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小說網 > 大雪滿風刀楊戰李漁碧蓮 > 第67章 你在威脅朕?
    天亮了,皇后崩的訃告,也貼了出來,傳旨的隊伍,不斷的奔走大夏王朝各地。
禮部上喪禮儀注曰:發喪日,上素冠服,詣大行皇后宮舉哀。設奠畢,舉喪次。東宮、歷王、皇妃、皇嬪、公主等,皆素服舉哀,設奠畢,各歸次序。
十九日、二十日、二十一日,三日上素服,詣大行皇后宮舉哀,設奠,大殮……
上具喪服,東宮以下皆成服,行祭禮。上祭一壇,東宮一壇,歷王一壇,皇妃共一壇……
今日第一日,不上朝,不鳴鐘鼓。
就是天圣宮都靜悄悄的,來往內侍,盡皆素服。
而楊戰今日,破裂穿了紫袍官服,頭戴三梁官帽。
或許是太久沒穿了,也失了保管,有些蟲蛀,顏色也有些暗淡。
此刻,文德殿外,卻跪了一幫人。
這一幫人,不少是當朝大員,文武皆有。
只是,當太監通報楊戰到的時候,幾乎所有人都轉頭,看向楊戰。
雖然衣袍舊了,顏色淡了,但是穿在楊戰身上,有一種歷史滄桑的感覺。
但是,楊戰身上的氣勢,卻反而將這一身衣袍襯托出了戰袍的氣魄。
那剛毅的面龐,冷淡的眼神。
讓那些回頭注釋的官員,都不由得移開了目光,似乎怕被楊戰看見了一樣。
而此時,楊戰也聽見了,文德殿里。
楊武正在大發雷霆。
“都給朕滾,捕風捉影的事情,楊戰怎么可能傷害皇后,皇后乃是刺客刺殺,你們這些朝廷的大員,真是太讓朕失望了,謠言止于智者,就當朕求你們了,朕痛失皇后,悲痛無比,都滾!”
這時候,太監走了出來,開口道:“各位大人請回吧,陛下希望各位大人不要為了一些謠言就中傷他人,請吧,各位大人!”
一行人起身,不過沒有走。
全部側身,看著從他們中央拾階而上的楊戰。
現場一片寂靜無聲,但是卻充滿肅殺,仿佛隨時這些人都會將楊戰圍殺于此!
楊戰看都沒看這些人一眼,直接推開門,走進了文德殿。
而此時,太監呵斥:“各位大人還不走,難道是要讓內衛不體面的請各位大人離開?”
終于,這些人都走了。
不過每一個人的臉上,都陰沉無比。
文德殿里。
剛才似乎勃然大怒又痛心疾首的楊武,此時,卻平靜的坐在了搖椅上。
看見楊戰進來,有些驚訝,這三年來,還是頭一次見楊戰穿的這么正式。
隨即,看見那有些蟲蛀,褶皺的官袍。
楊武開口道:“丟朕的臉面,一會兒讓尚衣監給你制一身新的。”
“我缺一身新的官袍?”
楊武卻露出了笑容:“看起來不太高興?”
楊戰左右看了看,就看見書桌里面有一張凳子。
楊戰走過去,直接一屁股坐下了。
楊武橫了楊戰一眼:“沒大沒小!”
楊戰一句話不說,靠在了椅子上,閉上了眼睛,仿佛要睡著了。
楊武卻沒有責怪,反而露出了笑容,這樣子,哪里像是死了老婆,好像是又娶了十幾個老婆!
不過,楊武高興,卻也不是因為皇后死了。
而是他看見楊戰悶悶不樂的樣子,他開心了,而且是發自內心的開心。
這心情,讓楊武都覺得驚訝,有點像他第一次坐上皇位,那種掩蓋不了的得意,或者意氣風發。
畢竟終于看見這小子吃癟了!
楊武笑了起來:“不高興?呵呵,朕以前就跟你說過,你小子,還太嫩了,打仗我打不過你,但是論手段,人心,我比你清楚。”
楊戰閉著眼睛,緩緩的開口:“是挺厲害的,我設想過兩個可能,一個是皇后臨死要拉我墊背,第二個,借皇后的死,讓我隱晦的背一個黑鍋,當你打壓世家的棋子,或者當你對付世家的擋箭牌!”
“既然想到了,為什么要去呢?”
楊戰卻反問了一句:“是啊,那我為什么要去呢?”
這一下,讓楊武一愣,似乎有些驚疑。
隨即,皺眉道:“為什么?”
楊戰淡淡的說了句:“你猜。”
楊武橫了楊戰一眼:“明知而去,你不會就是為了那箱子吧?”
楊戰睜開了眼睛,看向楊武:“這是你沒想到的吧?”
“朕的確沒想到,還是大意了,這么說皇后之前就給你授了機宜?”
楊戰沒說話。
楊武老臉不爽:“你看了沒有?”
“還沒有!”
楊武眉頭舒展開來:“那你交上來,這事情當沒發生過,皇后的事情也不會和你有什么關系。”
“你這么說起來,我更感興趣了。”
楊武老臉一沉:“臭小子,別給臉不要臉。”
楊戰眉頭一挑:“只許你算計我,不許我拿捏點東西?”
“說吧,要什么!”
“我要什么都給?”
“你想當皇帝?”
“那倒沒興趣!”
“沒興趣就好,這是朕唯一不能給你的!”
楊戰開口道:“我要一道圣旨!”
“什么圣旨?”
“可自由查閱六部,乃至大理寺,甚至你的起居注的所有檔案!”
楊武老臉一愣:“你想查什么?連朕都要查?”
“你管我查什么!”
“不可能,朝廷那么多封禁的檔案,那都是機密,怎么能隨便讓你看!”
楊戰嘆了口氣:“那這么說,就沒得交易了?”
“交易個屁,皇后給你的東西,拿去看就是了,你真以為朕在意?”
“行,不在意就算了!”
“咳咳,朕是說,你看了沒什么,別給別人看!”
楊戰看了楊武一眼:“看樣子,皇帝背后狗屁倒灶的事情也不少!”
“放肆!”
楊武老臉一板,頗有威嚴。
不過楊戰就是輕飄飄的看了楊武一眼:“不答應我的條件,這些東西或許就會見光,不過你年紀大了,應該也不在乎了,既然如此,就是沒得談了,我走了!”
楊戰站了起來。
楊武板著臉:“你在威脅朕?”
“對,我就是在威脅你!”
楊武氣的瞪著老眼。
盯著楊戰:“越來越放肆了!”
“你算計我的時候,難道沒想到我會放肆?”
“是沒想到,自己跳坑里去了,還怨起朕了,你這是輸不起!”
楊戰白了楊武一眼:“我不是輸不起,我可以幫你做事,我可以給你當擋箭牌靶子,我就要一道圣旨,查檔案怎么了,有什么見不得人的不能讓我查的?”
楊武黑著臉:“你到底想查什么,給朕明說!”
楊戰眼神銳利了起來:“黃廟村!”
楊武聽了,有些驚愕,隨即想了起來。
“你還想查?是不是武王給你說了什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