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小說網 > 大雪滿風刀楊戰李漁碧蓮 > 第52章 把你女兒姓改了
    凌晨的玉紅樓內刀光劍影,血氣不斷爆發,戰斗極其激烈。
外面,一名黑衣蒙面女子,正目光灼灼的看著玉紅樓中的場景。
“不愧是他調教出來的人,二品境,都快趕上一品境的實力了!”
接著!
一名微胖的蒙面男子走上前來,腰間別著一把菜刀。
蒙面女子看了男子一眼,有些意外:“你怎么來了?”
“都失敗了,主公有令,所有行動暫停!”
蒙面女子眼神一凜:“主公謀劃的如此完善,怎么會失敗?”
隨即,蒙面女子指向玉紅樓:“這里馬上就成功了,只要殺了那三個女人,鳳臨國和大夏,就勢同水火!”
“這有什么用,我們最終的目的沒有成功,他不死,做什么都是徒勞!”
“可是……”
“沒有可是,撤!”
蒙面女子當即發出了幾聲詭異的鳥鳴,而且穿透力極強。
片刻!
玉紅樓中幾名黑衣人迅速跳躍而出,分散四方而逃。
原本的蒙面女子和蒙面男子,早就沒有了蹤影。
李四追出來,手持滴血的戰刀,殺氣滔天。
“別跑啊,再來啊!”
“四兒,別追了,保護人要緊!”
這時候,李四才罵罵咧咧的轉身回來。
與此同時!
玉紅樓最高處,站著一男一女。
女子膚白貌美,腰肢柔細,呼吸間,都彰顯著幾分貴氣。
中年男子開口:“太子妃,在下怎么懷疑,這楊戰讓我們來這里,是為了幫他們保護那三個女囚?”
余舒眸光明亮:“不用懷疑,二爺就是這個意思,搞的方才,我還以為我有什么危險呢,連忙就被張三帶到了這里。”
徐振深以為然的點頭:“楊將軍的確是運籌帷幄,江湖上,也早有他的大名,的確是個人物。”
“二爺這樣的人物,自然無數人向往,若是二爺的子嗣,恐怕也非常人。”
說著,余舒就面色微紅,但是眸光極其明亮。
徐振詫異的看了余舒一眼,不知道這太子妃,怎么忽然提起楊戰的子嗣。
不過,倒是點頭道:“常言道虎父無犬子,應該也有些道理。”
這時候,徐振看向遠方,有些詫異:“他們撤了。”
“說明,大局已定!”
這時候,綠楊從一側跑了過來:“太子妃,敵人跑了,下面好嚇人啊。”
“你呀,跟著二爺,這樣的場面以后也是少不了。”
隨即,余舒看見綠楊蒼白的臉色,微微笑道:“怕了?”
綠楊搖頭:“不怕呢,就是有些不適應,多見幾次應該就好了。”
接著,余舒問:“之前你和張三怎么去說動金吾衛大將軍的?”
綠楊就將楊戰讓她轉述的話說了出來:“二爺讓我對金吾衛大將軍說,東宮有軍功,馬上帶兵來,路上如果遇到阻攔,馬上喊出一句話,自可扭轉。”
“什么話?”余舒好奇。
“千山下,豈曰無衣?與子同袍!”
余舒一愣,隨即說了句:“千山,那便是蠻國和大夏邊境的千山了,這豈曰無衣?與子同袍,那是二爺說過的話,意在與將士生死皆同袍。”
徐振疑惑:“就這句話,就能讓那兩大衛的人將主將擒了?”
