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小說網 > 大雪滿風刀楊戰李漁碧蓮 > 第49章 你錯了沒?
    接著,韓忠再度開口:“陛下只追究禍首,上將軍蕭讓,大將軍韓玉,陳周天,王河,拿下!”
蕭讓和三位大將軍自知大勢已去,反抗也是徒勞。
接著,韓忠讓金吾衛,左右衛善后。
而韓忠,飛速跑到了楊興和楊戰跟前。
“拜見太子殿下,楊將軍,陛下有旨,請兩位文德殿見駕!”
楊興點頭:“好,我安排一下,就隨韓總管去見父皇。”
眼中嚴肅道:“太子殿下,陛下讓太子殿下和楊將軍立刻去見駕,有大事相商。”
“那我三弟的尸體……”
“三殿下的尸體,暫時安放東宮,之后自有定奪!”
“好!”
楊興點頭。
楊戰卻問了句:“韓總管,不知道何事如此焦急?”
“楊將軍,還是不是今夜這事情,太大了,已經震動了朝野上下,必須盡快商討對策,否則大夏不穩!”
楊戰不再說什么,楊戰對著金吾衛,左右衛的將領抱拳:“今夜,多謝諸位深明大義!”
“大將軍無需多言,這是我等分內之事!”
“好,我去給諸位請功!”
“謝大將軍!”
隨后,楊戰來到三子跟前。
低聲道:“三子,等我們走后,你帶著太子妃和綠楊,請徐振護衛,離開東宮!”
三子一愣:“去哪里?”
“玉紅樓!”
“是!”
這時,楊戰騎坐戰馬,楊興坐著輦車,跟隨韓忠的隊伍,前往天圣宮。
……
天圣宮文德殿。
楊武看著蕭皇后:“楊戰和楊興應該快來了,不過,容朕和他們說幾句話吧?反正他們來了,也逃不掉了。”
“可以!”
蕭皇后淡淡的說了句,然后轉身,走出了正殿,去了偏殿。
不久,韓忠帶著楊戰和楊興來了。
楊武露出了笑容:“沒事就好!”
本來楊戰還有疑慮,但是看見楊武的精氣神,就打消了楊戰心中疑慮。
不過,楊戰也不得不佩服,這當皇帝的就是厲害,兒子死了,好像沒事人一樣。
“兒臣拜見父皇!”
楊興直接下跪行禮。
楊戰沒動靜,楊興和楊武似乎都習慣了,也沒什么表現。
“太子,你一旁坐一會兒,朕和楊戰說些話!”
“是,父皇!”
太子走到一旁坐下。
楊戰看著楊武,感覺到楊武有些不對勁了。
楊戰也感覺到,周圍有數道氣機,正鎖定這里。
這什么情況?
難道這皇帝老頭下定決心殺他了?
這是埋伏了刀斧手?
不由得看向楊武。
楊武老眼深邃,也在望著楊戰。
楊武開口道:“楊戰,你覺得,這次是誰在背后布局?”
楊戰淡淡的說:“老頭,你覺得是誰?”
“我覺得是你!”
“開什么玩笑,我可沒做什么。”
“天武軍大將軍和三千鐵騎被困,軍報至今未上報,除了你,誰有這能力?”
說完,不等楊戰說話,楊武再度開口:“你派人刺殺皇后,明面上針對太子,實際上針對楊晉。”
楊戰眉頭一挑:“這鍋太大,我可背不了。”
“別急。”
“剛才刺客已經說出了幕后主使。”
說完,楊武喊了句:“韓忠,帶人進來!”
“是,陛下!”
一個魁梧漢子被帶了進來,不過遍體鱗傷,已經奄奄一息了。
“誰指使你刺殺皇后的?”
漢子直接指向楊戰,然后卻昏迷過去了。
楊戰皺起眉頭。
雖然之前就感覺,這口鍋好像朝他飛來了。
但是現在,居然還成了現實了,楊戰都感覺很魔幻。
楊戰皺眉道:“老頭,我指使他刺殺皇后做什么,對我有什么用?”
