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小說網 > 顧總別虐了,許小姐嫁給你哥了 > 第920章 沈柔唐錦洲一起除掉白賀銘
  林清秋搖了搖頭。“除了他,我想不到還有誰會在背后幫厲家。”

  厲寒琛一直沉默,開口。“媽,別想了,那人總會出現的,不會有人平白無故的幫我們。”

  在厲寒琛看來,有人在背后守了厲氏集團這么多年,如果是為了利益,那應該也快到了要債的時候了。

  林清秋點了點頭。

  “哥,你最近身體怎么樣?”厲司承問了一句。

  “好……好多了。”厲寒琛咳嗽了一下,笑著開口。

  厲司承握住蘇沁的手,跟大家介紹。“今天大家都在……我跟大家介紹一下,這是我老婆,蘇沁,我們領證有一段時間了,但是……一直沒有公開,打算以后有合適的機會,會公開的。”

  蘇沁有些不好意思,但還是跟大家笑著打招呼。“很高興認識大家。”

  洛星辰緊張的看著厲寒琛。“我們沒有準備見面禮。”

  “今天聚的匆忙,下次正式聚一下。”厲寒琛揉了揉洛星辰的腦袋。

  洛星辰點頭。

  許妍也看了顧臣彥一眼,有些擔憂。

  她清楚林清秋最近為什么這么著急找出背后幫厲家的人到底是誰。

  韓三爺出事以后,m國的黑市已經完全被上面的人接手和管理了,這也就意味著,厲家很有可能會成為被利用的對象……正如厲寒琛所說,沒有人會平白無故,無緣無故的幫助別人。

  那個人護著厲氏集團,讓厲氏集團壯大,在海城打開市場,之前又利用厲氏集團的外貿走私……

  雖然厲氏發現的早,但明顯,那個人一定是打算利用厲氏集團做些什么。

  厲氏集團能在海城占據如今的位置,一旦犯了錯誤,被利用,或者被牽連,功虧一簣,全盤皆輸。

  林清秋著急把人找出來,也是想要看看,對方到底是誰。

  她要把人抓到明面上來,否則……對方一直躲著,躲在背后,很難堤防。

  “最近厲氏集團一定要嚴防死守,所有人都要嚴格盤查,百密一疏一旦要是在關鍵時刻除了岔子,我們怕是必須要退出海城市場了。”林清秋今天驕厲司承和蘇沁過來,也是這個意思。

  厲氏集團,處在最危機的時刻了。

  看似風平浪靜,實則風起云涌。

  樸家,白家,還有以他們為首的那些商會聯盟都虎視眈眈的盯著厲家。

  厲氏集團不能犯錯,犯錯就會被抓到無限放大。

  “我們明白。”厲司承點頭。

  蘇沁也明白,厲氏集團現在被很多人盯著。

  她看了厲司承一眼,有些心疼。

  最近厲司承一天睡不了幾個小時,他在嚴控。

  “最近,你們都去幫幫司承,有精力的出人,沒精力的多想辦法,厲氏集團一旦被人咬住,就難脫身了……”林清秋嘆了口氣。

  樹大招風。

  他們好不容易戰略往海城移,把所有的商業重心都放在了海城商圈。

  如果出事,他們必須退出海城,回到m國,而m國……比海城要危險了不知道多少倍。

  林清秋一直想要回歸海城,這也是原因。

  “我和臣彥最近沒事會多幫二哥的。”許妍看了顧臣彥一眼。

  顧臣彥點頭。“裴川和顧昀在眾城,我比較放心。”

  現在來看,確實厲氏集團更容易成為被攻擊的對象,因為根基不穩。

  “我會盡快找出背后的人,問清楚他到底想要什么。”林清秋揉了揉眉心。

  “媽,別太擔心,咱們人多力量大,不會有事的。”厲寒琛安撫林清秋。

  林清秋點了點頭。

  可怎么能不擔心呢。

  ……

  瀾庭酒店。

  沈柔和唐錦洲回了酒店,喝了點兒酒。

  大概是紅酒上頭了,也許是沈柔有心,環境顯得有些曖昧。

  “前段時間,出什么事了嗎?見你心情不是很好。”沈柔柔若無骨的想要靠在唐錦洲身上。

  唐錦洲也沒有閃躲,笑了笑。“朋友出事了。”

  沈柔看了唐錦洲一眼。“很嚴重嗎?”

  “嗯。”唐錦洲點頭。

  “你知道我為什么恨顧臣彥嗎?”唐錦洲給沈柔講故事。

  沈柔愣了一下,坐直了身子,唐錦洲,終于要對她敞開心扉了嗎?

  “我是個孤兒,被唐家收養,作為顧臣彥的影子……替他承受被綁架,被威脅等一切傷害。”唐錦洲搖晃著紅酒杯。“因為我是個孤兒,承唐家恩惠,就要替顧臣彥擋災。”

  沈柔看著唐錦洲蹙眉。“憑什么。”

  她竟然,會心疼唐錦洲。

  那時候的唐錦洲也只是孩子啊,替顧臣彥被綁架,經歷那么多危險恐嚇,他該多絕望。

  “而顧臣彥,高高在上,從出生開始,就是唐家要守護的小少爺,是顧家繼承人……”唐錦洲冷笑。“憑什么?我也想問憑什么?”

  沈柔握緊雙手。“你替他承受了這么多,就是她欠了你的。”

  唐錦洲笑了笑。“他欠我的,他當然欠我的。”

  沈柔保住唐錦洲。“我會幫你的,你想毀了顧臣彥,我會幫你的。”

  “但現在,我們要做的,是先餐食厲氏,而眼下這個好機會已經勢在必得,白賀銘這個人陰晴不定……我不打算與他合作。”唐錦洲再次提出,與白賀銘斷合作。

  沈柔還是有些猶豫的。

  畢竟樸家和白家還是有合作往來的,一旦斷了合作,就意味著她要和白賀銘和白家為敵。

  “嘭!”突然,外面傳來踹門聲音。

  “開門!”

  是白賀銘。

  傅文溪故意讓人告訴白賀銘,沈柔和唐錦洲早就勾搭在一起了,人家兩人如果成了……那他白賀銘就是個炮灰。

  果不其然,沈柔和唐錦洲還真來酒店了。

  他在外面一路跟著,看著他倆卿卿我我的進了房間。

  “開門!唐錦洲,沈柔,你個賤人。”白賀銘怒意的叫罵。

  毫無疑問,白賀銘能幫沈柔,和沈柔合作,兩人肯定是有過男女關系的。

  白賀銘現在不僅僅是合作上感受到了背叛,在男女關系上也感受到了背叛。

  在沒有遇見唐錦洲之前,沈柔可是十分聽話的,兩人保持著肉體關系。

  可現在沈柔有了唐錦洲,他倒是被晾在一旁了。

  “你喊什么?”唐錦洲開門,蹙眉問了一句。

  “賤人,看來是我沒滿足你,讓你半夜勾引男人。”白賀銘故意當著唐錦洲的面罵沈柔,就是要破壞兩人的關系。

  沈柔臉色一遍,握緊雙手,白賀銘這個蠢貨,瘋子!果然,唐錦洲說的沒錯,他陰晴不定,真該死。

  就不該與白賀銘繼續合作下去,否則……不知道哪天就被這個瘋子反咬一口。

  “嘭!”唐錦洲給了白賀銘一拳。“請你尊重她。”

  沈柔楞愣的看著唐錦洲,擔心又感動……

  陰狠的看了白賀銘一眼,她確實應該和唐錦洲合作,先除掉白賀銘這個瘋批了。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