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小說網 > 帶著超市穿越到逃荒路上 > 第371章 他們需要的是氣運
  彥妍一想也對,變異后,人類沒幾天就死了,而家畜還能挺挺,甚至最后熬過去。

  彥妍:阿布,按照你的說法,其實不用管,它自己就會消失對嗎?

  阿布:目前來看是這樣的,人體的血肉快速腐爛,就是它們自殺式的表現,這些變異的蟲子選擇快速繁衍和人類同歸于盡。

  雖然會自己消失,但同樣,被寄生的人也會死。

  也就是說,不想辦法的話,這一省的百姓都活不了。

  彥妍:阿布,可有別的法子。

  她不可能看著這么多人死,實在不行,只能一點點凈化了,就算有遺漏,起碼能救一部分人。

  阿布:有,這些蟲子依靠生機而活,只要有大量的生機,它們就會離開寄生體。

  彥妍:水果?

  阿布:一個城市一個水果就可以將它們全部吸引走,然后再澆上油,燒了就可以了。

  彥妍:我知道了,謝謝阿布,你幫了阿姨大忙。

  阿布:不用謝,我很高興能幫上阿姨的忙。

  關閉聊天群,彥妍心里有了底氣。

  韓副將急急忙忙跑回去了,她也要回去跟皇上說一下。

  等她回來時,韓副將還在路上,她將關于蟲子的情況還有解決方法和皇上說了一下。

  皇上聽完后,苦笑了一下。

  “難怪幾百年來,沒有朝廷或者國家脫離天殿的掌控,呵呵。”

  他突然沒了信心,這樣的存在是人力可以戰勝的嗎?

  “父皇。”

  彥妍也不知該怎么安慰他,若不是自己有著金手指,還真拿這次的事件沒辦法,只能眼睜睜的看著。

  “可是朕不甘心。”

  皇上深吸了口氣,目光變得冷冽,“他們若是真的好好對待百姓,對待整個天下也就算了,臣服又如何?可你看看,他們做的這是人事嗎?

  很早,當他們大肆抓孩子時,朕就懷疑,他們根本不拿人當人,好像在他們眼中,人和畜生沒什么兩樣,呵呵。”

  他的笑有些滲人,彥妍聽了都覺得有些陰冷。

  不過她能理解皇上的心情,他是一國之君,整個大周百姓都是他的子民,被對方肆意殺戮,能接受才怪。

  “朕想反抗,可他們隨意一個手段,朕就束手無策啊。”

  他長嘆一聲,深深的無奈,無力啊。

  彥妍也不敢說,自己可以,她到現在都沒見過那個天殿的殿主,只是一個秋谷子,自己就在他手上吃了個大虧。

  “嘉和。”

  皇上扭頭看向她。

  “你有沒有疑惑過,為什么他們這么厲害,不成為天下之主,反而要允許朝廷的存在?”

  彥妍不好意思的搖頭,“沒考慮過,他們不是管不過來嗎?”

  “那么多據點,使者,怎么會管不過來?而是他們需要皇族的存在。”

  “為什么,管理百姓嗎?”

  皇上笑著搖了搖頭,“你覺得他們會在乎百姓嗎?”

  要是在乎,就不會隨隨便便消滅上百萬人了。

  彥妍皺著眉頭思索著,回憶著,天殿與皇室的種種,忽然想到了一個問題。

  “他們對皇室,還有那些世家大族都比較友好,我記得宋衍舅舅說過,除非是天使大人,否則其他使者面對他都要退讓三分。

  按說他們有這種詭異的手段,應該不懼任何勢力才對,甚至想扶植起一個世家大族也很容易的。”

  皇上微微點了點頭,她已經說到了點子上。

  “他們在乎的是一個大家族的底蘊,也可以說是氣運。”

  “氣運?氣運、、國運?”

  彥妍猛地睜大眼睛,她好像想到了什么,“如果一個家族真的有氣運一說,那皇室的氣運會更勝,所以、、、寧遠的情況不是意外,而是寧志特意為之?”

  她瞬間就想到了寧遠的遭遇。

  “父皇,那當年安和郡主嫁給寧志很可能是個陰謀。”

  皇上很欣慰,她能第一時間想到小遠。

  “沒錯,就是一個陰謀,你早就猜到了吧,小遠是朕與安和的孩子。”

  關于小遠是他的孩子這件事,除了姑母,他沒對別人提起過,但有心之人差不多都能猜出來,這其中包括宋家的那幾位,名依依,皇后,還有眼前這位。

  算是心照不宣的了。

  彥妍點了點頭,“其實當知道寧遠被當成藥人培養時,我就懷疑他不是寧相國親生的,也問過皇貴妃,不過她否定了。

  要是那時就知道寧遠的身份,我可能早就猜出來,皇室與天殿的特殊存在了。”

  “依依她......算了,不提她了。”

  她不知道嗎?恐怕早在安和懷孕時,她就知道了,只是、、哎。

  對于別人,他可以冷血對待,可對依依,他沒法,畢竟在一起這么多年,還有四個孩子。

  想到這個跟隨自己二十多年的妻子,他狠不下心來。

  “父皇,咱們還是說說天殿的謀劃吧。”

  彥妍理解他的心情,很識趣的岔開了話題。

  皇上揉了揉眉心,微微嘆了口氣,“說天殿吧,皇室的子弟,尤其是天子一脈,身負強大的氣運,這其中又以太子,或者嫡長子的氣運最盛。”

  “他們需要這樣的人?”

  “是的,每一代的嫡長子或者太子,在出生后不久,都要上交給天殿,若是十年內死亡,還要繼續上交。

  上一位被交出的是景親王,由于景親王一直活著,加上我父皇在位時間又長久,所以一直沒有再上交第二位皇子。”

  “這就是安和郡主離開您的原因?”

  “是,當初,朕向她承諾過不會繼承皇位,不會將孩子交出去,本來好好地,不知因為什么她突然變卦不但跟朕解除了婚約,還迅速嫁給了寧志。”

  他為了孩子,為了愛人,寧愿不要那個至尊之位,結果呢,什么都沒了。

  彥妍忍不住猜測,“會不有人跟她說了什么,拿孩子或者您來威脅她?如果真的只是因為孩子,我覺得不是非要嫁人不可,自己一個人帶不行嗎?難道宋家還養不起一個孩子?

  不嫁人還能活,嫁了人反而死了,這不是太奇怪了嗎?”

  轟,

  天勤的腦海中,好像什么塌了,以前想不通的問題,一下就通暢了。

  回想著以往的種種,還有她對自己的狠絕,天勤好像明白了什么。

  “她,她為了我和小遠、、、”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面,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