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小說網 > 大雪滿風刀楊戰李漁碧蓮 > 第155章 燎原
    楊戰的聲望,實力,用兵,人們早就耳熟能詳。
如今楊戰更是身先士卒,所到之處,勢如破竹,黑甲衛中更無一合之將。
讓身后的邪龍幫幫眾,更是如同打了雞血一樣,嗷嗷的向前沖殺。
正所謂兵熊熊一個,將熊熊一窩!
士氣瞬間瘋狂攀升,楊戰率領數百人,卻又著數萬人的氣勢。
根本就沒有用兵的丁卯,黑甲衛只知道包圍,在楊戰眼中,卻是一盤散沙。
頃刻之間,黑甲衛頓時就亂了。
讓楊戰都感覺,他在欺負人!
此刻,楊戰帶領的數百人,如同釘子一樣,直接挺進中軍深處。
這一刻,丁卯有些慌了。
“給我殺,慌什么,他們才四百人,殺!!”
不過,戰陣一亂,戰斗力根本無法凝聚。
丁卯即使呵斥,也根本無法扭轉。
就在這時候,丁卯大喝道:“白面執事,全部攻殺楊戰!”
八道身影,直接脫離了自己的隊伍,攻向楊戰。
但是沒有了執事的統率,黑甲衛更是一片混亂。
就在這一刻!
楊戰罡氣爆發,如同蠻牛一般,一路瘋狂的沖向丁卯。
丁卯更是大驚:“快,攔住他!”
同時!
丁卯身上真氣鼓蕩,卷起無數刀兵戰戈。
這狂風直撲楊戰。
就這么強大的殺招之下,原本沖殺向楊戰的八個白面執事,也不得不飛速后退,避免被誤傷。
這通玄境上品的殺傷力,根本不是他們能夠抵御的。
下一刻!
那裹挾無數刀兵戰戈的狂風,直接將楊戰包裹其中。
身邊的黑甲衛,瞬間被大卸八塊。
血霧彌漫,讓人看不清里面的情況。
而丁卯更是一心運轉著他凝練的飛劍,要將楊戰擊殺。
可是,被血霧遮擋了視線,讓他一時間難以看清楚。
轟!
血霧中一道身影沖了出來。
太快了!
丁卯大驚失色,猛然飛身而起,直接飛遠。
就在這一刻!
一道寒光,從丁卯身后射來。
轟!
丁卯身上真氣鼓蕩,雖然沒有被射穿,但是卻也讓他飛退的動作一滯!
就在這眨眼間,一道身影高高的躍起,直接一刀砍在了他的護體真氣上。
轟……
真氣和血氣碰撞,四射開來。
下方諸多的黑甲衛,被這強橫的氣機波及,直接倒了一地。
“楊戰,你敢!”
轟轟!
接連幾刀之下。
丁卯身上的護體真氣破裂了,楊戰壓著丁卯的肩膀,直接墜落下去。
砰!
丁卯墜落在地上,楊戰的刀鋒就在他的脖子邊緣。
“還不讓你的人住手?”
楊戰一臉是血,如同地獄魔王。
嚇的丁卯急忙大喊:“都住手!”
白面執事和黑甲衛紛紛住手,和邪龍幫的人拉開了距離。
楊戰抹了一把臉上的血,抬頭看向前方。
“剛才哪位兄臺相助?我楊戰欠你一個人情!”
接著,遠處觀戰的人群中,有人大喊:“是個女的,已經走了!”
楊戰笑道:“這年頭,還有施恩不圖報的?”
接著,楊戰看著大黑臉面具的丁卯:“丁大人,自以為是的代價,是不是很大?”
“你到底想干什么?難道是你們皇帝又想滅我龍淵閣了?”
“大爺的,老子是來交朋友和你們龍淵閣搭建友誼小船的,可你們不愿意啊!”
楊戰直接將真氣被錘散的丁卯提溜起來。
看著周圍虎視眈眈的黑甲衛和白面執事。
“看什么,有本事你們過來,一人給你們黑面大人一劍,現在護體真氣都沒有了,一戳一個洞。”
“不敢啊,這大黑臉平日里沒欺負你們,還不敢反抗?”
