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小說網 > 方羽小說 > 第六千零二章 顛覆一切

閣主重新打坐,身軀周圍有數十顆泛著淡淡光芒的法球在轉動。
相比起空機的慌亂,他的表現仍然很是鎮定。
“閣主,我們是不是應該立即要求神庭召開大會?現在這種情況,我們不能再等了,得趕緊商討出一個結果,或許得把這個消息稟報到陛下……”空機思慮再三,轉身看向后方的閣主。
而這時,閣主身軀周邊的法球已經停止了轉動。
他睜開雙眼,開口道:“莫急躁,那股力量不屬于方羽。”
“這……閣主,即便不屬于方羽,方羽能夠借用,對我們來說也是同樣的威脅……”空機咬牙道。
“不,那股力量,他絕無可能多次運用。”閣主搖頭道,“那是大獄之器。”
“大獄之器?”空機愣住了。
閣主頷首道:“屬于大獄的鎮獄至寶,按常理,無法在外界使用。”
“方羽曾數次進出大獄,先前就有情報表示,方羽手里或許有一塊域王石。”
“而按神秘閣的分析,域王石的出處,極大可能為東獄。”
“域王石……”空機臉色一變。
他聽說過這件至寶,可無視一切限制,能力同樣逆天!
可剛才方羽所祭出的顯然不是域王石!
“方才方羽所使用的是太阿,出自于南獄。”閣主緩聲道。
“南獄……那不是南天皇……”空機雙目圓睜,眼神駭然。
“嗯。”閣主應了一聲,語氣低沉,“我剛從砂皇口中得知,目前南天皇消失了。”
南天皇與至高神族之間走得比較近。
尤其與神皇之一的砂皇之間,私下有交情。
“南天皇消失了?南獄的至寶在方羽的手中……這是不是意味著,南天皇被方羽……”
這下,空機臉上的震駭之色更甚。
大獄鎮守者被方羽殺了!?
這種事情,連想都沒有想過!
如果方羽真的殺死了南天皇,那他怎么可能還能隨意在仙界中活動,難道不會被其余三大獄追捕么!?
誅殺一位大獄鎮守者的罪名,無法想象!
“還未有定論,砂皇只是無法聯系到南天皇,包括南天皇的那些手下。”閣主說道,“這并不意味著南天皇死了。”
“可是,若南天皇還在,南獄的至寶怎么可能落到方羽的手中!?”空機驚聲道。
“這的確是個問題,但你要知道,仙界大獄的背后是什么。”閣主抬眼看向空機。
“大獄的背后……”空機臉色變幻。
“不管南天皇情況如何,方羽能把太阿這樣的鎮獄至寶拿到外界使用……必定與之有關。”閣主聲音變得沉重。
“閣主的意思是……”空機眼中已經有了恐懼。
如果是那股力量想要至高神族死,那可就不是他們坐在這里討論就能想到對策解決的了。
與位面法則對抗,從混沌之初到現在,也沒有成功的先例!
“無需恐懼,那股力量不可能直接下場,歷史上也從未發生過這類事件。”閣主說道。
“是不是至高神道掌控各個仙域,讓位面法則感到不滿了?”空機沉默片刻后,問道。
“若它不允許這樣的事情發生,那我們就必定無法做到這種程度。”閣主答道,“另外,以至高神道掌控仙界,是陛下的意志。”
“陛下是混沌至今,最接近于踏破那一層的存在,她對于位面法則的了解,遠遠大于任何存在。”
“我們不該懷疑陛下的決斷。”
空機低下頭。
“我認為方羽此次能夠在獄外使用太阿,應當是個例,原因……或許只是位面法則想要保留方羽的性命,又或許……還有別的原因。”閣主沉聲道,“不管如何,這樣的事情不會發生第二次,否則,一切都將被顛覆。”
“我明白了,閣主。”空機深吸一口氣,讓自己平靜下來。
……
北獄,大殿內。
道屠帝尊坐在高座上,眉頭緊鎖,臉上滿是不解。
“怎么可能?這是絕不可能允許的事情,也不應該發生!”道屠帝尊自語道。
在殿上,湮踏仰起頭,說道:“帝尊,你說這事情會不會跟無祭仙有關,畢竟先前方羽手中的域王石,就是無祭仙給的……”
“他有何資格調用南獄的至寶!?即便南天皇不在,太阿那樣的至寶也不可能被方羽拿到獄外使用!”道屠帝尊寒聲道,“太阿可是純粹的位面之器!一旦拿到獄外使用,會引發什么樣的后果?意味著規則不復存在!等同于……”
道屠帝尊沒有把話說下去。
但湮踏卻知道是什么意思。
既然太阿是位面之器,那么,太阿被拿到外界使用,等同于位面法則直接插手仙界的事務。
甚至可以說,直接站在了方羽這一邊。
這怎么可能?
