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小說網 > 大雪滿風刀楊戰李漁碧蓮 > 第238章 我不嫌棄你
    天圣宮,三道身影出現的剎那。
強橫的威勢,直接壓制在文德殿范圍內。
楊武和楊戰,自然感受的真切。
楊武發現楊戰在看著他,楊武剛要說話。
楊戰就來了句:“老頭,別人都騎在你臉上拉屎了,你也不吭聲?”
楊武白了楊戰一眼:“你還是大夏戰神呢,你倒是吭聲啊!”
楊戰忽然上前一步,中氣十足的呵斥:“三位,我大夏皇帝有旨,諸位不得在我皇宮造次!”
楊武一愣,隨即又白了楊戰一眼。
這時候,楊武終于開口了:“天門如今這么放肆了?”
楊戰轉頭,看著楊武,頗為贊賞道:“這才是大夏皇帝嘛!”
“哼!”
楊武背著手,看著那從天而降的三人。
不過,強大的氣機,排山倒海般壓了過來。
不過楊武和楊戰,都是武夫,體魄強悍,自然沒什么大不了的。
倒是楊武的幾名護衛,文德殿中的陳琳兒和姜黎,則是噤若寒蟬,似乎怕出聲就被注意到。
三人依舊落了下來。
其中一人看著文德殿門口的人,另外兩人直奔觀星臺。
這人笑道:“皇帝陛下,私人恩怨,和旁人無關。”
“放肆,這是我大夏皇帝皇宮,不請自來是為賊,更是欺君罔上藐視皇威!”
楊戰一副皇帝的忠心之士一般,氣勢洶洶。
楊武看了,忍不住再度翻白眼。
來人抱拳道:“皇帝陛下,稍安勿躁,等我們處理了私人恩怨,就離開!”
說完,這人看向楊戰:“你算什么東西,敢這么和本座說話!”
啪!
楊戰忽然出手,一巴掌拍了過去。
轟鳴聲在現場十分的響亮,可惜,沒有打中。
楊武都如臨大敵,卻看見楊戰一擊而退,居然直接跑到他身后。
這一幕,楊武一臉郁悶。
楊戰呵斥道:“對我皇帝陛下不敬,當掌臉!”
楊武此刻,老眼都懶得翻了。
這一番動靜,倒是讓直奔觀星臺上的兩人,也不禁看了過來。
卻就在這一刻!
倒下的碧蓮忽然站了起來,其中一人感覺到了什么猛然回頭。
轟!
碧蓮瞬間一拳,此人直接飛天而起。
另外一人,頓時大驚:“受死,死咒,迷哄咚迷巴……”
碧蓮卻露出了笑顏。
原本天仙一般的笑容,落在這念咒的人眼中,卻如同魔神的微笑。
“你……啊……”
一聲轟鳴,這人再度飛天而起。
緊接著,碧蓮身形也消失了。
不過上空,不斷的傳來破空的擊打聲。
即使有人施展什么招式,在近身格斗下,碧蓮這樣完全顛覆了認知的武夫面前。
兩大玄虛巔峰的強者,這一刻,就如同球一樣,一會兒被打到東,一會兒又被撞到了西。
只見碧蓮和兩人的身影在天空中來回變換身形。
這一幕,看守楊戰楊武的這名仙風道骨的強者,終于明白了。
“妖女,你居然解了弒神咒?!”
“呵!”
碧蓮冷笑一聲。
接著,兩團軟綿綿不成型的尸體,就從天上墜落了下來。
砰砰兩聲悶響。
氣勢無匹,高調強勢的天門兩大強者,就這么飲恨皇城!
老者雙手捏訣,仿佛能抹滅一切的恐怖氣機冒了出來。
而此刻,碧蓮卻淡淡的看著他,任憑他施展強力的手段。
只是老者發現碧蓮的眼神,似乎帶著幾分憐憫。
下一刻!