楊戰鄙視了周圍的黑甲衛和白面執事一眼。
就在這時候!
遠處跑來一些人。
“楊將軍,我來給這老家伙棒槌!”
一個壯漢,提著一根棒槌,跑在最前面。
就這一會兒功夫,又有好多人跟著跑了過來。
“楊將軍,我們跟著你一起干!”
“對對,我們跟著楊將軍一起干!”
楊戰看著這些跑來的人,不禁看著丁卯:“丁大人,教你一句話,有壓迫的地方就會有反抗,自古皆然,平日里,太欺負人了,只是在給自己挖墳!”
于有山和顏如玉都看得激動了起來。
沒想到,隊伍又壯大了。
那圍觀的數百人,眨眼功夫,竟然有過半都跑了過來。
不過此時,楊戰呵斥:“來投奔的人,所有人取下面具,否則一律按照奸細處置!”
丁卯身體顫抖:“楊戰,你不要太過分了,你也不要以為,本座拿你沒辦法,就代表龍淵閣拿你沒辦法。”
楊戰看向遠處那剩下的一幫人,又有人松動,朝著他的隊伍而來。
楊戰笑道:“沒事,你們城主拖得越久,他就會知道,星野小火可燎原!”
隨即,楊戰拍了拍丁卯的肩膀:“還愣著干什么,吩咐人去報信啊,再不來見我,就要形成熊熊大火了!”
丁卯喊了句:“老八,你親自去找魔將大人,將這里的情形詳細稟報,最好是見到城主!”
“是,大人!”
一名白面執事,迅速遠去。
“丁大人,讓的黑甲衛放下兵刃,全部卸甲!”
“你……”
楊戰捏著丁卯的脖子:“煉氣士落在我手上,你不要有絲毫的僥幸,快點!”
丁卯聲音顫抖:“都放下兵刃,卸甲!”
“這就對了,咱們都是文明人,你有誠意,我也有誠信!”
楊戰笑瞇瞇的。
不久,楊戰看向于有山:“還等什么,黑甲全部給弟兄們換上,新來的弟兄們,兵器戰甲,穿上,列隊!”
“是,大將軍!”
楊戰帶著丁卯,直接坐進了丁卯的黑轎子里。
關上了車簾,楊戰取下了丁卯的大黑臉面具。
山羊胡,一臉的蒼白,眼神有些驚恐。
“怕什么,你們都戴著面具干什么?是怕作惡多端,被人報復是吧?”
“還是說,你們也出去,所以怕別人知道你們的身份?”
丁卯沒說話。
楊戰眼睛虛瞇了起來。
丁卯咽了一口唾沫,就說了起來:“我們要保持神秘,才能鎮壓這里的人,進入龍淵的,不是作奸犯科走投無路的亡命之徒,就是江湖上被追殺的人,而這里魚龍混雜,只有保持神秘,才更能讓人懼怕。”
“嗯,有點道理。”
楊戰看著丁卯:“是誰讓你對付邪龍幫的?”
丁卯再度咽了一口唾沫:“邪龍幫違反規矩。”
“放屁,要違反規矩,早就違反了,也不是這一次,這次你們借題發揮,是誰給你們的指令,那個劉七背后的人是吧?”
楊戰開口道:“說不說?不說我不會殺你,但是我會廢了你,一個沒有了修為的黑面大人,不知道還能不能善終?”
丁卯當即開口:“是有人,讓我們將邪龍幫趕出去,然后讓劉七接手。”
“誰?”
“你們沒問劉七?”
“所以才問你啊,我看劉七說的是不是真的!”
丁卯苦笑道:“是一個女人,只知道叫龍婆。”
“具體身份!”
“不知!”
“給你們什么好處了?”
“每年一千株百年靈草,各種精礦精鐵等兩千斤,黃金十萬兩,第一批已經給我們了。”
楊戰皺起了眉頭,這龍婆沒聽說過。
“你們城主也知道?”
“就我答應的,畢竟只是第一層,我說了算,而且這也不是什么大事,決定第一層管理者的,本就是我們龍淵閣說了算。”
楊戰不禁笑了:“有意思。”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