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小說網 > 容妃嬴兒 > 第1865章 不凡公子
“那又如何?”劉大公子收斂了笑容,緩緩走到他面前,拉出一把椅子坐下,“這位大人,我雖然不知道你們具體是什么人,但從你們的一舉一動來看,必然是朝廷上的大官。我也不想解釋太多,我爹現在被陳林那個混蛋牽扯進了一灘渾水之中,如果你們能救他,那就太好了。而我所求的也僅此而已。”
“這好像與你往日展現出來的樣子很不一樣了。”何聞強忍著疼痛,說話的聲音也比平時低沉了很多,“劉大公子,在我眼里你一直都是一個紈绔子弟。自從咱們相識以來,你每天除了吃喝嫖賭之外,什么也不會。怎么今天突然說起了正經事?”
“沒辦法,誰讓我爹一直惦記著我,我也惦記著他呢。”劉大公子十分坦然,“如果我老爹不是為了我,也不至于去弄那么多錢。如果不是為了我,他也不會和陳林共事那么長時間。說到底,這一切都是我的原因。而我也答應過父親,一定要好好活著。他對我根本沒有任何期望,只要我能好好活著就行了。”這番話透露出劉大公子心中的無奈和悲涼。
作為一個男人,他也想去建功立業。可奈何劉老太公卻絕不肯讓他涉足外面一步。用老太公的話說,他是做官的,所以他的兒子也不能去做其他的事情,必然要再度步入官場。可是這官場之中風云變幻,太過兇險。尤其他還擔心兒子本性雖然頑固但卻純良,會成為別人利用的工具。因此在那個時候,劉老太公就對他的兒子說過,這一輩子什么都不要干,家里會有他用之不盡的錢財,而他能夠好好活著、壽終正寢就足夠了。
“沒想到耽誤你的人竟然還是你親爹。”霍顯舉覺得這有些可笑。然而何聞卻能夠理解,“其實你不知道,在軍隊之中有不少人都和他處于同樣的境地。只是后來發生一些變化,他們才不得已加入軍隊的。原本我總認為這些人加入軍隊的目的是為了混吃混喝。可是等我們真正到了戰場上,我才明白大家的能力都非常強。而且往往這種人更加奮力也更加不要命。”
“真沒想到你會給他這么高的評價。”霍顯舉微微一笑,轉而對劉大公子問道,“如果我們現在奪了你的腰牌,而不與你做這種交易,你覺得可以嗎?”
“那當然可以,”劉大公子笑得有些無奈,但他的回答依然堅定有力,完全看不出前幾天他還被人揍得半死不活,“這位大人,現在連我的小命都攥在你們手里,別說是一塊腰牌,你要什么我不都得給嗎?不過我看你們幾個也都是正派人士,應該不會這么為難我,對吧?”
“若是你看錯了呢?”霍顯舉的眼睛里忽然閃過一抹凌厲的光芒,而這一幕也確實嚇到了劉大公子,他整個人控制不住地顫抖起來。但明顯能看到他的內心還在掙扎,因為他那雙手緊緊攥住拳頭壓在膝蓋上。“你們真的要殺我,就不會救我了。或者在你們看來,我爹已經失去了利用的價值。如果是這樣的話,還請你們將我送到大牢里,讓我和老爹見最后一面就足夠了。”
“你錯了,你爹已經被放出來了。”何聞干脆地告訴他劉老太公被釋放的全過程,以及后續發生的事情。大公子聽過之后頓時熱淚盈眶,“這樣的話我就沒什么遺憾的了。既然我老爹已經轉危為安,那你們想怎么樣就怎么樣。當然,如果咱們可以把這個交易完成,我會更高興的。”
“聽你這話,可不是求人的語氣啊。”霍顯舉打趣道。
大公子搖搖頭,“我這一輩子都沒求過人,上次你們救我也是你們自己愿意的,與我沒有任何關系。我只能說,有些驕傲是刻在骨子里的,明白嗎?”的確,大公子又恢復了他之前的那副德性,然而他的模樣在二人眼中卻顯得有些可愛。
“行了,沒有人會為難你。”霍顯舉因為心中還有其他的事情需要思考,也沒有和他繼續糾纏下去的想法,便將腰牌拿了起來,隨后給出承諾,“我之前就想過,如果有機會會把你的父親從這個漩渦中帶出來。但到底能否做到,我不能給你任何承諾,可我會盡力的。”
“那就足夠了。”劉大公子確實別無所求,“有些時候你能拉一把,可能我爹就能保住一條命。好了,該說的說完了,該做的也做完了,我就得回去繼續享受生活了。”
“你站住!”何聞雙目一凜,“怎么,你還想繼續在這里吃喝玩樂嗎?”
“那是當然,我要不在這吃喝玩樂,你們各位不就暴露身份了嗎?”劉大公子這番話看似是在講道理,但實際上比強詞奪理還讓人不快。何聞真恨不得站起來給他幾個大嘴巴子,讓這小子知道應該怎么說話。然而,身上的傷口只要稍微一動就鉆心地疼,再加上用藥后那如烈火灼燒的刺激感,讓何聞幾乎動彈不得。這一刻,他才深刻理解了霍顯舉之前的告誡——不要輕舉妄動。畢竟,他現在連基本的行動都困難,更別提去抓人了。
“行了,你們接著忙,我還得配合你們演戲。”劉大公子邊說邊搖頭,“說真的,以我的身份來做這種事的確非常不可思議。但想一想,各位既然救了我又救了我爹,那配合你們一下也是情有可原的。這就算是償還人情了。你們也不必再給我多余的費用,我也不會向你們索取任何一分錢。當然了,我的生活質量不能改變。”話說完,劉大公子瀟瀟灑灑地走出了房間,只留下霍顯舉和何聞面面相覷。
“不要臉的人見得多了,像他這種既不要臉還能強詞奪理的,實在是天下僅有。”何聞憤憤地說。然而,他突然感覺到這位劉大公子身上有一些非常特殊的氣息。“霍大人,你有沒有想過把他帶入朝廷?如果由他來做一任官員的話,會不會特別有意思?”
“會不會有意思我不知道。”霍顯舉搖了搖頭,“但如果出了一點點差池,恐怕陛下會把咱們兩個都拆成碎片。”
“像他這種人,當做朋友可以,認成大哥也行。唯一不能做的就是讓他去辦正經事。但凡是正經的事,一次兩次由他自己主動去做還沒問題,甚至會辦得更好。可若是受人指派,準保會把事情弄得一塌糊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