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山寨的角落里,堆著一些不知道做什么用的雜物,散發著一股陳舊的氣息。
而遠處的山頂上,似乎還有一座瞭望塔,能夠俯瞰整個山寨以及周邊的情況。
“老板,這里便是我們的山寨,抱犢寨!”
小商販得意洋洋地介紹道:“西洋國不允許有任何國家與西洋國接壤,所以西洋國之外便有許多三不管地帶,我們這一片地帶叫西洋國北區,簡稱大北。”
“我們抱犢寨在大北這塊地方,可以說是名聲赫赫,在這里就沒有我們辦不了的事情!”
“老板,跟我來吧!”
接著,江河跟著那名校商販便進入了山寨的一個房間。
進入那漆黑的房間后,一股沉悶壓抑的氣息撲面而來。
房間內光線昏暗,僅有幾縷微弱的光線從縫隙中透進來,勉強能看清那幾名彪形大漢的輪廓。
他們猶如幾座鐵塔般穩穩地坐在那里,粗壯的手臂交叉在胸前,肌肉鼓起,仿佛蘊含著無盡的力量。
那如鷹隼般的眼神,銳利而冰冷,直直地盯著江河,讓人不寒而栗。
在這昏暗的環境中,他們的身影顯得格外高大而具有壓迫感。
臉上的表情嚴肅而又帶著幾分兇狠,仿佛隨時都會爆發出驚人的力量。房間的墻壁似乎也因他們的存在而顯得更加逼仄,讓人有一種喘不過氣來的感覺。
“呦!這是來大客戶了!”
見到江河后,一名光頭大漢一拍腦袋,邪笑著站了起來。
幾名大漢也都紛紛起身,眼神戲謔地看著江河。
而那名小商販此時朝著幾名大漢點頭示意,便看向了江河。
“接下來的隊伍,由這位辦證處處長光頭勇為你對接,我就先出去了!”
說罷,小商販腳步急促,幾乎用逃跑的方式逃出了這間屋子。
到了這個時候,江河也感覺出不對了,自己似乎是被人給當肥羊給宰了!
但既來之則安之,江河自信以自己的實力,在這小小的山寨之中,還沒人是自己的對手。
便對面前的光頭勇說道:“光處長是吧?辦一張定制的身份名牌,多少靈幣,你說個數吧!”
那光頭大漢嘿嘿一笑,摩挲著自己的光頭,踱步走到江河面前,歪著腦袋說道:“嘿,小子,挺上道啊!咱這定制身份名牌可不便宜,一口價,一千萬靈幣!”
說罷,他身后的幾名大漢也跟著起哄,發出陣陣不懷好意的笑聲。
光頭勇那戲謔的眼神始終在江河身上打轉,似乎在估量著這只“肥羊”能榨出多少油水。
他雙手抱在胸前,一臉的囂張跋扈,完全不把江河放在眼里。
江河心中冷哼一聲,臉上卻依舊保持著鎮定,他冷冷地看著光頭勇,沉聲道:“一千萬靈幣?你這是獅子大開口啊!”
但心中卻想著,果然是把自己當冤大頭了,不過自己倒要看看他們能玩出什么花樣來。
“好,一千萬就一千萬,成交。”
光頭勇一聽江河如此痛快就答應了,先是一愣,隨后臉上的笑容更加燦爛了,眼中閃爍著貪婪的光芒,說道:“喲呵,還真是個爽快人啊!哈哈哈哈!”
他身后的那幾名大漢也都露出了驚訝和貪婪的表情,互相看了看,似乎在為釣到這么大一條“魚”而興奮不已。
光頭勇搓了搓手,迫不及待地說道:“嘿嘿,那趕緊把靈幣交出來吧,交了靈幣立馬給你辦好定制名牌!”
江河面無表情地從懷中掏出一個儲物袋,直接扔給了光頭勇,說道:“這里面是一千萬靈幣,你點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