余舒微微蹙眉:“記得二爺曾經和蠻國有一場血戰,就在千山下,二爺親率八百將士抗擊蠻國一萬先鋒大軍,那一戰十分的兇險。
但是二爺帶領八百將士堵住敵人前先鋒大軍去路,也讓敵人大部隊突圍受限,后被成功合圍,一戰之后,這八百將士,活下來不到兩百。
隨后,這些人,都已經被提拔起來,后來這些人戰功赫赫,進一步晉升,不過和二爺,那是生死同袍的關系,而這左衛和右衛中的中層將領中怕是就有,
左右衛負責的是阻斷援軍馳援東宮,這些中層將領自然知道是要做什么禍及妻兒老小的事情,自然不得人心,二爺的話喊出來,就代表了二爺的意思,他們自然不再有顧忌!”
說完,余舒都不禁感慨了一句:“也只有二爺,在才有這等威望和手段。”
綠楊卻說了句:“奴婢聽三子說,二爺在千山下,和八百將士結為兄弟,無論誰戰死了,誰活著,都要照顧戰死兄弟的家人老弱,而二爺更是身先士卒,戰死都服氣呢!”
徐振皺眉:“怪不得,這個楊戰,那身上還有股子草莽豪氣。”
余舒頓時不滿:“那是英雄豪氣!”
綠楊點頭:“就是!”
徐振一愣,隨即賠笑道:“是是,那咱們還等楊將軍?”
“當然,二爺既然讓我來這里,那就等他來。”余舒一錘定音。
與此同時,天圣宮中!
韓忠已經被拖下去了,雖然沒死,也已經廢了。
即使韓忠是通玄境煉氣士,近距離面對楊戰和林不寒兩大武夫,也不過是垂死掙扎一下!
此時,楊武沒有理會楊戰和楊興。
看著狼狽,似乎一下子老了很多歲的韓忠。
“武王還有什么安排?”
韓忠自知死定了,并沒有開口的意思。
楊武也沒有再問下去的心思,只是說了句:“你伺候了朕大半輩子,朕讓你活到老死,也算是全了朕與你的主仆情!”
說完,楊武喊了句:“林不寒,將韓忠關進暗牢,直到死!”
韓忠卻忽然大哭起來:“陛下,念在老奴侍奉皇上這么多年的份上,求陛下給老奴一個痛快吧。”
“背叛,最讓人心寒,更何況跟隨朕大半輩子的人!”
說完,楊武擺了擺手。
楊戰看在眼里,卻知道,并不是楊武仁慈,而是這關在不見天日的暗牢,生不如死。
這對韓忠,就是一種折磨。
隨即,楊武看向楊興:“太子,你監國,代朕去安撫諸衛將士,不能再死人了!”
“是,父皇!”
楊興走后,楊戰來了句:“看不出來,年紀大了,這手段溫和了!”
“你是指皇后?”
楊戰眉頭一挑,這老頭一語中的。
叛軍將士就不說了,不過是軍令如山,更何況,估計很多人,連什么情況都不知道。
楊晉就更不用說了,聽余舒說過,這老頭也是知道太子病根的,還派醫師去治。
楊武肯定不希望自己絕后!
所以,起碼楊武是絕對不會殺楊晉,哪怕楊晉已經大逆不道!
楊武看了楊戰一眼:“你小子,你以為當皇帝,就能肆無忌憚的殺人?朕要是能肆無忌憚的殺人,第一個砍了你這沒大沒小的臭小子!”
楊戰明白了,這老頭有忌憚。
皇后的家族怕是有點厲害!
不過,楊武對這老頭的一丁點的好感,瞬間又沒了。
忽然,楊武開口道:“楊戰,方才皇后說,老五和你的事情……”
楊戰面色一滯,這還當真了?
“老頭,千萬別,五公主天潢貴胄,金枝玉葉,我就是個行伍大老粗,不般配!”
“有什么不般配的,你要是還擔心都姓楊,那朕就給你賜姓,這樣也就沒閑話了!”
大爺的!
這老家伙,得寸進尺了。
“你怎么不把你女兒姓改了?”
此話一出!
房間里瞬間寂靜了。
楊武有些呆滯的看著楊戰,似乎沒想到楊戰這沒大沒小的小子,連這等渾話都說得出口。
終于,楊武回過神來,頓時一拍桌子!
“大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