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小說網 > 姜嫻顧珩 > 298 男人的面子
    顧珩今日在和姜大伯父一起來其山大隊的路上,本來已經打算好了。

    他準備趁此機會,自己私下里和葉書記談一談,好生把這兩人處理了。

    他是個生意人,哪怕為了這事,給其山大隊一些方便,讓些利益都無妨。

    但突然之間,他又不這么想了。

    許是跟媳婦兒時間在一起呆久了,兩人的行為便發生了同化吧?

    摸清楚了葉書記的心思,顧珩又抬眼看了一下周遭圍觀的眾人,腦子里幾乎是下意識的,就想起了媳婦兒裝可憐的時候梨花帶雨的臉。

    他不自覺的,就摒棄了自己之前的打算。

    于是,他便站在那兒,在聽到動靜,聞訊而來看熱鬧的村民面前,淡淡的控訴了一遍葉光宏和葉吳氏的無情,同時輕描淡寫道:

    “按說,我做生意賺了些小錢,自不應該忘記外祖家人,其山大隊是我媽娘家,也算是我半個家,我也想幫忙鄉親們改善生活呢,可,他們如此過分,我看我以后還是少來吧,我和我的家人已經被他們傷透心了。”

    “今天,你們也看到了,他們在我家里鬧事,恐嚇我的妻子和兒女,我絕不姑息。”

    “還有,這些年,我便是做生意賺了錢,也被他們的貪得無厭一次次的搜刮,都沒了,哎,我也是有心無力啊……”

    什么叫借刀殺人,這就是了。

    雖說短短幾句話,還意猶未盡,模棱兩可,但顧珩深諳怎么最能挑動人心。

    恰是模糊的話語最能讓人腦補。

    結果沒有讓顧珩失望,只一瞬間,已經把葉吳氏一家提溜到了大家伙兒的對立面了。

    此話一出,其山大隊的人立刻憤怒了。

    葉吳氏一家怎么著顧珩妻兒了,他們聽過了最多表示一下同情,但關鍵是錢!

    什么意思?

    人家顧珩說的明明白白的,葉吳氏一家貪得無厭,把人家顧珩賺的錢都搶光了,這可能都是本來顧老板想要給他們改善生活的錢吶!

    換句話說,就是可能都是他們的錢被葉吳氏一家花了!

    他們飯桌上吃的肉可能都是這些錢買的!

    什么?

    葉吳氏不承認?說沒拿錢?

    誰信吶?

    這臭婆子也不是一天信口雌黃,撒謊成性的。

    再說搶錢這事,他們也不是第一次干了,第一回賣女兒不就把女兒的聘禮都搶了嗎?

    第二次,女兒離婚回家,他們連自家閨女身上一點路費都搶光了。

    再搶外孫家的錢,實在太可信了。

    而且,顧老板什么人啊?人家是有頭有臉的生意人,怎么可能說假話,定然是忍無可忍了。

    葉吳氏一家在村子里本就風評不好。

    村里人忍他們太久了,這家人貪得無厭還自私自利,關鍵自祖墳冒青煙,家里出了個高嫁的閨女,這一家人就以富貴的大戶人家自居?

    多可恨?!

    不上工還胡攪蠻纏要工分,一言不合就說自家在京城有厲害親戚……

    但人家就是過得好啊,用賣閨女的錢置辦了大屋子,還有錢吃肉,在村子里到處欺負人,連本家族親都看不起呢。

    本就是無比厭憎又讓人嫉妒走了狗屎運的一家。

    偏偏這會子還斷了村里人能跟著一起發財的路?!

    當下,便是大隊書記看著呢,也看不住。

    群情激奮,暴漲的怒火徹底燒掉了其山大隊大家伙兒的理智,多年的怨憤在今天突然如壓倒駱駝的最后一根稻草,火山噴發一樣向葉吳氏一家席卷而去。

    不僅葉吳氏和葉光宏被人用土坷垃砸了滿頭包,就是葉吳氏家的其他人,都被三三倆倆圍住,不是被罵就是被大家一起揍了。

    顧珩就憑三言兩語,一下子就把葉吳氏一家陷入了舉步維艱的境地。

    看到那些個讓他恨了很多年卻又礙于母親遺言無法動彈,只能把自己憋的內傷的狼狽嘴臉,只覺得多年的郁氣在看到他們流的血,聽到他們的慘嚎之時,極速消散了。

    就一個字:爽!

