說網 > 商海局中局 > 第628章 說不清楚
    賈東明二話不說,拔腿便走,可走出了十多步,見邱明良沒搭理他,卻又停了下來。低著頭思忖片刻,把牙一咬,轉過身來,而且,臉上還帶著燦爛的笑容。

    “老邱啊老邱,你是一點面子都不肯給我呀,多虧這島上就咱們老哥倆,否則,讓我這張老臉往哪兒擱啊。”

    邱明良聽罷,緩緩將書放下,平靜的道:“你最大的特點就是不要臉,所以,那張臉擱在哪兒都成,放在案板上,或是丟進馬桶里,區別并不是很大。”

    賈東明訕笑著,重新在小馬扎上坐定,嘆了口氣道:“知我者,老邱也!說起來,我這張臉確實不值幾個錢,但也不能真給扔進馬桶里呀,好歹遇事還得撐給門面嘛。”說完,掏出雪茄煙來,主動遞給邱明良一根。

    “謝謝,抽不慣那洋玩意,你自己享受吧。”邱明良說道。

    賈東明笑了下,將雪茄點燃,然后斟酌著說道:“好吧,遇到你,要不要臉也無所謂了,我認栽!”

    邱明良將雙手抱在胸前,冷冷的道:“行了,別扯這些沒用的了,有什么話直說吧。”

    “今天早上,高原被監察委的人帶走了,這事你知道吧?”賈東明試探著問道。

    邱明良搖了搖頭:“我每天都在這島上曬太陽,什么都不知道。”

    賈東明無奈的一笑:“好,就算你不知道,那我現在告訴你,也不遲呀。”

    “告訴我也沒用,監察委員會是省紀監委垂直領導的,就算我還是常務副市長,也管不了人家的事。”邱明良的態度仍舊冷淡。

    賈東明咬了咬牙:“別把話說得這么絕嘛,高原這個小兄弟,還是挺不錯的,人也機靈,你不是也挺喜歡嘛,還說要重點培養下,現在出了這么檔子事,總不能見死不救吧?”

    “別說我沒這個能力,就算有,也不想救,這小子向來是個騎墻派,兩頭邀功,多面買好,總幻想著在各方勢力中游刃有余,天下哪有這樣的美事啊?摔個跟頭挺好,就算是吃虧長記性了吧。”邱明良冷冷的道。說完,略微想了想,又笑著說道:“不對啊,以你賈二哥的能力,這點事還辦不了嘛?監察委那幾頭蒜,你輕松就可以擺平啊。”

    賈東明苦笑:“你就別說風涼話了,我這兩下子,你還不清楚嘛,絕對的狐假虎威呀,要說在云州政界說話有分量,你老邱說第二,誰敢稱第一!”

    “陳國秀就敢嘛,那老家伙在云州可以說是一手遮天嘛,連你不也經常舔他的臭腳丫子嘛,給他打個電話唄,未來姑爺被辦了,他保證使出全力營救。”邱明良面帶微笑,可語氣卻充滿了嘲諷。

    賈東明搖了搖頭:“陳老已經退了,哪有你說話管用呀?”

    “他是老驥伏櫪,老當益壯,人老心不老,我是讓人抓了小辮子,丟官罷職,名聲都臭了,哪里比得上他老人家呀,還是找他吧,我記得當年你差點認他當干爹呢,要不是領導干部不允許收干兒子,沒準你們現在就是父子了,你恨不能給他披麻戴孝,養老送終,比伺候親爹都要孝順 要孝順!這點小忙,肯定能幫你。”

    賈東明的臉上一陣紅一陣白,額頭的青筋都突突的跳,但還是強忍著沒有發作,只是嘆了口氣道:“老邱啊,你這張嘴,真是罵人都不帶臟字啊,不過,我今天就是來負荊請罪的,隨便你罵,只要你能出氣,就是指著鼻子靠我媽,我都沒意見!”

    邱明良聽罷,卻哈哈的笑了。

    “老賈啊,你明知道我是個得理不饒人的脾氣,居然還能主動找上門來,這不是你的作風啊!正常情況下,你應該是先打一巴掌,再給甜棗的,可今天這是唱得哪一出啊,巴掌沒打,先把甜棗端上來了,這里面,肯定是有什么說道呀?”

    賈東明把雙手一攤:“能有什么說道,咱哥倆本來就不該鬧成這樣呀,畢竟是兄弟嗎,我這當哥哥的一時有些糊涂,有做得不對的地方,你就多多擔待唄。”

    “不對!你少來這套,到底怎么回事,誰能給你施加這么大的壓力呢?我想一想啊陳國秀不太可能啊,你那不過是口頭上的孝敬,其實心里根本沒把他當回事,絕對不會因為他的命令而主動跑來找罵的,蘇煥之那就更不像了呀”

    “你就別猜了,誰也沒有,我是真心真意想把高原一把,所以才來找你的。”賈東明信誓旦旦的說道。

    邱明良卻把臉一沉,指著賈東明的鼻子喝道:“滾犢子吧,你是個什么貨色,我還不清楚嗎?這種話,糊弄三歲孩子可以,想在面前打馬虎眼,省省吧?趕緊滾蛋,我沒工夫搭理你!”

    賈東明真有點惱了,本就蒼白的臉色,看上去有些瘆人,他幾乎是從牙縫里擠出一句話來。

    “老邱,面子我給足你了,別沒完沒了好嗎?你以為我真怕你不成?”

    邱明良冷笑一聲:“我不需要你的面子,更不在乎你怕不怕,開弓沒有回頭箭,既然較量開始了,在沒分出勝負之前,誰也不能停手,有什么招數,放馬過來就是,我奉陪到底。”

    賈東明深深吸了口氣:“好啊,那咱們就打個賭,一個禮拜之內,我就把高原弄出來,如果輸了,我跪在你面前,學三聲狗叫,如果你輸了,也照此辦理,敢不敢?”

    邱明良很認真的點了點頭:“好主意,我倒要看看,你這條陳國秀的大黑狗,叫得有多好聽!”

    賈東明哼了一聲,不再說什么,起身便走。

    邱明良看著他的背影,嘴角掠過一絲冷笑,聽著摩托艇的聲音漸漸遠去,這才拿出手機,撥通了一個電話。

    “怎么樣?高原那邊有什么突破嗎?”他問。

    “沒有,我壓根就沒再審他,先晾幾天再說唄。”韓江平靜的回答道。

    邱明良嗯了聲:“好,你記住了,哪怕是文謙書記和蘇煥之給你打電話,高原也絕不能放,至少一個禮拜!”

    韓江呵呵的笑了:“其實,以目前掌握的材料,就是兩個禮拜都沒問題,除非劉遠軍活過來,否則,他這點事很難說清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