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小說網 > 姜嫻顧珩 > 239 臨別前夕(二合一)
    孩子們的話,姜嫻聽過,一笑了之,面狠心善啥的,可能真的是夸她吧。

    第二天,姜嫻、姜建峰還有姜愛國以及李秀英提著蹄膀還有五斤羊肉,去姜嫻外婆家走親戚拜年去了。

    前些年,日子不好過,家家能有點糧食就不錯了,就這點糧食,都要防著親戚來勻走,不是心狠,而是那些個糧食都是救命糧。

    老天爺到底是沒有那么狠心的。

    連著三年風調雨順,瑞雪兆豐年,雖然家家戶戶還是沒什么余糧,但至少能混個飽肚子了。

    姜家也是如此,但因為姜家人大多能干,大的勤勞,小的懂事,按理說日子應該過得比旁人好一點。

    尤其,姜家人不默守陳規,幾乎人人都有自己打牙祭的“野路子”。

    可姜家人的日子也并沒有比鄉里其他人好三分。

    畢竟,姜家負擔也重。

    一則,姜家人對自家子弟,都要求讀書,許是因為姜大伯一家的引導,姜四哥姜建松還是大學生,因此,姜家族內,孩子們無論如何,都是要念書的,或多或少,念到不能念為止。

    這筆開支就很驚人了。

    如同姜嫻,在“睡”過去之前,那可是在縣里念書的。

    生活費、學費都是開銷啊。

    二則,姜家兒子多,長大了是壯勞力沒錯,可在他們小時候……每個人的胃好像沒有底一樣。

    不是有句俗語嗎?

    半大小子吃窮老子。

    姜家人是真的深有體會的。

    也就是姜嫻醒來的這一年,姜家的日子突然好起來了。

    所以,姜大伯母房前屋后的夸姜嫻是小福星。

    其實,姜嫻自己不認為完全是她的原因。

    而是,在她醒來的這一年,恰恰迎來了姜家“收獲”的時候。

    她醒了,她不再只是從前的她,她能進山打獵,采藥,固然能改善家里的吃飯環境。

    但其他人也在努力。

    大伯這一年,力排眾議,讓麥收大隊直接晉級了先進大隊,連帶的,不僅帶動了大家的好日子,他自己也運氣和努力并重,成了麥收大隊的大隊書記。

    今年,四堂哥出師滿三年,醫術也逐漸受人信賴,名望上升的同時,收入也上升了。

    還有五哥,通過自己的努力進了元件廠,如今更是進了研發部,這可是出骨干的部門,未來可期。

    便是姜愛國呢,也在努力的尋求更好的時機,想跳槽呢。

    每個人都在努力,雖時常有分歧,但都是一家人,心是在一起的,勁往一處使,何愁家業不逐漸興旺呢?

    正是因為日子好過了,姜愛國才有底氣帶著老婆孩子去丈人家的時候,帶上肉。

    姜愛國今日在把肉裝進竹簍里,上面又仔細鋪了一層干荷葉,最上面鋪了山里采的菌子和山核桃,還含情脈脈的看著李秀英,感性道:

    “秀英,以后每年,我都讓你能帶肉給咱娘送過去。”

    李秀英點點頭,同樣動容道:“好,愛國我一直都是相信你的。”

    姜嫻渾身一抖,一言難盡,他倆肉麻的勁兒,比她這個曾經“專業”的還要專業。

    她爸這個樣子,估摸著也只有她媽受得了了。顧珩都不這樣。

    她不想看相視而笑的兩人,扭頭看了一眼姜五哥,人家檢查著自行車呢,臉上啥表情都沒有。

    很明顯,姜五哥要么已經習以為常了,要么就是眼被閃瞎了。

    而更明顯的是,他眼沒瞎。

    所以,大概還是她道行不夠呢。

    去了她外婆家村里,依然在村口看到了不少人,這冬日里,大家比平日是要閑一些的,貓個冬曬個太陽再正常不過了。

    許強和姜愛國熟悉的很,一看到來人就湊過來,把姜愛國從自行車上扒拉下來。

    翻著姜愛國綁在自行車前面的背簍,笑道:“呦,你們可算回來了?讓我瞅瞅都帶了啥?”說著話呢,一旁曬太陽的漢子,圍過來好幾個。

    姜嫻也跳下車,就站在不遠處默默的望著,她可算明白了,他爸為啥把肉嚴嚴實實的壓在最下面,這是不露富啊。

    果然,許強“嘖”了一聲:“還以為你發財了,怎么就是些山核桃?菌子咱們這兒也有呢,唔,也就這蹄膀不錯,糧食呢?你們麥收大隊今年可是先進大隊,工分值錢了不老少吧?咋不帶點糧回來?”

    “愛國,你這個女婿做的不地道啊。”

    姜愛國頭一昂,瞥了許強一眼,嘴皮子利索:

    “死開去,你以為我是你啊,只進不出的,肯定有糧食啊,等過年再帶回來,我今年肯定帶細糧回來。”

    “這不,孩子要去華都了,提前回來拜個年,隊里還沒分糧呢,沒有新麥子,我拿什么回來?”

