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小說網 > 姜嫻顧珩 > 265 獨自在家(五千字章)
    宅基地的事兒,也是分情況的。

    有的人,分了宅基地也放那兒不用,好比姜家人,如今所住的是姜家老宅,也是姜大伯繼承的祖上的宅基地。

    姜家有成年后父母雙方都不在了即分家的規定呢。

    說起來,姜二伯姜愛國早就分家了,但分家而不離家,家里人都擠在一處過。

    兩個弟弟攜家帶口的蹭著大哥大嫂,不撒手了。

    好在姜大伯和姜大伯母一直是從無怨言,一家處的樂樂呵呵的。

    如姜家這般,擠在一處過日子卻沒有矛盾的極少,絕大部分人家,只要有機會,無不是早早兒的搬出去了。

    只要結婚,父母也愿意放行的,尤其是那些矛盾多的家族,都恨不能距離父母越遠越好。

    而有的人家,是有了宅基地的名額,但是沒有立刻就把宅基地拿下來,等到需要的時候,再去拿。

    只是,這般也有些風險,名額是在,可是等到需要的時候,合適的宅基地都被人挑光了。

    所以,絕大部分人都不會選擇這一種方式。

    顧珩的宅基地當時所批的的時候,顧珩就看中這一處四通八達,其后門不遠,穿過一片竹林,就能通過一處小徑進入三環山深處,于他極其便利。

    雖則,周圍有零星幾戶風評在村里并不好的鄰居,但于他并無影響。

    且不提他住是不住,若是住,于他而言,就是個住的地方,以他的冷臉以及在村里能止小兒夜啼的兇名,相信沒幾個人敢上趕著來招惹他。

    豈料,事實證明,計劃趕不上變化,這世上的事兒斷不能鐵口直斷的,這不,他就遇到姜嫻了,從此,對這一處宅基地有了期待呢。

    以最快的速度,把它裝修落成,以后就是他和姜嫻的家了。

    姜嫻仔細打量著這個家,實話說,顧珩起房子的時候,她還在華都呢,不過是顧珩拍電報給她的時候,說要起房子,一副很急很急的模樣,更是在得了她的首肯后,以最快的速度,立刻就把這事搞定了。

    姜嫻就沒見過誰家起房子這么趕工期的。

    說他著急呢,姜嫻最是知道顧珩的心思。

    這人吶,對她來說,是最小氣也最慷慨的男人。

    說他小氣呢,是他這人真的小氣的很,其他什么野男人,但凡對她表現出一丁點的好感,他能在她面前給人家上一百回眼藥,醋精附體,還樂此不疲。

    說他慷慨呢,他這人對她卻是極其信任的,旁人喜歡她這事兒,他哪怕吃醋吃的要死,也從不會牽連到她身上。一句酸話都沒說過。

    在事業這一方面,他給她的也只有支持,她要出遠門,要去什么地方,他但凡有時間,都是親自接送,他真的給了她能給的最大的自由。

    不僅是外在給了自由,敏銳如他,自然發現她在感情之上的沒信心和搖擺,這男人只當做不知。

    求婚、建房、準備嫁衣嫁妝、討好她的家人,他做了很多,似乎就想趁她一時不備,把她身邊的一切都打點好了,這樣,她就沒有拒絕他的理由了。

    而事實證明,他這么干是對的。

    她可不就是被他這么半推半哄半騙著,上了他的賊船,再也下不來了。

    而且,事后,哪怕她洞悉了這些“陽謀”,她也心甘情愿的很呢。

    想到此,姜嫻忍不住柔了雙眸,這般,倒是有些想他了。

    屋子是顧珩全權建的,她人在遠方,也沒提多少的意見,只跟他說了,隨心就好。

    可這院子,雖然是新的,倒是處處招她喜歡。

    她從華都回來后,也來看過幾次,真的無需她說什么,便覺得挺不錯的。

    她但凡說了點什么,顧珩也是一定照做的。

    如今這院子,空地有了,僅僅就是缺少些植物,按照顧珩的說法,后頭院子起了高墻,無人窺見里面的模樣。

    可以規劃成藥田,旁邊已經挖了一個池塘,到時候,姜嫻想用什么藥,便可從山里移栽過來。

    前頭的門臉,姜嫻想怎么干都成。

    想吃菜,就種一畦子的菜地,毋需她動手,只需要動動嘴,想吃什么顧珩給她親自種好。想種果樹便種果樹。

    只是顧珩這般說了,姜嫻不可能真這么干,她哪兒會當真什么都不干,就讓自家男人干?