轟的一聲響。
一把刀,忽然刺在了他的背后。
不過強大的域場隔離,讓這把刀撲空了。
就在這老者震怒,抬手就想要將后面膽敢襲擊他的人擊斃。
剛剛轉頭,卻又是一愣。
噗嗤!
一只看似嬌柔的小手,從他的身體穿透。
老者這才再度回頭,就看見近在咫尺的碧蓮:“妖女,我等只是探路……你……”
碧蓮的手直接抽了出來,還捏著一顆心臟。
然后,碧蓮嫌棄的丟在了一旁,甩了甩手,手上沾染的鮮血,盡皆被甩了出去。
隨即,碧蓮更是嫌棄的看了楊戰一眼:“太弱了,他不動讓你捅,你也傷不了他,就你這樣,那憨憨還給你來一個同生共死?嫌棄自己命長?”
越說,碧蓮越是嫌棄。
楊戰收回了刀,看著倒下的老者,拿下了老者身上的令牌,然后自顧自的揣了起來。
楊戰這才看向嫌棄他的小碧蓮,咧嘴笑道:“沒事,我又不嫌棄你!”
“你!”
碧蓮頓時有些怒了:“你還敢嫌棄我?”
楊戰很認真的點頭:“我真不嫌棄你!”
碧蓮忽然轉身,就要走。
楊戰當即開口道:“走吧,這天門高手可不止這三個!”
碧蓮停住了腳步。
捏著拳頭,身子隱隱發抖。
“潑皮,無賴!”
楊戰白了碧蓮一眼:“要不是你口中那憨憨,我眨眼間死給你看!”
碧蓮閉上了眼睛,咬著嘴唇,身上的氣勢如同巨浪,洶涌澎湃。
最后,碧蓮睜開了眼睛,惡狠狠的看著楊戰:“你要是敢死,九幽之下,我也不放過你!”
說完,碧蓮瞬間沖天而起。
聲如驚濤,壓過一切。
“天門的卑鄙小人,都滾出來受死,本座要殺人!”
楊武看著楊戰將碧蓮氣的要殺人泄憤。
不由得充滿贊賞的來了句:“不愧是混世魔王,滾刀肉啊,誰拿你都沒辦法,你要是把她給氣死了,就得不償失了。”
楊戰卻看向楊武:“有些事情,該了結了。”
楊武卻看向外面,淡淡的說:“再等等!”
楊戰看著楊武:“等什么?”
“等見證人!”
楊戰皺起眉頭:“你真打算給我抬轎子?”
“幫我求求情,讓碧蓮想辦法幫幫她!”
說著,楊武指向站著沒動靜,如同人偶一樣的崔皇后。
楊戰皺眉道:“機會也不大。”
“只要盡力就行,不行,那也是她的命,也是你的命。”
楊戰聽到最后一句,有些疑惑。
卻在這時候。
外面有人大喊:“父皇,這是兒臣最后一次如此稱呼你,你居然為了一己私利,葬送百姓,坑害子民,私通蠻國,迫害北濟軍民,父皇,你愧對大夏子民,愧對我楊家列祖列宗,現在起,我楊興與你斷絕關系,父皇,你犯下了太多十惡不赦的罪過,伏法吧,給天下人一個交代!”
楊武聽到這話,卻露出了笑容:“這小子,比朕狠啊!”
“你也狠絕,有其父必有其子!”
“朕雖然也狠,但是從來不曾想過宰了這兩個逆子,虎毒尚且不食子,更何況朕,但是給那兩個逆子機會,是真的會殺了朕!”
楊戰皺眉:“塵了溝通蠻國,迫害北濟軍民這些事情,應該都扣在你頭上了。”
楊武卻搖頭道:“無妨了!”
“一心求死?”
楊武指著自己的心臟:“上次你一刀,你以為朕真的痊愈了沒大問題了?不過是強撐一口氣而已,加上陰陽大陣,朕命已該絕了,可惜,終究沒能看見皇后恢復成人,唉……”
說完,楊武落寞的望著崔皇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