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小說網 > 大雪滿風刀楊戰李漁碧蓮 > 第153章 打狗看主人
    楊戰悍然出手,頓時讓劉七激動無比:“白面大人,他們反了,反了,竟敢對黑甲衛動手,簡直不將白面大人,和龍淵閣的規矩放在眼里,都是找……”
砰!
一聲悶響,劉七瞬間一頭栽了下去。
白面收回手,嫌棄的說了句:“真是聒噪!”
栽倒在地上的劉七,捂住腦袋,有些懵,不知道怎么自己也要挨一巴掌。
不過,白面看都沒看他一眼,而是看向楊戰。
“很多年都沒有人敢在龍淵襲擊我龍淵閣的人了,斬龍淵可以用新血洗禮一番。”
顏如玉再度緊張起來,這次是為了他們二爺。
畢竟這是龍淵,連皇帝都拿這里沒辦法。
不過,楊戰無動于衷,走到了被打飛出去的于有山跟前。
伸手拉起了于有山。
于有山并沒有大礙,只是看上去有些慘。
于有山低聲道:“不該出手的,這……”
楊戰直接將于有山拉了起來,只是說了句:“傷的不算輕,坐會兒!”
扶著于有山坐在了凳子上。
期間,白面和黑甲衛都沒有動靜,就這么看著,似乎沒將他們,也沒將龍淵規矩放在眼里的人。
白面饒有興趣的看著戴著豬頭的楊戰:“知道規矩?”
“當然知道!”
“那你還敢?”
“在老子眼里沒有敢與不敢,只有做與不做!”
“有氣魄,本座向來欣賞有氣魄的人,在這里,面對我龍淵閣的人,還能這么囂張的,少見。”
“多見幾次就習慣了。”
“哈哈,看你為這女人敢作敢當,很在意?”
“我的人,自然在意。”
“好,那現在,給你個機會,將這女人送到我跟前,讓她先給本座跪下,再說說,本座,到底配不配,這樣,你死罪可免。”
楊戰看著白面執事:“你不是在這地下生活久了,對人間事不太了解,還是你本來腦子就不太靈光,所以才能說出這么白癡的話?”
白面執事卻沒有動怒,反而淡淡的說:“若是不愿意,你會體會到,死亡或許是你求之不得的夢想。”
楊戰一步走了過去。
幾乎同時,白面執事手中的劍已經抬了起來。
白面執事淡淡的說:“這么說,不愿意把握這個機會了?”
“來而不往非禮也,我也給你一個機會。”
“哈哈……”
白面執事頓時大笑了起來:“本座見過狂妄的,但是從未見過如此狂妄的,你真是讓本座開了眼界!”
“讓你開開眼界也好,免得被人當了槍使,還不自知!”
“笑話!”
楊戰看著指著自己的劍,還有圍上來的十名黑甲衛。
楊戰慢條斯理的開口:“若我真的會死在這里,那么,你們都會是第一波墊背的人,所以我給你的機會是,馬上,立刻,帶著你的人,還有這地上這條狗,從我眼前消失。”
白面深吸了一口氣。
“本以為你是狂妄,或許你是瘋了!”
錚!
劍瞬間刺了過去。
楊戰卻伸出兩根手指頭,夾住劍刃,瞬間彎曲,又剎那松手。
劍刃猛然慣性彈開,劍刃瞬間刺進了一個沖到跟前的黑甲衛。
鮮血從黑甲衛的脖子上冒了出來。
但是同時,白面執事已然和楊戰對了一拳。
轟!
轟隆聲中!
兩人僅僅這一拳,強大的血氣爆發,瞬間讓其他沖上來的黑甲衛,直接震飛了出去。
“圣武境!”
白面直接退后十步,渾身顫抖,面具下,正在淌血,顯然受了內傷,死死盯著楊戰。
這一刻,劉七終于回過神來。
激動道:“白面大人,他應該是大夏上將軍楊戰!”
此時,楊戰已經拿下了豬頭面具,隨意的丟在一旁。
白面執事穩住了傷勢,看著楊戰:“楊戰,你當這是在上面,別說是你了,就是你們皇帝親自來這里,也得低頭!”
楊戰沒有理會:“我沒有一拳打死你,是想再給你一個機會,收回剝奪邪龍幫龍淵管理者的身份!”
“你……”
白面執事本想說什么,卻再度后退了幾步,直接退到了黑鱗坊外。
“我想殺你,你也跑不掉。”
楊戰淡淡的說。
白面執事終于陰沉的開口:“這事情我無法做主!”
“那就讓做主的人來,順便告訴你們城主,我楊戰前來拜訪,愿意交我一個朋友,就來一見,不愿意,不強求!”
“你……當自己是誰?”
說完,白面執事再度吐血了,血直接從面具下流淌下來,也不知道是急的還是氣的!
楊戰冷淡道:“你首先得弄明白,我固然不可能是你們龍淵閣的對手,但是老子想走,怕是你們留不住!”
“狂妄至極,好,我這就去通稟,有種你等著!”
說完,白面執事轉身就要走!
楊戰卻笑道:“站住!”
白面執事身體一僵,轉過頭來:“你不是讓我去通稟?”
“你留下,讓你部下去!”
“你……”
楊戰再度一步,就走出了黑鱗坊。
佇立在白面執事的跟前。
似乎他明白,不管楊戰是什么結果,但是他似乎怎么也跑不掉。
很快,白面執事指著一個傷勢較輕的黑甲衛:“你去通稟黑面大人,把楊戰的話,轉告他!”
“是,大人!”
這名黑甲衛,瞬間就跑了。
其他的人,一個個都不敢動。
白面執事看著楊戰:“楊將軍的名頭,本座還是有所耳聞的,兄弟勸你一番,最好是現在就走,現在還沒有封鎖,否則……”
楊戰笑了:“老弟,開始攀交情了?”
白面執事心口起伏,顯然又被氣到了。
但是敢怒不敢言,在生死面前,似乎……不能沖動。
“我也是念在楊將軍為國為民,護衛華夏,功勛卓著,不忍楊將軍折戟于此!”
楊戰淡淡道:“面具取下來,讓本將軍看看!”
“你……”
“取下來,讓本將軍看看,你以后也能吹噓一下,本將軍特地看你長什么樣子!”
“你……欺人太甚!”
“啪!”
一巴掌,白面執事的腦袋一下子栽倒地上,腦袋和巖石地面一個深情的接觸。
當即,頭破血流。
一旁的顏如玉和于有山,不知為何,竟分外的爽快!
楊戰看著地上的白面執事:“取下來,讓本將軍瞅瞅!”
白面執事顫抖著手,還是將面具取了下來。
當楊戰看見的瞬間:“臥槽,小白臉?”
這家伙竟然俊俏的不像話,眉眼之間,雖然英氣勃勃,但是怎么看都是雌雄難辨。
楊戰下意識的看了一下這家伙的喉結。
有護甲,看不見。
不過聽聲音,雄性無疑!
不過此時,小白臉的一雙眼睛,融入了太多的怨恨。
楊戰笑道:“偷著笑吧,老子沒宰你,不是因為不敢殺你,算是給你們城主幾分薄面,打狗,畢竟也要看主人!”
“啊……”
一聲慘叫傳來。
原來是于有山直接沖到劉七跟前,頓時就是一腳,將劉七從黑鱗坊踹到了外面來。
殺豬般的慘叫聲,屬實有些刺耳!
竟然讓白面執事先怒了:“閉嘴!”
慘嚎的劉七,竟然生生的沒聲了,不過體若篩糠,驚恐的望著楊戰,和兇神惡煞的于有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