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小說網 > 大雪滿風刀楊戰李漁碧蓮 > 第190章 皆為利來
    武王和楊戰一起喝酒,說著曾經的事情。
兩人都頗為唏噓,世事變遷,如今身處天牢中,又是別樣的味道。
不久,楊戰看向武王,神色冷肅了起來:“酒已干了,該來的,總歸要來!”
武王點頭:“二弟,這計中計,局中局,怕是不好掌控吧?”
楊戰笑了起來:“的確,還真沒想到兄長有本事請到這樣的高人。”
“天下高人,無外乎利。”
楊戰笑了起來:“天下熙熙皆為利來,兄長你為什么利,我清楚,他又是為了什么利?”
說到最后一句,楊戰看向了玄虛境高手。
玄虛境強者也沒說話。
武王倒是轉移了話題:“二弟,此情此景,就沒想問點你關心的?”
“我這不是等你告訴我一些我想知道的?”
“都要死的人了,知道了又有什么用?”
楊戰露出笑容:“死也想死個明白不是?”
武王笑了起來:“是黃廟村吧?”
“沒錯。”
武王看著楊戰:“那你將楊大牛給殺了?”
“我這個人不喜歡被人威脅。”
武王有些無奈:“你這脾氣,讓為兄說什么好,這黃廟村就是楊武派人干的。”
“推給一個死人?”
“圣旨殘片你沒看見?”
楊戰從懷里掏出了那張明黃色的布片,上面還有黃廟兩個字。
武王嚴肅道:“就是這個,難道你看不出來,這是圣旨殘片?”
楊戰看著武王問了句:“我最想問的是,為什么你會有這殘片?”
武王哈哈笑了起來:“你不是一直在追查,為兄自然幫你查探了,這圣旨殘片就是在黃廟村廢墟找到的。”
“那就怪了,這人將圣旨燒了,恰到好處的只剩下這黃廟二字。”
“世間之事,本就諸多巧妙。”
楊戰看了一眼旁邊的中年人。
這玄虛境強者,自始至終,都十分淡漠,并不關心楊戰和武王的飲酒閑談。
但是此時,他看向兩人。
楊戰開口道:“那兄長說說,為什么楊武要屠黃廟村,還把在黃廟村的崔皇后也給殺了?”
武王聽到這話,不禁笑了:“二弟準備充分,既然知道崔皇后死在那里,不是更能印證黃廟村是被楊武所滅?”
“原因呢?”
武王慢條斯理道:“那二弟,你沒有調查過,崔皇后的死狀和黃廟村的人是否一樣?”
楊戰眉頭一挑,這武王還真知道一些情況的樣子。
“愿聞其詳!”
“為兄說這些,你也未必相信,不過為兄還是要說,你若是認為崔皇后是被屠村的人殺的,那么死狀就該差不多,黃廟村的人,死狀都是一樣的,這一點,你是否知曉了?”
楊戰點頭。
武王也點頭:“好,那么,要推斷是不是崔皇后要滅了黃廟村,你只要找到崔皇后的尸體,看一下死狀是什么樣子的,不就一目了然了。”
“現在這樣子,難道我去挖墳?兄長你說吧,信與不信,我自有判斷。”
武王笑了起來:“好,根據我所了解的情況,崔皇后當時就是去屠村的,但是她沒有想到,黃廟村有能人出現,導致她和她的人,都死在了黃廟村,所以,不單是崔皇后的死狀,還有崔皇后帶去的人,死狀都和村民不同。”
“這就是你的推斷?”
武王卻搖頭,沒有解釋,反而是指著楊戰手中的圣旨殘片說了句。
“這圣旨殘片的確不是黃廟村被發現的,而是為兄從一道圣旨上扣下來偽造成燒過的樣子,此次來探望你,我已經將圣旨的其他部分都帶來的,你自己看吧,就知道我的推斷,到底有多大的可能性!”
說著,楊武從袖袍里拿出了一份破爛的圣旨。
圣旨有一個部位有一個洞。
楊戰拿著殘片圣旨對比上去,雖然小了一些,但是是邊緣被火燒過,減少了些面積。
整體上看,這黃廟二字的殘片,應當就是從這道圣旨上取下來的。
楊戰看著圣旨的內容。
大致是,令越州刺史,領兵前往黃廟村,日期是在黃廟村被屠的前一日。
楊戰皺眉:“我查過留檔,沒見過這封圣旨的留檔。”
武王看了楊戰一眼:“沒有留檔這不是更證明有鬼?”
“那這圣旨怎么會在你手里?”
武王笑了起來:“越州刺史原本是我的人。”
“人呢?去了黃廟村之后,有什么發現?”
“河東失守,越州刺史就跑去天北了,人還活著,剛才我說的話,都是他告訴我的,他帶人去的時候,黃廟村已經被屠了,但是崔皇后和隨行隊伍,和村民的死狀,完全不一樣,村民是眉心出現一個血洞,而崔皇后他們則是被利刃所殺,死狀各不相同。”
“但這只能說明,殺崔皇后和村民的人,不是同一路人。”
武王看著楊戰:“那崔皇后去一個小山村干什么,而且楊武當時也在越州!”
楊戰看了武王一眼,然后看向一直沒說話的玄虛境強者。
“這就要問問這位兄臺了!”
武王有些驚疑,中年強者微微皺眉。
楊戰再度說了句:“是什么原因,讓你能屈尊事權貴,來當武王的馬前卒?”
武王盯著楊戰:“楊武跟你說了?”
楊戰沒有理會武王,看向中年人:“所以,你也是為了那件東西是吧?”
武王急忙開口:“他在套你話!”
楊戰并未阻止武王,反而笑道:“他能請你來,是告訴你,只要你來了,就能拿到你想要的東西是吧?”
武王再度開口:“玄陽兄,不要聽他說什么,這小子十分卑鄙狡猾!”
中年人只是冷冷的回了句:“武王,讓他說下去!”
楊戰看著急切的武王,咧嘴笑道:“兄長,你這么著急做什么?難道你是欺騙了這位兄臺,怕我揭穿?”
這一瞬,中年人身上氣機變得冰冷了。
武王面色難看,瞪著楊戰。
楊戰卻慢條斯理道:“楊武死之前,交了些東西給我,我也不知道是干什么用的,不過十分玄妙。”
這一刻,中年人的眼神有些銳利了。
“在什么地方,只要你給我,我能保你!”
這一刻,武王臉色黑了,而楊戰笑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