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小說網 > 姜嫻顧珩 > 055 硬剛
    趙大丫作勢要擰姜嫻的嘴:

    “你這丫頭,簡直膽大包天,我這為你著急呢,結果你就這態度。”

    姜嫻一把拉住趙大丫的手:“你才膽大包天呢,我可是小姑。你對小姑就這個態度。”

    姜嫻挺胸收腹,一副嘚瑟的模樣,還別說,這輩分高還真是好事,方便她必要的時候可以拿輩分說話……

    結果換來趙大丫一個大白眼。

    玩笑歸玩笑,言歸正傳,趙大丫就說起那煙灰缸的事兒:

    “這個花紋實在特別,我應你的意思,托我那有親戚在瓷溪縣燒瓷廠的姐妹拿著花樣子問了,你猜怎么著?”

    “還真問到了,這套花樣子的瓷器不僅是煙灰缸,而是一套的,里面有花瓶,硯臺,還有杯碟,不是咱們縣里做的,是省里的燒瓷廠建國后燒出的第一套紀念款的瓷品,燒出這套瓷器的還是位瓷藝大師,從花樣子到做坯都是他一人做的,姓陶,陶大師。”

    趙大丫其實也就是識點字,為了記下這些信息,她著實廢了大功夫。

    “啊,對了,這個陶大師,我也按照你的要求打聽了,陶大師做的瓷器,后面都有彩雅堂印四個字。”

    正是因為這四個字,人家燒瓷廠才一眼辨別出來。

    姜嫻沉吟片刻:“那能打聽到買家的消息不?徐廣國有沒有買過這套瓷器?”

    紀念款的整套瓷器,價值估計不菲,又出自有名有姓的大師之手,這東西應該不是很多,且賣出去都應該有買家信息才是。

    趙大丫有些為難的看了姜嫻一眼:“我那姐妹問了,但人家說了,想打聽這個,那必須實名打聽,需要走流程呢,還需要簽字,說明打聽原因,我那姐妹一聽,便沒敢深說了!”

    姜嫻點點頭,她拍拍趙大丫的手:“已經很感謝你那好友了,她能打聽出這么多,已經幫了大忙了。”

    她眼珠一轉,“你上回說,你這個好友的姑母就是燒瓷廠的高管,能不能幫我引薦一下,我也不要她深說,就想問一下,買家里有沒有徐廣國?”

    這種打擦邊球的方式應該也不算違規,不過,姜嫻也不好意思總是麻煩趙大丫做中間人,有些事,還得當面才能說清楚。

    趙大丫想了想,似乎頗為擔心:“胖丫兒,你這是決定這么跟徐廣國硬剛到底了?”

    “你就不怕嗎?”

    姜嫻倒是沒有躲避這個問題:

    “不是我要跟他硬剛,從我挑出潘文芳后,姜徐兩家就沒有和解的可能了,我打聽過徐廣國,這人剛愎自負,道貌岸然。”

    “我現在想收手?他會放過我嗎?我不硬剛他,那最后,跟著我倒霉的是姜家人。”

    “而這事,起因是為我自己討回公道,我無論如何都撤不開手,不僅是為我自己,我也絕不會讓一直站在我這邊的姜家人因為我受到不公平的對待。”

    趙大丫嘆了口氣,對于這件事她能理解姜嫻,但要讓徐廣國付出代價,也不知道需要怎樣的證據,趙大丫實在是為好友擔憂。

    “那你讓我打聽這個瓷器的事兒,就能找到弄死他的證據嗎?”

    姜嫻搖頭:“不一定,我只是嘗試而已,徐廣國哪里有不對勁的地方,我就順著這個不對勁的地方去查,總能找到他的痛腳的。”

    姜嫻對此也很無奈,華國是法治體系完備的國家,她哪兒能討厭一個人就殺他啊?那不是同歸于盡的招數嗎?

    她好不容易開始新生活,并不想死。

    所以,她只能想其他辦法了。

    這個煙灰缸,發現的那一天,她就覺得很違和,徐廣國家的日子聽說過的很富有,且他一點都不低調,總是顯擺他的富有。

    如果能以此為缺口,找到他貪不義之財的證據,是不是就能讓徐廣國再也沒有機會仗著他這個身份害人了?

