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小說網 > 姜嫻顧珩 > 387 仗勢
    今兒這事兒,姜嫻哪怕事后回憶,還是覺得膈應。

    這人,大家都叫她戲老師。

    她原來自然不叫這個名字,她是陳闌珊的曾經的三徒弟,后來出賣了師傅,往她身上潑了一堆臟水后,剽竊了陳家的戲曲寶典,以此為跳板,得了陳家對手的賞識,自此搖身一變,身價水漲船高。

    后來,她專門唱樣、板戲,前些年得了一些領導的賞識,專門為他們唱戲。

    自此,她名利雙收,紅極一時。

    戲老師的名頭也是那時候開始成了她的名字。

    原先,姜嫻在華都待過半年,隨同錢教授和吉教授來大劇院看戲曲的時候,也沒避諱過自己的身份,錢教授很賞識她這般,覺得她有戲曲人的風骨,因而每每帶她出去看戲曲,引薦那些個戲曲大家給她認識,甚至還會幫她主動介紹。

    那會子,姜嫻知道,雖說大家對她或詫異或好奇甚至有些異樣的目光,但畢竟她比并未真正涉足這個行當,所以,最多給大家增添了點兒談資。

    但如今不同了,姜嫻來到了華都,真正涉足了這個行當,雖然她自認是“業余”,但就專業的眼光來看,她絕不“業余”。

    其實,前陣子,姜嫻去拜訪錢教授的時候,錢教授就感慨道:

    “想不到,陳闌珊是個有晚福的,臨到老了,眾人都以為她完了,她倒是留下了傳承,這養老徒兒收的值當啊!”

    說完這話,她還問姜嫻:

    “小嫻,對戲曲這一行,你有什么打算么?實話跟你講,自你在大劇院成了刀馬旦兒,不知道有多少人跟我打聽你呢,還有人埋怨我呢,說我把活脫脫的一個大青衣給縱容成了刀馬旦兒。”

    “還有,咱京都大劇院的薛院長,你知道的,跟我是老友,他都問過我幾回了,問你愿不愿意改行來著。”

    錢教授其人,剛認識那會兒,姜嫻覺得她是個特別強勢的女子,而且似乎跟她師傅還有舊怨來著。

    但熟悉后,便知道這是一個性情中人。

    錢教授跟她講過她跟陳闌珊的“恩怨”,不過就是出于“恨其不爭”罷了。

    錢教授雖然也是戲曲家族出來的,但她的家族實則早就沒落了,她為了復興家族,吃了許多的苦楚,而陳闌珊,那般的作天作地,本來有那么好的機會,那些外人難以得到的傳承她唾手可得,把一切都作沒了。

    這一切都讓錢教授看不上。

    但她喜歡姜嫻,這些年兩人處的越發如朋友,姜嫻從她那兒也受益良多,兩人算得上無話不談。

    薛院長一直伺機讓姜嫻徹底拋棄大學學的中醫學科,而改行投入到他門下,全都是錢教授告訴姜嫻的。

    而姜嫻肯定不答應啊,不過她對戲曲這一行當也不是沒有規劃:

    “我想著,以后若是投緣,收幾個徒弟,把這樣的國粹傳下去。至于我自己,肯定是要讓薛院長失望了。”

    錢教授表情變都未變,姜嫻說的這些顯然在她意料之中,她還安慰姜嫻:

    “只要傳承在,戲曲就靈魂不滅,你若是不介意,回頭我幫你物色幾個?我有一個老友的孫女,很有靈性,但這丫頭挑師傅,我教過她,可惜,她不愛聽我講課,回頭我把她帶來你這兒試試?”

    姜嫻無可無不可:

    “成,但您可得跟她說說,我這個師傅沒啥名氣,她不嫌棄就好,而且若是正式拜師,上頭可還有師祖在呢,也得隨我回去給師祖敬茶。”

    錢教授自覺“塞人”成功,很開心,連連道:

    “應該的應該的,咱戲曲界最講究尊師重道了,她喜歡你著呢,我有一回帶她來看過你演的花木蘭,她回去一直念叨呢,讓她拜你為師,她準高興。”

    忽然,她又臉一拉:“這般,陳闌珊居然當起了師祖了?真可氣!”

    姜嫻哭笑不得,這也能比,錢教授不比她師傅桃李滿天下啊?