    許強一愣,臉色變得極快,一臉艷羨,他湊過來:

    “我說老姜,我旁人不服,就服你,你瞅瞅你這小日子,越過越好了,依我看,就是你娶的老婆好,那不是有句話叫什么妻賢夫禍少。”

    他還朝李秀英笑笑:“秀英,你是文化人,你看我說的對不?”

    李秀英這話怎么接啊,她暗自瞪了姜愛國一眼,真是的,都是他招惹這渾人,她沒得被她那堂姐又記恨上了。

    好在,沒給她開口說話的機會,李秀芽的吼聲已經來了:

    “死鬼,你剛剛嚼什么舌根,我看你是不想活了,你把剛剛的話給老娘再復述一遍!”

    聲音呼嘯而來,姜嫻微微閉眼,對方來勢洶洶,這個堂姨父估摸著得遭。

    果然,在她閉眼瞬間,一陣噪雜之中是許強的慘叫:

    “……你聽錯了,我說愛國過得日子好啊,是因為他生的女兒好,你看人家姜嫻,長得漂亮,文能去華都,武能接生孩子,咱家那幾個,有胖丫兒一個小指頭好么?”

    說著,他不顧自己被拽著的耳朵,對著姜嫻笑的一臉慈祥:

    “胖丫兒,你真是咱們十里八鄉的孩子們的榜樣啊,你一手接生的神技,現在是無人不知無人不曉,對了,我妹妹也懷上了,今兒你有空么?胖丫兒不用你多跑路的,你只管在家待著,我帶我妹妹上門去。”

    他這一說,旁人也都湊過來:“對啊對啊,那個小姜嫻啊,還認識嬸子不,我腰疼的緊,你要不現在就給我把把脈。”

    “你擠什么,排隊知道不?”

    “還排隊,大冷天的,讓人家小姜大夫在外面?”

    “你一個男的還往里面擠,怎么,你還能懷上?”

    “呸,你嘴怎么這么臭,小姜大夫又不是只會接生。”

    姜嫻默默的看著突然瘋狂的人們,她算是認可自家大隊孩子們說的話了,她現在名聲好了,不僅好,而是太好了。

    連她外婆家的大隊,都知道她的事兒呢。

    以前,他們見到她可沒有這么熱情似火啊。

    果然,好不容易到了外婆家,她大舅母一看到她就笑:

    “秀英吶,咱胖丫兒現在出息了,你享福的日子在后頭吶。”

    又拉著姜嫻的手上下打量:“如今你這樣,舅母我就放心了。”

    李家舅母是真的擔心了好一陣兒,尤其是姜嫻上回被魏金山堵了的事情,女孩兒家的名聲吶,若是壞了,怎么扭轉?

    她私下里不敢告訴姜嫻的外婆,怕老人知道了擔心,好在她足夠潑辣,村里還真沒誰敢真的上她家來找姜嫻外婆瞎嘮叨。

    私下里,她揪著姜嫻大舅念叨,可擔心了。

    沒成想,這峰回路轉的,姜嫻現在本事越來越大了,如今哪個還記得以前那些事啊。

    個個都指望姜嫻能幫他們瞅瞅肚子,看能不能生個大胖小子尼。

    不過這些人都被李家舅母給擋了!

    開什么玩笑呢,今兒胖丫兒一家是來拜年的,誰給他們看病來著?

    也不嫌晦氣的!

    要看病等過了正月,去麥收大隊好了,真等不及,去衛生所唄,個個打著占小便宜免費看病的主意呢,打量她看不出來?

    姜嫻看到自家舅母也很親昵,這是親舅母沒錯了,幫她把那些如狼似虎硬要她幫著看病的人牢牢攔在外面了。

    這一回,姜嫻又看到了李家的新成員,大表嫂,長得圓圓的臉盤子,倒是比她結婚那天好看,結婚那天那臉真的被畫成了猴子屁股,喜慶是喜慶了,但除了喜慶,姜嫻也找不著什么別的正向的詞來形容那妝容了。