他們大獄鎮守者尚且可說有私心驅使。
可位面法則是為了什么?
從混沌之初到今日……有無數的強者登場又落幕,一個個大族走向巔峰,又再次衰落。
位面法則一直都在看著因果輪回,時代更迭,周而復始……
對位面法則而言,當下的一切不過都是漫長歷史上的一小部分。
當中存在的一名修士,或是一個大族,也不過是歷史長河中的一粒塵埃。
為何會直接插手?
甚至于直接旗幟鮮明地幫助了一位人族修士!?
“這里面一定出了什么問題,不應該發生這樣的事情。”道屠帝尊連連搖頭,臉上的震駭無以復加。
……
西獄。
“轟!轟!轟!”
六羽飛仙肉身膨脹,一拳一拳地轟向前方的一座座巨山。
巨山爆裂,沙塵四起。
“南天皇以這樣的方式被撤下……容許一個人族修士接連違反規則……為何?這個人族修士為何這么特殊?”
六羽飛仙一邊出拳,一邊在喃喃自語。
越是想不明白,他出拳的力度就越強,一拳轟滅數十座巨山。
……
石殿。
方羽一行回到此地。
“直接把妖帝和至高神族派來的成員打得抱頭鼠竄,不愧是你啊老方。”林霸天說道。
“那不是我的力量。”方羽搖了搖頭,瞇眼道。
雖然這一次,通過借用太阿的力量找回主動權。
但方羽內心并不感到高興,反而更有危機感。
如今的他,需要面對的對手……實力都極其強大,或是始祖,或是至高神族的頂尖成員。
稍有不慎,就會讓自己陷入到絕境。
若是這次沒有太阿,不知道結果會如何?
“得趕緊突破乾坤塔第八層,只有把法則層級再提升一階,下一次才不會陷入到這樣的困境。”方羽心道。
但要突破乾坤塔第八層,還需要一枚銅幣。
這枚銅幣到目前為止還沒有線索。
“不管怎樣,這次我們的計劃算是成功了,妖帝的血祭徹底被破壞。”林霸天又說道。
“不僅破壞了,那些血氣還大部分都被我吸收了。”方羽說道,“現在的我,也算擁有一部分的妖族血脈。”
“還能這么操作?”林霸天驚訝道,“不過我看那妖帝這次受傷也不輕,再加上被太阿嚇破了膽,短時間內應該不敢再跳出來了。”
“還有至高神族應該也一樣,老方,這一戰后,你就得到更多的時間來提升實力了。”
“我不認為能靠太阿震懾太長的時間。”方羽搖頭道,“都是頂尖強者,他們一眼能看出那不是我的力量,自然也會想到……這股力量可能的來源,以及必定存在的限制。”
“話是這么說,但怕還是怕的啊,你自己都不清楚還有沒有機會使用太阿,他們怎么敢打包票一定就沒有下次了?”林霸天說道。
“這種逆天的力量,若是還能再用一次……這仙界可就徹底亂套了。”方羽瞇起眼睛,說道。
太阿不是他想用,所以能用。
而是位面法則想讓他用,他才能用。
若真能再用,意味著位面法則想要借他的手除掉仙界的某個存在或勢力!
這是什么行為?
方羽搖了搖頭,不再思考。
突破乾坤塔,提升自己的力量,才是當務之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