    不過,她知道錢教授的性子,說起陳闌珊,她瞬間就能起小性子。

    大約真是天性不合吧。

    于是乎,她打了個哈哈,迅速讓這事兒過去了。

    倒是,她臨走的時候,錢教授突然又舊事重提的提醒她:

    “原先你拜陳闌珊為師,只能說入了戲曲門,但如今登臺表演,那就成了戲曲人,有人惜才,自然也有看你不慣的,平日里警醒點兒,有才的人才會遭人嫉恨,莫要放在心上,小事兒你自己解決 自己解決。大事兒只管告訴我,我替你擺平。”

    “咱不惹事,但要是事惹你,也不怕事。”

    “只是,陳闌珊當時留了些破爛事下來,就是那時候踩著她得了名利的她那個曾經的三徒弟!最近正在打聽你呢,你小心點兒,她這兩年雖然不如前幾年輝煌,但瘦死的駱駝比馬大,我估計以她的心胸狹隘,一定會找機會去膈應你的。”

    話言猶在耳,這人就來了。

    今兒那女人眾星拱月,她剛下了臺,就被人叫了去,說戲老師要見她,結果她見到她的第一眼,她就用一種蔑視的眼神上下打量她,半晌,才慢悠悠道:

    “你就是姜嫻,陳闌珊的徒弟?陳闌珊早就被戲曲界除名,你身為她的徒弟,怎么能登臺?自然也該被除名才是。”

    這話一出,周遭一靜,倒是她身邊的那幾個人狐假虎威的跟著起哄:

    “對啊,陳闌珊是戲曲界的敗類,你這種敗類的徒弟,怎么能出現在這里?誰讓你在這兒表演的?你們薛院長呢?我倒要來問問他?”

    姜嫻自然不會理會這些犬吠,她靜靜的打量這女人,這女人看似臉上帶笑,但眉目間的惡意和刻薄卻是掩蓋不了的。

    她莫不是以為,憑著這般嚇唬,她就被嚇得屁滾尿流了吧?

    她這人不愛被人威脅,很不愛。

    想到錢教授說的話,她今兒個還就仗勢一回了。

    她就得看看,在華都,她有沒有本事把她趕回老家去。

    于是她冷冷淡淡的盯著她,輕啟朱唇,卻語句如刀,刀刀誅心:

    “你就是那個欺師滅祖的曲向菊吧?改名字做什么?怕別人發現你原先是什么人啊。”

    “別啊,按說咱倆是同門師姐妹呢,我是敗類的徒弟,你也是啊,我若是沒資格站在這兒,那你同樣沒資格。”無盡的昏迷過后,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星星閱讀app,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星星閱讀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鮮的空氣,胸口一顫一顫。

    迷茫、不解,各種情緒涌上心頭。

    這是哪?

    隨后,時宇下意識觀察四周,然后更茫然了。

    一個單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現在也應該在病房才對。

    還有自己的身體……怎么會一點傷也沒有。

    帶著疑惑,時宇的視線快速從房間掃過,最終目光停留在了床頭的一面鏡子上。

    鏡子照出他現在的模樣,大約十七八歲的年齡,外貌很帥。

    可問題是,這不是他!下載星星閱讀app,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

    之前的自己,是一位二十多歲氣宇不凡的帥氣青年,工作有段時間了。

    而現在,這相貌怎么看都只是高中生的年紀……

    這個變化,讓時宇發愣很久。

    千萬別告訴他,手術很成功……

    身體、面貌都變了,這根本不是手術不手術的問題了,而是仙術。

    他竟完全變成了另外一個人!

    難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頭那擺放位置明顯風水不好的鏡子,時宇還在旁邊發現了三本書。

    時宇拿起一看,書名瞬間讓他沉默。

    《新手飼養員必備育獸手冊》

    《寵獸產后的護理》

    《異種族獸耳娘評鑒指南》

    時宇:???

    前兩本書的名字還算正常,最后一本你是怎么回事?

    “咳。”

    時宇目光一肅,伸出手來,不過很快手臂一僵。

    就在他想翻開第三本書,看看這究竟是個什么東西時,他的大腦猛地一陣刺痛,大量的記憶如潮水般涌現。

    冰原市。

    寵獸飼養基地。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星星閱讀app為您提供大神霧眠的妖妃預備役的年代日常

    御獸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