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中的那位中奶奶人,以前,當過武逸的教練。
四目相對。
武逸站直身體,同時也悄悄松了一口氣。
剛才,他果然聽錯了。
蔣學員才第一天報到,怎么可能帶男朋友進來。
就算她想帶男友進來,基地的門衛,也不可能放人。
中年夫婦,此刻也注意到了門口的武逸。
看到武逸的身影,躺在床上的中年人,好奇看向他:“小武,你來得正好,我聽說,你帶的學員,今天在離心機上出了事故,而且,我還聽說,你帶的學員一點事沒有,反而你傷得不輕。”
武逸:“......”
被自己曾經的教練,當面問話,武逸尷尬得恨不得找個地縫鉆進去。
......
學員宿舍。
蔣翩枝打量面前兩室一廳的宿舍,她不由得皺眉。
兩室一廳?
訓練基地的學員宿舍,條件這么好嗎?
會不會太夸張的一點,畢竟,這間宿舍,本來只有她一個人住的。
察覺到她的疑惑,賀厲存咳嗽一聲:“如果你不習慣的話,我在附近重新買個住宅,這樣也方便些。”
“不用,這宿舍很好。”蔣翩枝沒再多想,打斷賀厲存的話:“我去洗個澡,你累的話,先休息吧。”
賀厲存:“我不累,我等你。”
宿舍樓外。
幾名男學員,不由得揉揉眼睛,盯著1棟宿舍出入口的方向。
剛才,他們好像看到賀教練,跟蔣學員一起進去了?!
啥情況?
幾名還沒談過戀愛的男學員,對視一眼。
然后。
得出了一個結論。
賀教練肯定是不放心蔣學員,才親自送她回來的!
他們雖然看不慣蔣學員這個走后門的插班生。
但他們還不至于亂傳別人的男女關系。
這種行為,太卑劣。
再說,賀教練比蔣學員大了不少,他倆怎么可能。
只是。
等第二天一早的時候。
跟蔣翩枝一個班的學員,一早出門,去操場集合的時候,就看到了賀教練跟蔣學員一起送宿舍出來的身影。
看到他們兩人一起出現。
一群直男忍不住感慨:“賀教練也太盡職盡責了!沒想到,他這么關心我們這些學員,竟然為了一個新人的安全,親自去接她出來訓練。”
“對啊,賀教練也太盡責了,我想,如果昨天在離心機上出意外的是我們,賀教練肯定也一早來接我們!”
“賀教練真是我見過最關心學員的教練了!”
說到激動。
這群剛剛畢業的年輕人,感動得眼眶都濕潤了。
看到遠處。
蔣學員差點在雪地滑倒,賀教練伸手去攙扶她的樣子,這群年輕人更感動了。
如果摔倒的是他們,賀教練肯定也會這么做吧!
真是太令人感動了!
擦著眼角的濕潤,這群年輕人快步跟了上去。
不過。
不知道怎么回事。
在他們沖上去,插在蔣學員與賀教練之間,跟他們打招呼時。
他們怎么突然感覺,周圍的溫度,似乎又下降了好幾度似的。
脖子也感覺有點涼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