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小說網 > 大雪滿風刀楊戰李漁碧蓮 > 第128章 老家伙,該我們算賬了
    天牢。
楊武坐在天牢門口的石階上。
楊晉跪在一旁,幾乎趴在地上,身體瑟瑟發抖。
“父皇,兒臣糊涂,還請父皇饒命。”
楊武沒有看楊晉,而是看著胡烈帶領護衛他的一個營兵將。
只是淡淡的說:“朕要宰了你,也留你不到現在了,只是你母后苦心為你尋覓一個保你的人,沒想到你居然掉頭來要他的命!”
“父皇,兒臣冤枉啊,兒臣也沒想過要楊將軍的命,只是兒臣聽說楊將軍荼毒發作,將不久于人世,所以……”
楊武這才轉頭,看著楊晉:“所以,就有了安南郡王的這一出?”
“不是,兒臣也沒有想過弄成今天這地步,當時兒臣被下了大獄,聽說還要處死兒臣,兒臣不得已尋求安南郡王的保護,沒想到他將隴西世家的人都放出來了,兒臣被逼的也只能跟他們一起。”
“你怎么說動安南郡王幫你的?又或者說,安南郡王是怎么讓你要來篡位的?”
“兒臣也是稀里糊涂的。”
楊武盯著楊晉,冷淡道:“說!”
楊晉咽了一口唾沫,還是將前因后果說了出來,也包括他母后給他留下的小棉襖。
楊武聽后,忽然伸手。
趴在地上的楊晉,猛然被一股強大的力量吸了起來。
寒光忽然一閃。
“啊……”
楊晉叫喚聲中,他的手指忽然被割破流血。
啪的一聲。
楊晉被打了一巴掌,頓時叫都不敢叫出聲了。
楊武沾染了一點楊晉手指上的血,就這么放在了嘴里,嘴巴動了動,然后吐了出來。
砰!
楊晉被丟在一旁,摔在地上的楊晉,都不敢爬起來,生怕被他父皇給捏死。
楊武神色冷漠:“這女人啊,真是為了自己的兒女,什么都干得出來,尋常人家的女人就罷了,但是她就不該來皇家,不過死得一點都不冤!”
說著,楊武伸手將楊晉拉了起來。
“坐下吧,今天我們爺倆坐會兒。”
楊晉乖乖的坐在一旁。
楊武忽然開口:“你這草包,本來可以安穩過下去的,你屢次三番卷入造反,你覺得父皇該如何處置你?”
楊晉沒說話,臉色有些發白,看著自己被割傷的手指,有些不解。
楊武似乎也沒指望楊晉說話。
淡淡的說:“你就沒有你大哥,你大哥雖然被壓了這么多年,但是性子堅韌,認準的事情不會輕易改變,他也聽說楊戰要死了,但是他聽說楊戰打殺了九品堂的人,直接倒打一耙誣陷郭玉通敵,原本的活口,都被他派人給殺了,為的,就是保楊戰!”
楊晉聽了,就很委屈:“可是,這些也不是兒臣的意思。”
“更愚蠢,聽說你上次蕭讓和楊懷來找你的時候,你還知道裝暈,后來卻又出昏招,朕要宰了你,第一波就拉你和你舅父一起宰了,還用關你在大牢?”
說到這里,楊武搖了搖頭:“本來想讓你在大牢里自己反省反省,沒想到你居然自斷生路!”
聽到這里,楊晉的臉色有些蒼白了。
“你知道我說你自斷生路是什么嗎?那就是你母后給你安排的第二條生路,你居然就這么毀了!”
楊晉有些迷惑了。
楊武淡淡的說:“這左淳若是不反,你手里就還有牌,還沒到山窮水盡的時候,你居然把手里的牌全打了出來!”
楊武眼睛瞇了起來:“如今,楊戰繼續保你,你還能活,如果楊戰不保你了,你也就只有死路一條了。”
楊晉的臉有些蒼白了。
楊武看了楊晉一眼:“不過在楊戰這小子眼里,你屁都算不上一個,所以答應你母后的事情,他應該還會履行,畢竟,十個你也威脅不到他!”
說到這里,楊武嘆了口氣:“只是你這腦子,遲早要把自己作死,如果你還聽父皇的話,你大哥繼位之后,就真的要老實點,絕對不能再和世家攪在一起,否則你遲早要死。”
“爹……兒子記住了!”
從事,楊晉已經哭了出來。
這么多年了,第一次感覺到原來他也還有一個父親。
“應該結束了,在楊戰手里,那些人都成不了氣候,只是,楊戰也不知道,有沒有考慮更多。”
“爹,你說的是……”
“武王這次沒和你們商議?”
“沒有。”
“那你說,武王會做些什么?”
楊晉搖頭:“想不出。”
“也是,你的腦子要是能想得出來,那就有鬼了,不過,你要是武王,天都城這般混亂,你想造反,想當皇帝,要做些什么?”
楊晉皺起眉頭:“別的我不知道,但是武王肯定希望越亂越好,甚至朝廷元氣大傷。”
“已經元氣大傷了,隴西世家是毒瘤,但是挖了也傷及國本,這次朝廷大員死了這么多,朝廷已經難以正常運轉,不出意外,楊戰那臭小子,應該是有本事將蠻國大軍逼的南下,到時候北望關壓力倍增,糧草,兵源,器械等等……都會大量的需要,如果我是武王,現在就要對著那些其他朝廷大員動手了,徹底癱瘓我大夏朝政。”
楊晉聽的眼睛瞪大:“那父皇沒有提醒楊戰?”
楊武笑道:“沒有,朕也想看看,這小子到底有多大本事,有多大的大局觀,天都城到底有他多少人,原本一個玉紅樓,現在有個邪龍幫,說不定還有呢,這小子在天都城三年,似乎什么都沒干,暗地里又不知道干了多少事!”
楊晉沒說話,望著楊武,很是糊涂,他始終看不明白他父皇對楊戰,到底是個什么態度。
此時,楊戰騎坐高頭大馬,扛著長刀,氣勢彪炳的帶著一隊騎兵來到了天牢。
楊武笑了起來:“這么快就平定了,還是朕慧眼識人!”
楊戰下馬,其余人盡皆下馬。
“你們就在外面等著!”
“是,上將軍!”
楊戰扛著長刀,看著坐在天牢門口的爺倆。
笑道:“嗯,還挺聽話。”
楊武開口道:“武王沒點動靜?”
“有,玄德門那邊,那些朝廷從三品以上的大員都住在那邊,這武王的人想將這些人都給宰了。”
楊武眉頭一挑:“這么說,你事先有安排了?”
“也沒什么安排,就是讓人帶一支大軍守在玄德門而已。”
楊武聽到這里,笑了起來:“讓你當上將軍都是屈才了,應該讓你當尚書令,總覽朝政大權。”
楊戰沒理會:“我已經讓太子去登基繼位了,朝廷的事情你就不用管了!”
“左淳他們呢?”
“滅了!”
楊戰云淡風輕的說了兩個字。
楊武拍掌:“論天下英豪,唯我楊大將軍!”
“行了,說的再好聽都沒卵用,三殿下,自己找個牢房住下!”
楊武看了楊晉一眼:“還不快去,腦子不好使,聽話就行!”
“哦哦!”
楊晉爬起來,急忙跑進去,隨便選了一間牢房住了進去。
楊戰看著楊武:“老家伙,該我們算賬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