    心疼不說,她也沒這習慣,真要讓她成天閑著,她能自己把自己憋屈死。

    恰好顧珩不在家呢,她回來也孤零零的,顧珩倒是囑咐她,說他走前已經跟姜家和顧家打了招呼,背了大米過去,若是她想回去吃飯,去那邊都可以。

    姜嫻嘴上說好,但她哪兒會成天出去吃飯?

    她到底是嫁人了,姜家那邊,總是回去做什么,無論顧家大哥大嫂還是姜家一家人,自然對她去都是歡迎的,但姜嫻不愛這般。

    姜家是個大家庭,便是嫂子們不說什么,可嫂子們也沒有隔三差五回娘家啊,她這般到底不太好。

    至于顧大哥家,她倒是也去,但也和去姜家一般,不會每天去,大嫂照顧大哥孩子們,再照顧一個她,不累嗎?

    姜嫻也是到了華國,有了這些親人后,才情不自禁的去替親人們考慮這些,她并不覺得難受,相反,這種牽絆和為別人著想的心讓她每每有一種踏實感。

    姜嫻先去了后院。

    藥田被她提前規劃成了三大塊。

    分為大中小。

    最大的那塊,專門種一些普通些的藥。

    因為早就在思索著種藥的事兒,姜嫻年前就開始了,早起去山里的時候,大多時候,便有意識的采摘那些好生長,但用的快,還不怎么容易獲得的藥。

    好比刺五加,深筋草,血藤等,前者能預防和治療體質虛弱之癥候,滋補強壯,延年益壽,中者有祛風散寒、除濕消腫,舒筋活絡的功效,后者有補血益氣等功效。

    占據位置稍稍小點兒的“中”地塊,姜嫻就準備弄點不是那么好生長,用的也不算多的珍貴藥材。

    好比如金邊靈芝這般的,她嘗試著把那些菌群弄回來了,看能不能復刻,還有茯苓,它們也屬于一種菌類,主要生長在松樹根上,姜嫻已經尋摸到了合適的,但還沒弄回來,這些日子顧珩不在家,她可以回去找哥哥們幫忙。

    至于金線蓮,她就不準備種了,若是需要,回去找四哥便是,四哥有多少定會給她多少,還不收錢,給她打理的好好的。

    最小的一塊地方,說起來只有最大的那一塊的十多分之一大小,這里可算是寸土寸金了,里面是姜嫻用來種山參的。

    野山參何其的珍貴,無論是從瀾國還是華國的關于三環山的傳說中,都有百年人參的影子。

    姜嫻也不是沒仗著自己對三環山好山參藥性的熟悉,到處跑動,去找那所謂的百年人參,但事實證明,這玩意兒還真不是說找就能找到的,但姜嫻也不是啥也沒找到。

    于是,姜嫻找到了三株十年往上的參,兩株大約十年過了一些,昨天跟顧珩一起,晚上又去山里走了一遭,運氣不錯,找到一株大的,這一株怎么著也有三十年。

    這會子,就被她呈三足鼎立之勢,種在那一處泥土里呢,不過三株山參,哪怕種的松散,給它們留足了生長的空間,但,也只占據了一個小角角,就等著它們某一天開花結果,百年人參算了,幾十年的人參還是要得的。

    這一處她致力于打造一個參房,往后若是有機會得了更好的鮮人參,也可以種在她的參房里。

    看了眼人參的狀況,見其他兩株狀況還好,在她新營造的這片土地上長了一些日子,并未出現什么適應不良的情況,甚至最早種進去的那一株十年份的,周遭的人參葉子已經有些微的支棱起來了,不再聳拉著,姜嫻心里頗有些放心。

    至于中間那一塊地里,金邊靈芝那一塊地界的腐土,挾裹著金邊靈芝幼芝,已經被姜嫻弄回來了,具體若何,還得再多加觀察。

    至于最大一塊地界的移栽工作,姜嫻做起來就很迅速,這些個草藥不是那么金貴,生命力頑強的很,前一天種下去,給點兒水,第二天就能支棱起來。

    忙完了一茬,姜嫻又去倒騰池塘子,吃塘不大,呈半圓形,本來顧珩還說,要不在塘子周圍弄點石頭桌子和凳子,擺著也雅致。

    結果,被姜嫻阻止了。

    別看她長得挺“曲高和寡”的,一副美得不行的模樣,但實則就是個俗人,俗氣的要命。

    什么錢啊愛啊,她都貪婪的很,都想要。

    這般模樣,她裝啥雅人?所以,她毫不猶豫的拒絕了顧珩的提議。

    然后,她也想好了,周圍就種兩三棵大水杉,水杉木上種上石斛。

    塘子里種上雞頭米和荷花,一兩年內就能成氣候,到時候春夏秋冬,一年四季,她何愁沒有藥材用,何愁,咳咳……賣不上錢?