    通體舒暢的爽!

    就為這份爽利!他媳婦兒必須功勞最大啊。

    顧珩鋪被子的時候,就想到自己這般表現,他突然立起身子,捧住姜嫻的臉,狠狠的親了一口:

    “媳婦兒,你最厲害了,有你在我身邊,我最幸運!我們要生生世世在一起。”

    想到當時 到當時大伯父吃驚又頗有些調笑的臉,以及最終,迫使老葉頭逼著葉吳氏一家在大隊和葉家族老的見證下寫下“斷絕和顧家的姻親和血脈關系,再不去麥收大隊鬧事”的保證書后,大伯父還拍拍他的肩膀,夸了句:

    好樣的。

    咳咳,只這些在其山大隊的具體經過,他哪里好意思跟媳婦兒說呢?

    他死都不會說的,不僅不會說,他還跟大伯父商量好了,莫要讓胖丫兒知道這些事了。

    大伯父了然又好笑的點點頭,還給他遞了根煙,保證道:

    “我懂,男人的面子嘛!”

    姜嫻被顧珩突如其來的示愛搞得云里霧里,這話說的沒頭沒尾的,啥意思嘛?

    難不成她那一下這么厲害,真的永絕后患了?

    再說,說葉家的事說的好好的,怎么就突然抱著她示愛了?

    她還想追問,沒料到,這男人今兒就不善解人意了。

    他鋪好了床,蹲下身子,用干布幫她擦好了腳,一把摟了她,吹燈,上床,圈住她,閉眼,還裝模作樣的打了個哈欠:

    “好困啊,今天累了,媳婦兒,咱們睡吧!”

    姜嫻:“……”有鬼,不是一般的有鬼。

    等到第二日,她回了姜家,還沒問呢,結果大伯母就湊過來,擠眉弄眼的把顧珩在其山大隊的所作所為說了一遍,末了還點了點姜嫻:

    “胖丫兒,你知道就行了,可不興說啊,你知道的,男人嘛,好面子,你大伯不讓我說。”

    姜嫻了然于心,臉上表情一本正經,在大伯母面前就差拍胸脯了,她連連保證:

    “行,我懂,我肯定不說啊。”

    心中卻好生為自家男人掬一把同情淚:

    失策了吧,居然相信大伯父的保證?

    大伯父的保證有啥用啊?

    他在大伯母面前從來沒成功的隱瞞過任何一件事情。

    而大伯母知道,就等于全家都知道了,雖然她信誓旦旦的不讓別人往外說,實則她說的最多了。無盡的昏迷過后,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星星閱讀app,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星星閱讀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鮮的空氣,胸口一顫一顫。

    迷茫、不解,各種情緒涌上心頭。

    這是哪?

    隨后,時宇下意識觀察四周,然后更茫然了。

    一個單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現在也應該在病房才對。

    還有自己的身體……怎么會一點傷也沒有。

    帶著疑惑,時宇的視線快速從房間掃過,最終目光停留在了床頭的一面鏡子上。

    鏡子照出他現在的模樣,大約十七八歲的年齡,外貌很帥。

    可問題是,這不是他!下載星星閱讀app,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

    之前的自己,是一位二十多歲氣宇不凡的帥氣青年,工作有段時間了。

    而現在,這相貌怎么看都只是高中生的年紀……

    這個變化,讓時宇發愣很久。

    千萬別告訴他,手術很成功……

    身體、面貌都變了,這根本不是手術不手術的問題了,而是仙術。

    他竟完全變成了另外一個人!

    難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頭那擺放位置明顯風水不好的鏡子,時宇還在旁邊發現了三本書。

    時宇拿起一看,書名瞬間讓他沉默。

    《新手飼養員必備育獸手冊》

    《寵獸產后的護理》

    《異種族獸耳娘評鑒指南》

    時宇:???

    前兩本書的名字還算正常,最后一本你是怎么回事?

    “咳。”

    時宇目光一肅,伸出手來,不過很快手臂一僵。

    就在他想翻開第三本書,看看這究竟是個什么東西時,他的大腦猛地一陣刺痛,大量的記憶如潮水般涌現。

    冰原市。

    寵獸飼養基地。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星星閱讀app為您提供大神霧眠的妖妃預備役的年代日常

    御獸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