“針對三皇子!”
“怎么就能保證針對三皇子?”
“讓朕以為是三皇子所為,三皇子竟然派人刺殺自己母親,大逆不道,朕對他很失望,讓他前往封地就翻,徹底打斷他繼位的心思。”
楊戰看了看四周,又看向楊武:“老頭,這里……”
“你別說話,讓朕說完!”
楊戰沒說話了。
楊武繼續開口:“之前太子監國了,老三就覺得沒有希望了,再因為這件事情,要被朕逐出天都城,老三心氣高,不甘心,立刻決定鋌而走險。”
“所以,這一切都是在逼老三造反,好讓太子一勞永逸,再也沒有人能夠跟他爭奪。”
旁邊的楊興,聽的冷汗淋漓。
楊戰卻神色平靜的看著楊武。
楊武再度開口:“而你知道老三要兵變,派人請動了金吾衛,還有早就安排了人,對付左右衛的兩位大將軍,到時候你登高一呼,老三兵變失敗,徹底絕了他當皇帝的念頭。”
“另外,剛才說了,有人隱瞞天武軍大將軍和三千鐵騎的事情,另外應該也有人想將三個鳳臨國的皇族之女殺了,這樣一來,天武軍那三千鐵騎完了,鳳臨國和大夏邊境失去安寧,戰火再度燃起,加上蠻國虎視眈眈,更是民不聊生!”
“這般罪行,你說,朕殺不殺你?”
此時,楊戰的臉色凝重了,眼神卻凌厲了。
“但,這不是我!”
楊武笑道:“不是你,那你說,還有誰?”
楊戰張了張嘴,有個人的名字,他沒有說出口。
楊武忽然冷著臉:“現在,你跟我說,這些事情針對的是誰?”
“明面上針對太子,暗地里針對三皇子,最終目的,卻是針對我!”
楊武欣慰的看著楊戰:“唉,你小子看明白了?”
楊戰沒說話,默認了。
楊武再度問了句:“朕今天叫你來,就是想聽一句,你錯了沒?”
楊戰沉默片刻:“但是……”
“還但是?你個混賬小子,朕還說的不夠明白?這天下,誰最希望你死?”
楊武忽然就怒了!
“你以為朕希望你死?朕要是希望你死,你還能站在這里?朕不得不承認,朕不敢殺你,因為你一死,神武軍就會成為那人所向披靡的戰刀,那些曾經你麾下的將領,都會對朝廷心生怨忿,被他拉攏!”
楊武再度開口:“你錯了沒!”
楊戰深吸一口氣:“我當時的選擇沒有錯,但是現在,我錯了!”
楊武老眼目光灼灼,似有精光:“錯什么地方了?”
“我以為他不會變,但是變了!”
楊武老眼瞇了起來:“你錯了,他從來沒變,一直如此,你以為,朕難道還沒有你了解我那弟弟?”
說到這里,楊武虎目生光:“你不親眼看見,你根本就聽不進去朕的話,如今,你親眼看見了,親身經歷了,有什么要對朕說的?”
楊戰看著楊武,嚴肅無比:“只要我在一天,他就別想得逞!”
“好,朕就是要你這句話!”
楊武忽然大笑起來:“哈哈……這三年來,今天是朕最高興又最難過的日子。”
笑著笑著,楊武卻流淚了。
“再不成器,也是我兒子,這代價有點大!”
說著,楊武看向楊興。
楊興急忙站起來:“父皇,你還有我!”
“也只有你了!”
忽然,蕭皇后的聲音在外面響起。
“陛下,差不多了吧?”
楊武笑道:“差不多了,朕封楊戰為上將軍,總領諸衛!”
蕭皇后面沉如水走了進來,身邊跟著數人,還有韓忠。
“陛下,食言有什么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