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小說網 > 大雪滿風刀楊戰李漁碧蓮 > 第34章 娘家都扯出來了
    看到李芝竹面紅耳赤,雙臂護住心口的樣子,楊戰明白了。
下意識的來了句:“有沒有事,我看看!”
李芝竹埋頭都快低到心口了。
楊戰干笑道:“那個,我不是故意的。”
李芝竹面紅耳赤,咬了咬紅唇,過了一會兒,還是走上來。
“將軍,你忍住,你這樣亂動,我很難運功給你逼毒。”
“嗯嗯,放心,絕對不會了!”
楊戰嚴肅鄭重。
有了經驗,楊戰這次強忍住了痛苦。
李芝竹手中散發出了白色的光暈。
接著,一股溫暖柔和的氣息作用在他的肌膚上,血肉里。
楊戰都能感覺到,這股力量,正在驅趕著荼毒毒素。
只是,李芝竹卻很快就額頭,鼻尖上冒出了細密的汗珠。
楊戰低頭看了一眼,卻發現,李芝竹的小手,沒有向下移動分毫。
這說明,李芝竹這天醫門的療傷手段作用有限。
終于,李芝竹氣喘吁吁,好像做了什么劇烈運動一樣,臉蛋脖子耳朵都憋紅了。
只是,嬌俏的臉蛋上,卻寫滿了自責:“不行,這毒太霸道了,我逼不出來。”
楊戰本來也沒抱什么希望,當然也就沒多少失望。
“還是多謝你了,行了,你回去吧!”
“對不起,我我我,我可能修為太差了。”
“不用自責,這荼毒,本來就是天下奇毒。”
“我師尊可以的,我聽她說過,看這樣子,三天之內,若是不解決,恐怕就……”
三天?
楊戰無語了。
再有一天,毒素入五臟,神仙都難救。
楊戰讓李芝竹回去了,這妞因為沒幫到楊戰,反而很難過,自責。
一步三回頭,想說什么,卻又沒說什么。
楊戰知道,這妞是真想幫他,可惜,技術不行。
關上了刑訊室大門。
楊戰盤膝而坐,身上血氣凝聚,沖向右臂。
過了一會兒。
楊戰額頭都冒出了汗水,身上更是起了一層水霧。
看著右臂上,被逼出來的黑色血液。
似乎他的右臂顏色要淺了一些,但是楊戰絲毫高興不起來。
因為他也只能減緩,根本無法清除這霸道的荼毒。
隨即,楊戰再度運功逼毒,再度逼出了一些荼毒,也讓右臂上方,顏色變的正常了些。
而此時,楊戰已經沒有血氣可以調動了,本就大戰了幾場,如今又逼毒,已經耗盡了他的力量。
不過,眼看荼毒被他延緩控制了些,不至于讓荼毒快速侵染他的五臟六腑,就有時間找解毒的辦法。
……
外面混亂不堪。
諸多禁軍跑過來,要追隨楊戰,為楊戰鳴屈。
不過,三子他們全部擋在了外面,直接驅趕。
“各位兄弟,你們的心意我們將軍領了,但是現在非常時期,你們趕緊回去,你們都有老婆兒女家人,別參與進來!”
三子聲音洪亮,傳遍整個現場。
“現在都這樣了,楊將軍不收留我們,我們回去怕是也要被治罪,我們沒地方可去了!”
三子皺眉道:“你們放心,法不責眾,你們不是一個人,你們是一起的,所以不會有什么問題,趕緊回去!”
雖然這么說,但是三子也有些于心不忍了。
畢竟都是為了他們將軍,才嘩變的。
即使事出有因,也是朝廷無法接受的。
三子看向老六:“老六,你去問問將軍?”
老六皺眉道:“將軍都吩咐了。”
“你看他們也不走啊,看看,都在這廣場駐扎了。”
老六看向三子:“你還沒明白嗎,這是什么軍隊?”
