片刻后,他出現在了時間長河的下游,此時,江萱正在和黑暗祖神玄剎大戰,不過江萱相比起玄剎,終究還是太稚嫩了些。
畢竟江萱剛突破,底蘊遠遠沒有玄剎深厚。
江萱渾身是血,在時間長河中,濺起萬丈波瀾。
她此刻也有些許多,滿臉疲態。
玄剎正想動手徹底滅殺江萱時,眉頭一皺,他感受到了一股熟悉的氣息。
下一刻,江辰便出現在了他面前。
“南溟!”
黑暗祖神丫丫切齒的開口,“你還沒死,當真是陰魂不散啊!”
江辰淡淡的道:“玄剎,你都還沒死,我怎么可能死呢?”
玄剎想了一下,忽然笑道:“南溟,世間如今只有我們三人是祖神境了,何不聯合,去探尋那傳說中的虛無混沌境?”
江辰笑道:“以諸天生靈為祭?不好意思,我沒興趣。”
“你......那些對我們而言,不過是螻蟻而已,你何必在乎?”
玄剎氣的咬牙。百萬年前,他原本差一點就成功了,最后卻被江辰破壞,如今對方還要來。
“道不同,不相為謀!”
江辰瞥了他一眼,便不在理會,而是看向了江萱,江萱露出了一抹久違而誠摯的笑容,“哥,終于等到你了,你看我沒有說謊吧,總有一天,我們會再度重逢。會解決一切源頭。”
“是啊,百萬年的時間,辛苦你了。”
江辰有些心疼的看向江萱,然后輕輕的將她擁入懷中。
“哥,你變得矯情了呢,你可是祖神境!”
江萱吐槽道。
“此刻,我只是你哥哥。你只是我妹妹。”
江辰低聲說。
“唉!”
一聲嘆息傳來,黑暗祖神道:“看來是說不通了,你們是鐵了心要和吾做對了,既然如此,那邊來戰吧!”
“轟!”
剎那間,時間長河斷裂,三人的大戰直接擾亂了萬古時空。
這場戰斗不知道持續了多久,因為他們所大戰之地,已經沒有時間衡量。
不過,當江辰和江萱再次出現時,已然是百年后。
兩人逆著時間長河,重新回到了所處的世界。
江萱看著各個破損的大界,以及那些死去熟人的尸體,對江辰輕聲道:“哥,是時候撥亂反正了。”
江辰笑道:“好!”
說著,兩人聯手催動祖神偉力,逆流歲月,那些曾經熟悉的人,皆紛紛顯化歸來。
......
百年后。
藍星。
此時的藍星天地靈氣濃郁,曾經破碎的天地本源也被修復,生態也回歸正常。
曾經的星辰基地遺址,已經變成了一個強盛的宗門。
名叫星辰宗!
而江辰和眾多故人,便生活在這里。
午后,江辰便躺在一張躺椅上休憩。
這時候,兩名身材苗條的女子走了過來,“老公,阿辰,今晚......”
江辰瞬間一個激靈,吃驚的道:“又雙飛啊,不行,不行,妹妹我下棋找呢。”
說完,他直接消失在了原地。
而不遠處的林子里,看到這一幕的江萱,則直接翻了個白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