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小說網 > 偏要搶免費閱讀 > 第1253回 我沒有分居的計劃

明悅被姜若的這個說辭弄得皺起了眉,冷暴力么?她其實來不及思考太多,只是覺得像之前那樣吵架太傷精力了,她本來就不是個擅長吵架的人,再來幾次可能就把她掏空了,而且周仁根本不講理,張嘴就是威逼利誘,吵也吵不到點兒上。
所以她就想,還不如冷一段時間,誰都別搭理誰。
仔細一回味,好像是有些冷暴力吧——但,同樣的手段,周仁之前也用過啊。
她想著跟他談分開的時候,周仁躲了她很久,不見面不聯系,也不回她的消息,不也是冷暴力么,她現在最多算是以彼之道還施彼身。
“冷暴力就冷暴力吧,不想和他溝通。”明悅靠在座椅上,想起周仁的態度就一陣煩躁,“他只會威脅人,沒什么好聊的。”
姜若:“……他又威脅你了?拿什么威脅你?陳博遠?”
明悅:“不然咧。”
姜若:“氣話吧?他心里應該清楚吧,再動陳博遠一次,你倆真就快玩完了。”
明悅:“不知道。”
她的語氣不自覺地低落了許多,“我不了解他。”
姜若:“……”
“下午的時候,陳博遠給我發了微信。”前排一直沒說話的南絮,再三斟酌之后,還是開了口。
她從后視鏡里看著明悅,輕聲說:“周仁去找過他。”
明悅的臉色頓時更加緊繃了:“他又做什么了?”
南絮:“你先別擔心,沒做什么,他就是去提醒陳博遠,以后不要聯系你,不要在你面前出現。”
其實明悅本來也沒想過再跟陳博遠見面或者是頻繁聯系,錯過了就是錯過了,現在他們各自都有孩子了,要對各自的家庭負責,保持邊界感,不適合過多來往。
可是,她主觀上選擇不和陳博遠見面,跟周仁去脅迫陳博遠,意義是完全不同的。
明悅是真的很不喜歡周仁這種用權勢打壓別人的做法,跟那個人是不是陳博遠也沒太大的關系,換成是別人,也一樣下頭。
明悅沉默了很久都沒有說話,她的手垂放在膝蓋上,攥得很緊。
姜若見狀,拍了拍明悅的肩膀,感慨似的說:“周仁這個人是挺狠的,也夠陰的,你暫時跟他分居是對的,還是好好考慮一下吧,畢竟是一輩子的事兒呢。”
“陳博遠那邊,你們幫我留意一下吧。”明悅深吸了一口氣,對姜若和南絮說,“要是他遇到什么狀況,記得告訴我。”
至少,不能再讓陳博遠因為她的關系遭受什么無妄之災了。
“行,沒問題。”姜若答應得很干脆。
南絮也“嗯”了一聲。
——
晚上,明悅和姜若還有南絮久違地吃了頓火鍋,點的的外賣送上門的。
明悅一直都很喜歡在家里吃火鍋,先前在美國的時候,她放假去姜若和南絮的公寓,經常會叫海底撈的外賣,一邊吃一邊看電影,喝點小酒。
后來跟周仁住在一起,這種日子就不復存在了,別說在家吃火鍋了,她就是在外面吃火鍋,都得趁周仁不在的時候吃——如今一想,不知不覺中,她也為這段關系做出了不少妥協。
明悅覺得自己沒什么對不起周仁的地方,就算周仁喜歡她,那也不是他背后做那些事情的理由。
姜若和南絮吃完火鍋之后幫她收拾了一下就走了,明悅洗了個澡躺下,很快就沉沉地睡過去了,她這人就是心比較大,可能是從小到大也沒有經歷過太大的挫折和打擊,所以遇到事兒之后也不至于失眠或者吃不下飯,雖然在因為周仁的事兒煩心,但這一晚上她也沒少睡。
明悅睡到第二天早晨九點半才睜眼,八個多小時的睡眠時長讓人神清氣爽,要不是肚子餓了,她應該還能再睡一個多小時。
明悅摸起手機點了個外賣,下好單之后,習慣性地打開微信看了一眼。
未讀消息很多,她最先看到了周仁的,隨手點開,是昨天夜里十一點鐘的消息。
周仁:【你沒在家?】
周仁:【去哪里了?】
周仁:【我沒有分居的計劃。】
周仁:【自己回來還是我去接你,給你一天的時間。】
明悅看到這條之后直接笑了,他還命令她,好大的口氣。
不過,看周仁這意思,他也回北城了?
明悅沒回他的消息,單看他發來的這些微信就知道他情緒還沒冷靜下來,回一句就沒完了,又是無休止的爭吵,挺煩的。
明悅扔下手機,起床去洗臉刷牙了。
洗漱完之后,正好聽見了一陣門鈴聲,明悅抓起手機,快步走到客廳去開門。
“謝——”
明悅以為是外賣送上門了,開門的同時準備動手去接,謝謝都到嘴邊了,才發現站在門口的人并不是外賣配送員,而是周仁。
周仁穿著一身黑色的西裝,連襯衫都是黑的,這裝束讓他整個人多了幾分陰郁的氣息。
他的眼底有紅血絲,平時習慣性掛著微笑的臉上,現在一點兒表情都沒有,像一座冰山,帶著凜冽的寒意,靠近他就會被凍死。
明悅動了動嘴唇,想問他怎么知道她在這里,轉念一想又覺得這是句廢話。
當初她從這里搬去潤上居的時候,還是周仁幫忙的,他要找過來豈不是易如反掌。
但明悅挺不想讓他進來的,于是就這么堵在門口不給他讓路,周仁也不開口說話,兩人就這么對視著,四周的氣壓很低。
不知道過了多久,外賣配送員的到來打破了這份沉寂。
“請問是明悅女士嗎,您的外賣。”
“是的是的。”明悅應了一句,從配送員手中接過了早餐,說了一句“謝謝”。
配送員送到餐之后就坐電梯走了,周仁看了一眼明悅手里的保溫袋,越過她,徑直走進了客廳。
明悅看著他就像回自己家似的,不悅地蹙起了眉。
雖然周仁進來了,但明悅沒打算理會他,她直接帶著外賣去了餐廳,準備先填飽肚子。
然而,她剛坐到餐桌前把外賣拿出來,周仁也過來了。
周仁剛進來餐廳,就聞到了一股有些刺鼻的味道。
他下意識地皺起眉來。
明悅注意到了周仁的這個表情,便開口提醒他:“受不了可以先出去,我昨晚在家吃了火鍋。”
周仁沒走,停在餐桌對面,目光看向她手里的油條,“你就吃這個?”
明悅:“有問題?”
周仁:“油炸,沒營養價值。”
明悅:“我樂意。”
周仁:“對孩子不好。”
明悅重復:“我樂意。”
周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