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小說網 > 大雪滿風刀楊戰李漁碧蓮 > 第257章 到底誰更殘忍
    氣海被毀,袁召面若死灰。
忽然,他看見一雙腳落在他的跟前。
袁召抬起頭來,眼神兇狠起來:“楊戰,你不得好死!”
“我好不好死就無需袁堂主掛心了,你還是想想你自己,你要是運氣好的話,還能回天下盟去,對了,回去告訴你們盟主,紅塵的水太深,別來趟,他把握不住!”
袁召露出殺人般的眼神,聲音顫抖:“楊戰,你以為,只是天下盟嗎,你是在與整個江湖為敵!”
楊戰蹲了下來:“我記得我家碧蓮就和天門有過節,天下盟算什么東西,怎么也找上門來送死了?”
“你連這都不知道,你還敢和她扯上關系?你死定了,你們都死定了!”袁召惡毒的詛咒著。
“本將軍需要知道什么?她怎么了,一個女人,怎么就讓你們喊打喊殺了?”
“魔地是整個江湖的禁忌,她是魔地的人,必須死!”
楊戰看著袁召:“禁忌是什么?”
“禁忌就是不可逆,碰之即死!”
楊戰皺起眉頭:“現在看你這樣子,也挺悲哀的,修行毀于一旦,卻還不知道禁忌到底是什么,人云亦云而已!”
袁召瞪眼:“誰說我不知道,這是……”
楊戰正等著呢,袁召忽然就熄火了。
“這是什么?不懂就不要裝懂,不然被人當成飯桶。”
袁召怒道:“自古以來,各大圣地都在鎮壓魔地,只有這樣才能讓天下太平,我輩江湖中人的責任!”
楊戰不屑道:“說半天,你還是說不出個所以然來,所以,飯桶,就不要裝懂了!”
袁召惱羞成怒:“誰說我不懂,這事關神之禁忌!”
楊戰有些詫異,沒想到還真有點收獲。
“神之禁忌是什么玩意兒,說的莫名其妙,隨便編出來的謊話?”
“楊戰,神之禁忌我雖然說不清楚,但是自古以來,正魔不兩立,你和魔地妖女在一起,最后都很慘,你還和這妖女施展了同生共死術,你死定了,不單是你,你北濟,你神武軍,你這大夏戰神,結局已經注定了,現在你的反抗,也不過是徒勞,毫無意義!”
說著,袁召看向碧蓮:“妖女,你也別得意!”
剛說完,袁召就渾身抽搐,氣海被毀,痛入骨髓!
楊戰冷淡道:“老子還真不是嚇大的,告訴你們盟主,還有那些什么圣地,我和我結義兄長武王,等著他們來送死!”
說完,楊戰起身,看向聽話的碧蓮:“我們走,碧蓮!”
“哦,看起來他好痛苦,好可憐,不幫幫他嗎?”
楊戰看著碧蓮那臉上的憐憫之色。
轉頭看向痛苦的袁召:“看到沒有,這就是你們口中的妖女魔頭,你們想殺她,她卻想幫你。”
袁召痛苦的呻吟著,沒辦法說話。
楊戰看向碧蓮:“碧蓮,你說怎么幫他?”
“殺了他,他就不痛苦了!”
這一瞬,楊戰愣住了,看著碧蓮那認真的模樣。
“呃,幫他干什么,就該讓他痛苦,嗯,記住了,不許這么好心哈!”
“哦,可是需要這么殘忍嗎?”
碧蓮蹙眉。
楊戰直接拉著碧蓮朝外面走。
站在一旁的老六和幾個侍衛,面面相覷。
老六蹲下來,很認真的問也有些呆滯的袁召:“殺了你殘忍,還是不殺你殘忍?”
袁召這才回神,然后破口大罵:“你們都是魔頭,都死定了,等著吧!”
老六白了一眼:“唉,我覺得二爺和碧蓮姑娘都不夠殘忍!”
這才起身,跟著楊戰出去了。
酒店大廳,楊戰盯著掌柜的,嚇的掌柜的面無人色。
“你說多少錢?”
“客官,三百兩,你們點的都是上等山珍美味,這些我們買進來都要這些價錢,童叟無欺,絕無亂要價……”
說到后面,掌柜的聲音都有些顫抖了。
楊戰一拍腦門。
失算啊,怎么忘記讓楊建結賬之后再滾了?
楊戰看向老六幾人。
老六瞪眼:“二爺,我沒錢啊!”
其他幾名跟著來的侍衛,也搖頭。
楊戰指著老六:“老六,你在這里等著,嗯,一會兒我派人送過來。”
老六干笑道:“二爺,要不讓他們在這里等著……”
“廢什么話!”
掌柜的卻連忙說:“客官,賬已經結了。”
楊戰和老六都愣了一下。
“誰結的?”
掌柜擦了一把額頭的汗水:“走了,是一位公子,他讓幾位客官無需理會,也無需道謝。”
楊戰點頭,帶著碧蓮老六等人離開了酒樓。
而此時,掌柜臉上剛才的驚慌消失了。
只是有些感慨:“這北濟是多窮啊,堂堂大將軍楊戰,居然連三百兩都拿不出來。”
“他有錢,北濟一個小國庫,比大夏朝廷的國庫都充盈,他怎么會沒錢!”
“那他……”
“不過他說那些錢,都是北濟軍民的,從來不會私自花那些錢!”
一個年輕人走了出來。
“公子,那可是三百兩銀子,也怪肉疼的。”
“一個為大夏守住北大門的人,三百兩算什么,我文家家財盡付與神武軍,也沒關系,更何況,他可是那個為了天下百姓,敢于刀斬無道昏君的義士!”
說完,年輕人拿起了包裹,丟下一封信給掌柜的。
掌柜有些疑惑:“公子這是要去何處?”
青年眼睛明亮,眼中充滿了炙熱。
“我爹老是說,讀書沒用,我會讓我爹知道,讀書有用!”
掌柜臉色大變:“公子,你要……”
“你告訴我爹,我去北濟了,生死無需掛念,若是有歸期,那便是我衣錦還鄉之時!”
說著,年輕人背上了行囊,走出了酒樓。
外面。
一個老叟坐在太陽底下,正在和一個小孩對弈。
年輕人來到老叟跟前。
老叟頭也沒抬:“就看了一眼,就決定了?”
年輕人點頭:“先生,雖然就一眼,但是他的事情,我輩年輕人都知道。”
“耳聽為虛,眼見為實,他的確是值得你追隨的人?”
“還不一定,不過我想去北濟看看!”
“好,去吧,讀萬卷書不如行萬里路,稷下學宮向來鼓勵學子走出去看看。”
“謝謝先生,學生去了!”
文言彎腰行禮,然后背著行囊,走了出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