    這便是她的初衷了。

    趙大丫其實心里戰戰兢兢的,她害怕啊,徐家在整個麥收大隊積威甚重,如果知道她摻和進這事,她不比姜嫻家,她是趙家人,可上面父母皆無,只有族親,再說了,趙家在麥收大隊本來也不如徐家和姜家的。

    可是,她雖然和姜嫻認識不久,但和姜嫻居然非常的投緣,她私心里其實很欣賞姜嫻,甚至也想成為這樣的女孩子。

    她不忍也不愿姜嫻因為和徐家的恩怨,落得個不好的下場。

    ;  這樣的,讓男人看了十之八九會覬覦的美貌,如果落到不好的境地,下場只會比普通人還要慘!

    她感覺她的一顆心左右搖擺不停,姜嫻這時候倒是沒有催促趙大丫,她甚至沒有看她,只低著頭,像捧著粗瓷的杯子一口一口的喝水。

    她就是這么靜靜的坐著,像一幅畫,沒來由的,卻讓趙大丫越來越堅定了。

    她牙一咬:“行,我去幫你跟我那姐妹說,請她幫忙引薦一下她姑媽,成不成我都幫你這一回!”

    姜嫻抬頭,翦水般的眸子如盈盈秋水,趙大丫想不出什么高級的詞去形容姜嫻的眼神,就覺得這樣的女孩用這種眼神看著自己,沒人能拒絕她任何要求。

    姜嫻豈會不知趙大丫之前心緒的波動,她是真心感謝趙大丫的:

    “大丫,謝謝你,這一次,以及上一回請周知青幫忙一事,都謝謝你們,沒有你們,姜嫻的冤屈沒有辦法這么快沉冤得雪。”

    這話,她發自肺腑。

    趙大丫沒好氣的擺擺手:“行了你,知道了,你回去等我消息吧,說這些干什么,肉麻死我了,有這功夫,你多給我做點好吃的知道嗎?我家揚平和大柱,最喜歡你的手藝了。”

    說到這,她有點氣恨:“你說說,這兩個死男人怎么回事?我平日在家累死累活的,給他們做飯,三不五時,打聽到哪兒有肉賣的消息,多遠我都去買點回來,就這,都喂不熟他們,你做點什么好吃的來,立刻就把他們引走了。”

    趙大丫是村里的百事通,哪個村她都有認識的人。

    所以,哪個大隊要是有殺豬的,或者有什么肉食,她也知道的很快,常常能搶到點肉骨頭、下水之類的東西。

    姜嫻順勢起身,就準備回去了:

    “那感情好,我今晚準備鹵下水,等鹵好了,就送過來。”無盡的昏迷過后,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星星閱讀app,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星星閱讀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鮮的空氣,胸口一顫一顫。

    迷茫、不解,各種情緒涌上心頭。

    這是哪?

    隨后,時宇下意識觀察四周,然后更茫然了。

    一個單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現在也應該在病房才對。

    還有自己的身體……怎么會一點傷也沒有。

    帶著疑惑,時宇的視線快速從房間掃過,最終目光停留在了床頭的一面鏡子上。

    鏡子照出他現在的模樣,大約十七八歲的年齡,外貌很帥。

    可問題是,這不是他!下載星星閱讀app,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

    之前的自己,是一位二十多歲氣宇不凡的帥氣青年,工作有段時間了。

    而現在,這相貌怎么看都只是高中生的年紀……

    這個變化,讓時宇發愣很久。

    千萬別告訴他,手術很成功……

    身體、面貌都變了,這根本不是手術不手術的問題了,而是仙術。

    他竟完全變成了另外一個人!

    難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頭那擺放位置明顯風水不好的鏡子,時宇還在旁邊發現了三本書。

    時宇拿起一看,書名瞬間讓他沉默。

    《新手飼養員必備育獸手冊》

    《寵獸產后的護理》

    《異種族獸耳娘評鑒指南》

    時宇:???

    前兩本書的名字還算正常,最后一本你是怎么回事?

    “咳。”

    時宇目光一肅,伸出手來,不過很快手臂一僵。

    就在他想翻開第三本書,看看這究竟是個什么東西時,他的大腦猛地一陣刺痛,大量的記憶如潮水般涌現。

    冰原市。

    寵獸飼養基地。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星星閱讀app為您提供大神霧眠的妖妃預備役的年代日常

    御獸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