    過了一夜,第二日一大早,姜嫻就準備回娘家去了。

     ; 這么久的時間,沒錯,姜嫻依然沒學會騎自行車,所以她必須得回家去,因為她得找五哥帶帶她。

    回去之前,姜嫻一早起來,蒸了紅棗花饃,結婚的時候,顧珩在家存了好多的糧食。

    什么面粉、大米都是不缺的。

    這些個,自然不是在村里弄的,那般太扎眼了,都是顧珩在外面花錢買的。

    顧珩有私下跟她說過,如今云杉負責這一條線,他若是想要什么糧食肉食,找他去拿都是啥價進來啥價賣給他的,若不是他執意給錢,云杉還不要呢。

    不過,顧珩這人做事一向講義氣有底線,斷然不會做讓自家兄弟朋友吃虧是事情。

    許是因為這幾點,姜嫻發現,他的那些朋友們還真的對他蠻忠心的。

    旁的不說,那些看起來品相比較好的糧食,顧珩不用她說,都會自己帶回來。

    畢竟,天災人禍的誰也不知道,家里囤點糧沒什么。

    不僅是米面、還有糖、豬板油等等,這些個拿到村里,那必須是被大家伙兒羨慕嫉妒死的東西。

    姜嫻知道大伯母過日子精細,怕她說她呢,她就只給侄兒們帶。

    所以,她一早起來,蒸了二十個拳頭大的紅糖紅棗花饃,剛出鍋呢,姜嫻準備先給大哥大嫂送四個,再給姜家送八個,這是給姜小大到姜小八的,剩下的帶廣播站,送師傅和孫干事等人,

    剛裝好準備出門,后門口突然響起了敲門聲,就傳來云杉熟悉的聲音:“嫂子,是我!”

    姜嫻微訝,這個點?

    她連忙出去開門,就看著云杉一身寒霜,站在門口,手上提著白色的蛇皮袋子。

    姜嫻一看,就知道這是來送東西來了:“云杉?你怎么來了?你珩哥讓你來送東西?”

    說著朝里面讓了讓,示意云杉進來。

    這附近有個八婆鄰居呢,顧珩都跟她說了,她可不想云杉站在門口被人看見說閑話。

    這會子還早,顧家這后門位置也隱蔽,姜嫻剛剛把云杉迎進門的時候,已經尋摸過了,還真沒什么異樣。

    云杉哪知道姜嫻一會兒功夫已經想了這許多了,便是知道,怕是也只有夸贊的:

    不愧是他嫂子,跟珩哥一樣的心思縝密,警惕心強。

    他樂呵呵的扶著他的自行車,帶著大包裹進來了,張嘴就夸:

    “嫂子您真聰明啊,就是珩哥知會我的,說他這陣子要出海,讓我給您送點米面油的,怕您吃不好。”

    “嫂子,不是我說,我珩哥這男人照顧起人來,那可真是貼心又細心啊。”

    “啊,對了,價錢什么的您不用操心,珩哥早提前給我了。”

    說著又有點為難:“珩哥也就這點不好,我早就說了,這些值當什么,他偏要給我錢,不要他就說不認我這兄弟了,實則,這點算個什么,我現在能賺這么多,乃至這條線路,都是珩哥白給我的。”

    “您說說,人家外頭,學個手藝,當徒弟的都要給師傅交錢呢,再不然,就是忙前忙后,養老送終的,珩哥就這么把一個下金蛋的母雞拱手送給我了,這天大的恩情,我都不知道怎么還!”

    “嫂子,您有空,幫我勸勸珩哥,他太實誠了就是。”

    云杉撓撓頭,他真的是快被珩哥急死了,以前這些東西,珩哥都不要呢,只是結婚的男人,果然不一樣了,珩哥也開始往家倒騰東西了。

    美中不足的是,他硬要給錢來著。

    雖然,還不夠,但這樣的轉變,已經讓云杉激動的不知說啥好了。

    只盼著以后,珩哥能多跟他要東西,千萬別跟他見外才是。【1】【6】【6】【小】【說】

    一邊絮絮叨叨的,一邊從大蛇皮袋里往外拿東西。

    姜嫻一邊搭話,一邊指引著執意要幫忙放好東西的云杉把東西搬去廂房。

    得,她早上剛禍禍一通糧食們,這還沒送出去呢,新的又來了。

    白面兒兩袋、磨得極細的苞谷面兒兩袋、新米兩袋、都是五斤裝的,還有豬板油,熬好的,兩茶缸子,還有紅糖兩袋,還有一個豬后腿、火柴、鹽……

    云杉忙的頭上都見了汗,他還道:

    “過幾日,等下面的人又收到新的好東西了,我再給嫂子送!”

