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顧景琰看了眼自己那個不省心的助理,揮手示意他出去。
林書如蒙大赦,趕緊出去幫他帶上了門。
顧景琰坐在沙發上,伸手扯了扯領帶,嘆了口氣說,“還不是因為林書和景陽的事。”
“他們倆怎么了?”
“奶奶讓他們訂婚,但是林書他,并不喜歡景陽,不喜歡就算了,他居然還答應了,我讓他去跟景陽說清楚,他非但沒說,還跟景陽約會,這么優柔寡斷,我能不生氣嗎?”
韓若星聽完笑出了聲,“顧景琰,你真是沒什么談戀愛的經驗啊,林書從來都不是優柔寡斷的人,能讓他猶豫,說明他也不是完全對你妹沒有感覺啊。”
顧景琰不滿自己老婆不跟自己統一戰線,皺眉道,“你怎么還幫他說話?”
韓若星嘆了口氣,“你是她哥,又不是她爸,你總不能什么都管,你管太多,她懂事承你的情還好,她要是不懂事不明白的你的苦心,還要記你的仇。更何況感情的事,我們作為局外人哪里好幫別人評定?林書人好,你妹要是能跟他成,是好事,若不能成,她和林書這樣的人交往過,往后再談戀愛,品質太差的人根本入不了她的眼,你都不用擔心她會把歪瓜裂棗帶到你面前,她自己也能分辨好壞,也不是什么壞事呀。”
“你覺得景陽有你這么清醒嗎?她跟我一樣,一旦認準了一個人,就很難從中抽身,若是從來沒有交往過倒也還能忍,就像她對明軒,因為從來沒有得到過,所以可以說服自己放下,可她一旦投入一進去,若將來不能如她所愿,我就擔心她陷入死胡同走不出來。”
“祖傳戀愛腦嗎?”
顧景琰……
“能不能嚴肅點?我在跟你說正事!”
韓若星笑了一下,溫柔道歉,“好吧,是我不對,可是顧景琰,你不能阻止她去走她自己的該走的‘彎路’,你幫她規避了,下一次她再遇見一個她喜歡的人,她還要走一遍老路,你能每一次都能阻止嗎?如果林書是一個很差勁的人,你怎么阻止都不會說,但他不是,你妹妹跟他交往,成了皆大歡喜,不成也是一種成長,你不能阻止她成長的,因為你管不了她一輩子,她也不會讓你管一輩子。”
顧景琰嘆了口氣,壓著眉心,“頭疼。”
“你妹妹的婚事你都愁成這樣,將來萬一我們生個女兒,到了談婚論嫁的時候,你不得愁得整夜睡不著?”
顧景琰想了一下,要是自己生的女兒也跟他妹這樣,那何止是睡不著,頭發估計都要大把掉。
想到這里,他十分嚴肅道,“胎教還得做,你到時候上課別打瞌睡了,跟我一起學,我們要生兩個懂事的。”
韓若星忽然后悔起自己的嘴欠。
胎兒被教到沒有不知道,反正老母親是睡不成了。
“你跟曼姐聊得怎么樣?”
韓若星說,“一般,全程基本都在說我哥,他們倆不會真的要舊情復燃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