    今天很好,清新自然了很多。

    大表嫂有點害羞,還有點崇拜的盯著她瞧呢,和許多女孩看著她的目光差不多,姜嫻心中一軟,倒也能主動跟大表嫂說些話,慢慢熟悉了起來。

    吃了一頓豐盛的團圓飯,幫大表嫂把了脈,開了些食補的藥膳偷偷塞給她,讓她配著姜二伯母送的姜棗茶喝。

    之所以偷偷的,原因是大表嫂想調理身子,盡快懷上孩子,只是又生性害羞的很,不想讓大舅母知道。

    這本不是壞事,也是件小事,姜嫻聞弦音而知雅意,自然就幫她瞞著大舅母了。

    得了大表嫂感激的笑臉一枚,姜嫻也吃了團圓飯,見外婆和大舅一家人身體康健,她心情甚好的跟爸媽還有哥哥趁著天色將晚,還有日光的時候,回家了。

    一回家,顧珩正在姜家等著她呢,姜爸如今已經麻木了。

    他知道這只叼走閨女的大野狼是沒法趕走了,所以看到顧珩,他也沒說什么,大度的揮了揮手,罷,眼不見為凈,讓年輕人自個兒玩去吧。

    兒女都是債,女大不中留,能陪自己的除了媳婦兒,再沒別人了。

    那邊廂,顧珩自然也是抓緊時間來跟胖丫兒親近親近的。

    胖丫兒這回去華都,他陪不了,倒不是他不想,而是他們一隊人要一起走,不是如同上回去省城那樣,每個人可以單獨行動。

    顧珩頭一次有點后悔,自己是不是還不夠努力,若是把生意做到華都去,就能時時見到胖丫兒了。

    而現在,也不知胖丫兒要在那兒參加活動多久呢,還不知道什么時候能見上面,他心里別提有多煩躁了。

    顧珩一煩躁,眉尾就搭著,臉色更加的冷淡,他今天可能出去過了,穿了件白襯衫,外罩了一件黑褂子,莫名的特別吸引人的注目。

    至少,在姜嫻看來,他今天蠻誘人的。

    哪怕他溫聲和姜嫻說話呢,姜嫻還是發現了他不高興呢,略一想就知道是為了分離而難受,姜嫻自然少不了安慰。

    兩人膩歪到晚上九點,顧珩才送姜嫻回家了。

    姜嫻關門前扭頭看了一眼,就見男人還站在外面,望著她呢。

    本來,那種離別的愁緒只是隱隱綽綽,這會子突然全都激發出來了,這突然就要走了,感覺從今晚開始她就有點想他了。

    事實證明,男人果然是禍水,姜嫻晚上又夢見顧珩了,一整夜他都用那深邃的眼神戳她心窩子。

    睡不好,姜嫻也火大,干脆不睡了,天還沒亮呢,就去晨練來著,卻沒想到顧珩已經在林子里了。

    四目相對,顧珩有點意外:“怎么這么早啊?”

    姜嫻反問:“你呢?”今天這時辰,都太早了呢。

    她眉一皺,顧珩穿的是昨天的衣服,該不會一晚上沒回去吧?

    顧珩笑笑,一點沒有口是心非:“想你想的睡不著。”

    只一句話,一晚上被這男人的夢折磨的姜嫻心情突然從谷底一路攀升,直上云霄。

    她啐了一口,假意斥道:“我發現你現在油嘴滑舌的厲害呢。”

    實則,她心情早就由陰轉晴,心花朵朵開了。

    嗯,男人果然是禍水,古人誠不欺我。

    今天是姜嫻去華都前在家的最后一天了,明天一早,姜嫻就得先趕到省城,然后跟著大家伙兒一起,集體去華都了。

    所以,今兒一天,姜嫻就發現,顧珩壓根沒回家,沒事人一樣,一直跟著她。

    她去哪兒,他就在哪兒。

    問他沒別的事兒嗎?他便認真的搖搖頭,道:

    “沒事兒,我今天要陪你呢。”

    姜嫻心軟的不行,她一定是被這男人時不時的貼心和甜言蜜語攻克的。

    誰能相信,這張冷臉一本正經的說起甜言蜜語來是多么有殺傷力的一件事兒啊?

    又有誰會相信,顧珩端著這么張生人勿近的冷臉,偏偏甜言蜜語說的賊溜呢?

    (本章完)無盡的昏迷過后,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星星閱讀app,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星星閱讀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鮮的空氣,胸口一顫一顫。

    迷茫、不解,各種情緒涌上心頭。

    這是哪?

    隨后,時宇下意識觀察四周,然后更茫然了。

    一個單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現在也應該在病房才對。

    還有自己的身體……怎么會一點傷也沒有。

    帶著疑惑,時宇的視線快速從房間掃過,最終目光停留在了床頭的一面鏡子上。

    鏡子照出他現在的模樣,大約十七八歲的年齡,外貌很帥。

    可問題是,這不是他!下載星星閱讀app,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

    之前的自己,是一位二十多歲氣宇不凡的帥氣青年,工作有段時間了。

    而現在,這相貌怎么看都只是高中生的年紀……

    這個變化,讓時宇發愣很久。

    千萬別告訴他,手術很成功……

    身體、面貌都變了,這根本不是手術不手術的問題了,而是仙術。

    他竟完全變成了另外一個人!

    難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頭那擺放位置明顯風水不好的鏡子,時宇還在旁邊發現了三本書。

    時宇拿起一看,書名瞬間讓他沉默。

    《新手飼養員必備育獸手冊》

    《寵獸產后的護理》

    《異種族獸耳娘評鑒指南》

    時宇:???

    前兩本書的名字還算正常,最后一本你是怎么回事?

    “咳。”

    時宇目光一肅,伸出手來,不過很快手臂一僵。

    就在他想翻開第三本書,看看這究竟是個什么東西時,他的大腦猛地一陣刺痛,大量的記憶如潮水般涌現。

    冰原市。

    寵獸飼養基地。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星星閱讀app為您提供大神霧眠的妖妃預備役的年代日常

    御獸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