    姜嫻連忙拒絕:

    “不用了不用了,過陣子等你珩哥回來吧,你瞅瞅這廂房里,堆了多少東西了,壓根吃不完啊。”

    實則,地窖里還有一些呢。

    顧珩不要姜嫻動手,都是他一手歸置的,姜嫻光是用眼睛看呢,就覺得今年一年他倆都不用買糧了,今兒又送了這么些,得了,明年的也有了。

    云杉擺擺手,含糊的往外走:“嫂子,東西放好了,我走了哈?您上班不?需要我送您不?”

    那模樣一看就知道,云杉肯定下回得了什么好東西,他還是往她家送呢,原因只有一個唄,珩哥交代的。

    姜嫻也無奈呢,知道自己說了沒用,看云杉一邊問要不要送她呢,自己卻推著車忙不迭的往外跑,跟身后有狼追似的。

    姜嫻:“……”

    她還是追了上去,塞過去一個白布包,才和云杉道別道:

    “我不用你送,我跟我五哥說好啦,謝謝呀,你慢點兒走,早上來辛苦了,這是我剛蒸的花饃,別跟我推來推去的,咱們這兒有個八婆鄰居呢,你快跑,這個點她估計起床了,最喜歡在我家門口張望了!”

    老實巴交又對嫂子的話深信不疑的云杉:

    “真噠?那我趕緊走了,這些碎嘴婆子忒討厭,嫂子您在家小心點兒,有什么事兒只管叫我,若是那碎嘴婆子找您麻煩,您也來找我就行,自己別跟她起什么肢體沖突。”

    “多些嫂子啦,那我可有口福了。”

    說著拿起手上包了四個花饃的布包,朝姜嫻揮了揮,再不提帶姜嫻的事兒,一溜煙騎車跑了。

    莫名其妙還在睡夢之中啥也沒干的石婆子:“……”她突然一個激靈醒來了,莫名又茫然的睜開眼,怎么感覺像是被什么人打了一拳一般的憋屈感覺?

    一看旁邊那呼聲震天的老頭,她一巴掌呼在他臉上,怒喝:

    “死老頭子,睡覺都不安生,說,是不是你打我的?要死啦你?”無盡的昏迷過后,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星星閱讀app,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星星閱讀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鮮的空氣,胸口一顫一顫。

    迷茫、不解,各種情緒涌上心頭。

    這是哪?

    隨后,時宇下意識觀察四周,然后更茫然了。

    一個單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現在也應該在病房才對。

    還有自己的身體……怎么會一點傷也沒有。

    帶著疑惑,時宇的視線快速從房間掃過,最終目光停留在了床頭的一面鏡子上。

    鏡子照出他現在的模樣,大約十七八歲的年齡,外貌很帥。

    可問題是,這不是他!下載星星閱讀app,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

    之前的自己,是一位二十多歲氣宇不凡的帥氣青年,工作有段時間了。

    而現在,這相貌怎么看都只是高中生的年紀……

    這個變化,讓時宇發愣很久。

    千萬別告訴他,手術很成功……

    身體、面貌都變了,這根本不是手術不手術的問題了,而是仙術。

    他竟完全變成了另外一個人!

    難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頭那擺放位置明顯風水不好的鏡子,時宇還在旁邊發現了三本書。

    時宇拿起一看,書名瞬間讓他沉默。

    《新手飼養員必備育獸手冊》

    《寵獸產后的護理》

    《異種族獸耳娘評鑒指南》

    時宇:???

    前兩本書的名字還算正常,最后一本你是怎么回事?

    “咳。”

    時宇目光一肅,伸出手來,不過很快手臂一僵。

    就在他想翻開第三本書,看看這究竟是個什么東西時,他的大腦猛地一陣刺痛,大量的記憶如潮水般涌現。

    冰原市。

    寵獸飼養基地。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星星閱讀app為您提供大神霧眠的妖妃預備役的年代日常

    御獸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