“禁軍啊。”
“這是誰的軍隊?”
“廢話,那不是皇帝的私軍嗎。”
“要是將軍掌握了皇帝的私軍,本來不是謀反的,恐怕都會讓人以為將軍要謀反了。”
三子愣了片刻:“那難道咱們就任憑三皇子斬殺?”
老六卻反問一句:“難道你以為,掌握這北衙禁軍,能成什么事?”
三子皺起眉頭。
老六再度說了句:“你讓忠于皇帝的私軍,倒戈對準皇帝?你臉大?”
三子咽了一口唾沫,想說什么,卻說不出來。
老六再度開口:“就這北衙禁軍才多少人?”
三子苦笑道:“他們自己不走啊,再說了,我說的是防備三皇子再調集人來。”
老六目光微閃:“三子,虧你跟著將軍這么久了,難道你還看不出來,這場戰爭的勝負,你以為是在這里決出來?”
“不在這里,在哪里?”
“在廟堂,你以為太子殿下為什么會來這里,為什么會有這么多殺手出現,來攻打我們天牢?這些人是鳳臨國的,我看未必!”
老六的話,讓三子面色漸漸嚴肅了。
老六看了三子一眼:“如果我沒看錯,這就是一場皇族內部之爭,只是卻牽連到了將軍。”
“他們皇族內部之爭,為什么會牽連到將軍這里來,難道將軍都算是皇族的人?哦,將軍也姓楊,難道是……”
啪!
三子猝不及防,被踹飛了出去。
老六抱拳:“將軍!”
三子被踹了屁股,有些委屈:“將軍,砸又踹我啊。”
“跟老六學學,多用點腦子。”
三子干笑道:“聽老六這么一說,有點復雜,我還是別用腦子了。”
楊戰橫了三子一眼,看著外面駐扎的北衙禁軍。
天已經漸漸地亮了。
楊戰眼睛瞇了起來:“天亮了,三皇子都沒來,這場勝負已經分出來了!”
聽到這話,三子和老六精神一振。
“我們贏了?”
“算是打下了勝利的基礎,真正的勝負,還得看今天,不在這里!”
“將軍,那我們還能做些什么,我覺得,這些北衙禁軍,可以整編起來,這樣也好防備那些來突襲天牢的人。”
此時,楊戰看見十余騎從遠處奔騰而來。
楊戰開口道:“來了!”
三子和老六轉頭看去。
就看見為首一人,身穿金甲,氣勢不凡。
手舉著圣旨,另外一只手,拿著兵符。
“北衙禁軍各部校尉以上速來接旨,本將手持調兵兵符!”
看了一眼,楊戰就離開了。
來到了太子一家人的雅間。
太子看見楊戰,頓時就郁悶道:“二爺,咱們三個人,多給個房間啊。”
“一家人團團圓圓多好。”
“綠楊不是我太子府的人了啊,你不要誤會了。”
余舒也開口:“對,綠楊不是我太子府的人了!”
楊戰愣了一下。
看向綠楊,綠楊忽然跪在地上,眼眶都紅了。
“太子,太子妃,奴婢做錯了什么?”
“沒做錯什么,主要是你現在是二爺的人了,以后我這里就是你娘家。”
綠楊呆滯了:“娘家?”
就是楊戰都愣住了:“你們這是說的什么?娘家都扯出來了!”
“將軍,綠楊都跟了你這么多日子了,那鐵定是你的人了呀。”
余舒很理直氣壯的說:“將軍莫非還嫌棄這奴婢了,沒好好伺候將軍。”
“不是,那你們說什么娘家?”
“這綠楊跟著我長大,現在雖然跟隨將軍了,我家也就是她娘家,有什么問題?”
怎么聽,都感覺不是這個意思。
不過楊戰也不想去扯這些了,看向楊興:“太子殿下,出來,咱們說說話!”
“好!”
楊興當即起身,走出了本就沒鎖的牢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